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记者张彦:中国人信教寻找新价值观

2019-03-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前普利策奖得主、《纽约时报》撰稿人张彦。
前普利策奖得主、《纽约时报》撰稿人张彦。
Photo: RFA

西方记者张彦:中国人信教寻找新价值观

看看这个老外身手娇捷,好像拍武打片,但他并不是功夫高手,而是因为采访道教的活动,为了更深入了解,跟着师傅一起练棍法,练出这套绝活。

张彦:“基本上我就是每星期六到公园跟他们一起练。  这是一个套路,这个套路不是很长,不到一分钟,是可以学的,是一种跳舞。这个套路它是一个故事的一部。 这个故事是宋朝的皇帝赵匡胤,是关于‘义’。我觉得这个也是很多老百姓要的东西 他们要‘正义’。”

张彦 (Ian Johnson) 出生于加拿大,1980年代他曾在北京和台北学习中文,1994年到2001年间,他先后派驻北京担任《巴尔的摩太阳报》和《华尔街日报》记者,2001年因为报导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获得普立策新闻奖。张彦目前是《纽约时报》撰稿人,往返于柏林和北京。他长期关注中国宗教议题,二月到台北发表新书时,他对中国政府的伊斯兰教政策提出批评。

张彦:“我觉得政府的政策现在是一个大的错误,会创造好几十年历史问题。他们现在的政策对伊斯兰教是完全错的,不可以这样子压一个人的信仰。这个会变成将来特别大的问题,在中国的西部。”

他认为中国目前的伊斯兰教政策最终会造成反效果。

张彦:“我觉得政府压迫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是因为他觉得这些宗教 受到很多外来的影响,外国的影响。我能理解他们(政府)担心。有一些在新疆有一些极端主义者,利用伊斯兰教可能做一些恐怖分子的活动。99%的人民不是这样。但是你用这样的方法对很多很多人,你可能会创造更多的极端主义者。”

张彦说,中国是个宗教大国,约有两亿佛教道教信徒、六七千万基督徒、两千多万穆斯林、一千多万天主教徒,基督徒的人数已经与近九千万的中共党员人数等量齐观。中国富起来之后,信教的人数也增加了。

张彦:“因为很多人对这样的一个现在的社会不太满意。他们觉得社会的价值观是空的,空虚的。他们在找一些新的价值观。他们觉得官方的价值观,共产主义是不太可行的。有一批人是觉得宗教能回答他们一些问题。”

张彦非常关心人权,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去年到德国柏林后,当时张彦特别去柏林参加悼念刘晓波的音乐会,张彦将刘晓波比喻为1898年戊戌变法时的谭嗣同,他说这两人的命运相似,都是为了理想死在国家手里。但尽管中国压迫人权和宗教,张彦对中国仍然乐观。

张彦:“乐观是因为还有很多人不断的寻求一个新的、比较开放的、比较人道的社会。民间的也有很多公知、体制内的大学教授或者艺术家、或者做民间的纪录片,有很多人我觉得还在做这个工作,虽然比以前难多了。我就是对因为有这样的人我乐观。因为有这样的人,我觉得长期来说中国会改变 。”

“因为我觉得社会是不断发展,人民的教育水平、他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用以前的方法来治国,是不太有效果的。长期肯定需要政治改变,但是这个转变需要一段时间。”

 

(制作:李宗翰、陈美华、张牧之)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