“大国崛起”——迷梦何时成真?

这几年来,中国人陶醉在一个又一个的好消息中。
2009-11-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规模最大的奥运会在北京隆重举行了,“无与伦比”的开幕式和中国军团获得了金牌大丰收;
国庆60周年天安门大阅兵,金戈铁马,展现中国强大的军事实力;中国航空母舰的诞生也为期不远了;
一支独秀的中国式高增长,中国吸引外资世界第一,中国外汇储备世界第一;GDP总量明年将超过日本了;
孔子学院出现在世界各地,中国开始强力向外输出软实力了;
中国廉价商品无所不在,令发达国家头痛不已;中国游客出手大方,让富足的西方人看得目瞪口呆;
明年将在上海举办的世博会,也将是规模最大最精彩的一届;

…… 总之,一切和50年代那场极为惨烈的大饥荒来临前的宣传风格类似,“形势不是小好,而是大好”,“风光这边独好”。

2006年央视《大国崛起》的播出后,“大国崛起”成为中国媒体舆论的主旋律,高效率地传播着,如同超级大酵母,使国人的自大心愈加膨胀起来。中共政要的足迹遍布世界,每到一处都慷慨撒钱;一派“万邦来朝”景象。西方主流纷纷以专题方式大篇幅关注中国的发展,西方舆论不断惊呼“中国的崛起已经不可避免”。

但是,事情往往会走向极端,《圣经》上说:吃蜜过多是不好的,过于夸耀自己的荣耀是可憎恶的。确实如此,现今中国人的民族虚荣心前所未有地被激发,这种大汉族傲慢并没有在百年的落伍和耻辱中消失,只不过转变为另一极端——自卑自贱,而一旦自以为重新强大起来,天下心态必然复活且膨胀。改革开放的邓时代,尽管奉行“韬光养晦”,但骨子里的称霸心态并没有真正改变,卧薪尝胆的低调是为了在国际舞台上重演“报仇雪恨”。传统的“天下心态”以“大国外交”和“和平崛起”的形式重新复活,所谓“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世纪”、“中国将在50年后取代美国而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等大言不惭,屡屡出自知识精英之口。“我们曾经阔过” 鲁迅先生用他笔下人物阿Q式言说随处可见。

国语中有“大无其外”,“有容乃大”,一个伟大的民族应该有无限的包容,有高尚的道德良知,有“仁者爱人”的品格。如在民国时期,上海接纳了数万逃难的犹太人,市民们和他们和睦相处,有的人冒着危险给这些外国人送去生活用品。这事发生在被中共命定“万恶的旧社会”时期,那时的中国确实很穷很落后,但那时候的国民政府和百姓们真真表现了一个大国的风范。

但在“解放后”——由自称拥有人类最美好理想的中共执政后,怎么样呢?当饥寒交迫的北朝鲜为求生存逃进中国时,他们被抓起来,让北朝鲜士兵用铁丝一个个穿过他们的手心,像牲口一样赶回,他们将被处死或长期监禁。“解放后”六十年中把四周的国家几乎打了个遍:"抗美援朝"、中印边境战争、“炮击金门”、与前苏联的珍宝岛之战、入侵越南及长达近10年的老山边境战争、“输出毛式革命”——扶植缅甸、印尼、尼泊尔等国恐怖游击组织。对内实行残暴的独裁统治,六十年的“新中国”以几千万人非正常死亡创造的中外历史最可耻的记录。

自我标榜为“负责任大国”的中共政府,其实心胸最狭窄,容不得不同的声音,对外电、网络武断干扰、封锁,对异见者打击、逼迫之能事,这简直是专制寡头政治,那里有什么大国政府的形象。“解放”以来,他们用谎言和奴化教育培养起一批批盲目跟随的百姓,中国社会没有他们所相信的进化论那样的变好,反而是道德滑坡、贪腐盛行,社会更加黑暗、混乱。民与官、民族之间的仇恨日益加深,去年和今年发生在西藏和新疆的事件以及每年数万起的民众抗议事件,恰恰证明我们与理想的“大国崛起”相差何止千里!

在当今的中国,如果没有自上而下的真正彻底的悔改,心灵的更新,谦卑接受普世的真理和价值观,使国家民族具有公平正义、民主自由和人间的大爱,那么所谓的“大国崛起”只能是一枕黄粱。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