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源 (下): 2047香港前途取决于美中博弈结果| 观点

2019-08-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李源 (下): 2047香港前途取决于美中博弈结果| 观点

主持人: 你好,观众朋友,这里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观点》节目,我是主持人唐琪薇,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向大家问好。今天《观点》节目的嘉宾,还是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政治学博士,来自香港的年轻学者李源。随着“反送中”运动的不断升级,目前香港局势日趋严重。外界开始担心,北京是否会对香港诉诸武力。李源表示,北京确实可能因为中国大陆被洗脑民众民粹主义的倒逼,而对香港采取更严厉的镇压。但香港毕竟不是30年前的北京,中国当局动用武力的可能性不大。除了无法收拾残局之外,担心失去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也是北京不敢贸然行事的重要原因之一。

1992年,美国国会提出并通过了《香港关係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这一法案的主要重点就是承认“香港独立关税区”的地位,让美资在香港的国际金融贸易能够和中国内地做出区隔,美国可对香港出口不会对中国内地出口的敏感技术,而香港则要确保美国有关技术不会未经其授权转口到中国内地。以此保障香港人权、民主和自治。


李源:其实这个独立关税区真的是香港的一个算是经济命脉的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环。因为如果香港不是一个独立关税区的话,香港跟大陆就没有任何的差异性了。其实不管是建制派还是民主派,他们都很理解香港独特性的重要性。因为香港比如说跟新加坡不一样。新加坡是马六甲海峡的一个最重要的咽喉,香港其实就是一个因为当初清政府割让而产生的一个从历史政治衍生的一个城市,而不是说一个它天然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港口。

记者:香港这个独立关税区的地位对香港很重要,对中国大陆来说是不是也很重要呢?

李源: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所以有人说“一国两制“其实可能对大陆来说,比对香港来说更重要。

李源:这个说法其实说的非常好。为什么?你看08年之后为什么香港的房价涨的那么多,为什么香港的写字楼的租金在16、17、18年三年都是全球第一,全球最贵。为什么能这样?这是《大公报》自己都这么说,因为就是内地的公司,内地的金融公司也好,内地的企业不断地来香港。为什么他们要来香港呢?不就是因为香港有司法独立有法制。而香港是金融中心,然后香港是一个经济自由度非常高的地方。

记者:那这样来说,北京是不是应该保护香港这个特殊地位?您觉得,北京方面会不会因为这个所谓的要主权宣誓而不考虑经济算计呢?您觉得中国会如何处理香港这个棘手的问题?

李源:其实这个问题很多观察者都挺不理解。因为香港这个地方本身对于北京也好,对于共产党也好,对于整个他们的这些所谓红二代、红三代也好,其实他们很多的资产啊、很多的企业啊、很多的公司,钱都在这里。那香港经济自由度这个重要性对不管是中国还是香港,还是对于北京对于共产党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至于为什么会搞这次“送中”的这个法律,其实很多人都是很不解,就是因为表面上,起码表面上看来它是违反北京的利益的。为什么那么急着要把香港所谓的逃犯送回大陆。这些人到底是谁呢?这个方向大家可以去想一想。

香港“反送中”浪潮持续两个多月,已经进入“遍地开花”阶段。抗议者占领道路、购物中心、包围警署等,示威行动蔓延全城。早在今年六月,香港“反送中”浪潮初起时,美国国会两党议员就提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2019版本,重申美国对民主、人权与法制的承诺,确保1992年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得到合理保障。

记者:觉得这个草案通过的可能性有多大?


李源:通过的可能性应该是挺大的,因为现在自从2016年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对于中国的整体的策略是改变了。从本来的可能是一个有竞争但是竞争之中又有搭档的一个对手,到现在就变成了一个以竞争为主可能合作会越来越少的一个真正的一个竞争对手。所以在战略改变的大前提之下才会有这样一个两党的一个共同的一个提案。所以要(通)过的话是没问题,但是具体怎么去执行,什么时候去用,那是另外一回事。就是说你这个大棒你这个武器放在这里了做好了,但是他不一定会拿出来用。

记者:那您觉得如果是通过拿出来用的话,对北京跟香港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李源:那就要看接下来的香港民主运动怎么样发展, 因为当然美国是会希望继续支持香港的政治改革,希望香港能够慢慢地去继续按照“一国两制”本来的这个计划,就是说要慢慢的要有高度自治,要有一人一票。这个是一个大方向,所以法律先通过了,然后用不用就看现在中美谈判,尤其是现在中美谈判也不知道要谈到何年何月。

记者:刚才您谈到,最近美中关系起了蛮大的变化,在目前这个美中关系的架构下,您觉得香港的国际地位跟之前相比有什么不同呢?

