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胜文之死

2004-0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哈尔滨市前副市长朱胜文在监狱里自杀的事件,值得我们瞩目。它可以帮助我们了解,经过25年的改革,中国究竟往前走了多远。

这是一场陷害,陷害朱胜文的人也是一个副市长,名叫岳玉泉。那人主管公检法,权力比主管经济的朱胜文要大。朱胜文撞上了两件事,都是涉及到几千几百万块钱的经济大案,岳玉泉干的。朱本来不想得罪他,但是岳玉泉不放心,就借着清查一家中外合作企业国贸城的机会,给朱胜文扣上了贪污受贿罪。

简单地说,这是共产党内一个好人叫坏人害死了。由于特殊的历史和社会条件,几十年来中国最好的人和最坏的人,最优秀份子和最卑鄙的家伙,都进入到共产党内,这个特点很值得研究。共产党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可是这个特点依然存在。不是这样的话,中共的寿命也不会这么长。好人和坏人济济一堂,不会永远和平共处的,而只要他们一斗争,最终失败的几乎全是好人。即便是打击坏人的运动,也可以用来打击好人。就在哈尔滨,五十多年前,解放战争还在进行,就有一位老革命,名叫李常青,被任命为哈尔滨市委书记兼松江省省委书记。他是20年代的老党员,一二九时期北平地下市委的书记。那是1948年,哈尔滨在共产党治下才不过两年,干部腐败的问题已经很明显了。所以李常青上任后立即狠抓党风问题。人是个好人,但是性格有些孤僻,又疾恶如仇,就得罪了很多人。到1954年毛泽东决定拿掉高岗的时候,那些人就对他下手了,硬是把他打成高岗集团分子。给他捏造的罪名里有一条,是每当高岗来哈尔滨视察时,他就为高岗提供美女伺候。李常青在道德上是对人对己都非常严格的,连对他的儿子也不例外。本来在最上层了解他的人是可以替他说话的,但是当年在北方局担任领导的彭真、林枫、薄一波等人,早就是他的对头了,曾经差一点整死他,当然不会为他说话。后来李常青又在反右派运动中遭难,发配到内蒙教书,死于车祸。

人们往往会有幻想,比如见到1979年以来共产党平反了那么多冤假错案,就以为今后不会再制造冤案了;党内既然有过那么多坏人钻进领导层的教训,就不会再让坏人得逞了。事实是相反的:只要没有足够的压力迫使共产党对它自己动一动大手术来一个脱胎换骨,它身上的病就好不了。中国已经被它拖进泥潭五十多年了,看来它好像非要和中国同归于尽不可。同时,改革也没使中国的人权状况有多少改进。既然连一个大城市的副市长那样的高级干部都能遭到严刑逼供、屈打成招,直到被活活害死,平民百姓又怎么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呢?

朱胜文曾留学意大利,回国后廉洁奉公,他绝想不到他的下场竟然是家破人亡!共产党内好干部仍然不少。他们应该有所警觉,朱胜文这样的悲剧不是不可能在他们身上发生。要知道,1997年主办哈尔滨国贸城那个案子的人还是中纪委副书记、大名鼎鼎的"包青天"刘丽英呢。她不但当时没有保护朱胜文,事后也没有搭救朱胜文,尽管朱胜文写了那么多申诉,她不会一篇也没看见。现在有一个传言,说岳玉泉是尉健行的爱将,我们不能轻信,但是假如事情不是这样的话,我们也确实难以理解当时刘丽英为什么就看不见朱胜文的冤情,朱胜文的结局何以会这么惨,还有,那个作恶多端的岳玉泉又何以会至今还逍遥法外,太平无事。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宾雁)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