李源:我觉得会越来越像台湾在中美关系的一个角色。 美国当然会希望它手上能够打出来的牌越多越好,当然是北京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双方都会尽可能的去增加自己手上的筹码,手上的这个牌嘛。所以香港作为一个筹码的重要性很有可能会越来越多,从这个立法就能够看的出来。

记者:那您如何看待这一次“反送中”运动中,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的反应?


李源:其实能看出来美国是非常希望能够去支持香港的这个运动,但是又不太敢真的去有什么动作支持,因为始终这个是一个很敏感的一个话题,在国际关系上。因为你要去干预,你必须要有一个道德制高点,你必须要有一个合法性。就比如说像香港的这一次“ 送中”、“反送中”的运动是为了维护香港的司法自由、司法独立。司法独立跟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维护“一国两制”,其实这个是当初中英联合声明,签的一个协议,所以才有一个“一国两制”,这是一个国际的协议嘛。其实前一阵子英国的外交官也说得很清楚,其实有了这个合法性之后,美国或者是世界上其他的一些国家组织甚至是联合国,才能够去有这个合法性跟道德的制高点,去说你、然后去影响你。所以它本身的这个运动能不能够把你这个合法性,你的道德的制高点诉说出来是非常重要的。

邓小平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将在2047年到期。香港不久后就要面对“二次前途问题”。2047北京是否有权取消一国两制?香港的自治地位和独特性能否延续等问题,引发社会各界的争议和思考。

李源:说实话,这个真的要看…我觉得反而要看中国跟美国这两个大国在接下来的这十几20年到底是怎么样的会竞争成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因为香港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纯粹的一个“一国两制”或者是一个纯粹的一个中国国内的一个问题了。已经是跟,比如跟台湾问题一样已经连在一起。2047年50年不变完了之后,到底会怎么样?真的要看这几年的国际政治的一个发展,要看北京能不能撑过这一段,就是美国向北京施压的这一段的,中美竞争越来越烈的这一段的这段时间。

记者:您觉得中央政府治港碰到根本的难题是什么?

李源:北京对于香港尤其是对于年轻人,我觉得应该是很了解。但是为什么会有这样子的朝开倒车的这个方向去走?其实, 我觉得要回到本身香港对于中国的整体的民主发展可能起到的一个作用 。如果香港真的是全民直选一人一票,在这么一个自由民主的制度之下发展倒是比原来更好的话,大陆的一党专政的制度的所谓的performance legitimacy,经济表现作为它的一个统治合法性,这个核心就会受到冲击。因为如果香港真的在民主制度之下发展的特别好,自然而然大陆的人就会开始(思考)那是不是就好像台湾,就好像南韩当年那样,就是经济发展走到了一定的程度,然后政治就慢慢慢慢地,同时慢慢地也要发展。

记者:您觉得这次运动对未来香港的公民运动会带来哪些启发呢?

李源:对,香港接下来往下走的话可能会…尤其是香港之前的几个运动都好像没什么效果。尤其是年轻的这一代嘛,觉得之前的那一套,所谓的现在这个民主温和派,跟北京协商这一套是没有出路没有办法,不能达到他们这些年轻人说想要的政改,所想要的一些效果的话,那自然而然的就只能从其他方法去找。另外一个就是我能看到的就是香港的一些政治人物也好,香港的政党或者香港一些关心政治的组织都会在推特上面用英语,有更多的发表、有更多的声音,希望能够跟国外一些关心香港政治发展,关心中国人权也好,关心中国整体政治发展的一些媒体,一些智库,或者是一些相关组织,它会有更大的互动,尤其在网络上推特上会更大的互动。这是我觉得接下来就是最能看到,最能表现出来的一个发展。  

记者:那您对香港的未来展望,总体来说您是乐观还是悲观?怎样一个展望?

李源:其实除非这个民主运动能够有更好的组织,能够有更好的论述,能够更加的跟国外的媒体也好,跟国外的一些政治人物也好…比如说跟美国跟英国或者是跟欧盟…能够更加紧密的结合起来,如果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话,说不定会真的能够让北京在政改方面真的有一些退让。再加上要本身香港人本身要有一个好的论述,要能够怎么样解释给大部分的香港人听。要有香港大部分人的支持,再加上国外的支持,国外施加压力, 那说不定就会有一些正面的发展。

主持人:李源说,他个人对这场运动的结局比较悲观。因为北京对香港最有可能采取的态度是拖延。如果一直这样耗下去,这场运动很有可能又回到2014年“雨伞运动”的老路,最终不了了之。从此以后,香港恐怕会陷入抗争、失败、再抗争、又失败的怪圈。因此,如何尽快为这场运动找到一个突破口,是值得大家认真思考的问题。好,《观点》节目,让我们分享不一样的观点,我是主持人唐琪薇,非常感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我们再会!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