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尔夫球场:中国的堕落

2004-06-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耕地流失,粮食减产。在以农民为主要人口的中国,不仅是尖锐的经济问题,也是严峻的社会问题。酿成这一危机的,有多重源头。高尔夫球场的狂建滥建,是祸根之一。

迄今,全国已建、在建和拟建的高尔夫球场共306个,占地近49万亩;在北京,因“完全不合要求”,7个拟建和在建的高尔夫球场被勒令取消;在湖南,全省兴建高尔夫球场8个,投资80亿,占用农田2.2万亩。该省望城县,曾被江泽民题为“希望之城”。2003年以来,这一“希望之城”,因上马一个占地2000多亩的“湖南龙湖国际高尔夫球场”而臭名远扬。

该项目所占土地,全属当地高产良田。因该项目而失地的农民,所获补偿微乎其微,开发方甚至以“租用土地”的名义,每年发少许“租金”作为补偿费。就是这样的“租金”,还被当地干部七扣八扣,层层收费盘剥,甚至扣压不发。可怜当地农民,不仅失去赖以维生的土地,连微薄的补偿费都难以指望,史称“鱼米之乡”、“陶器之乡”,转眼沦为“贫困之乡“。“希望之城”变“失望之城”,民怨沸腾。

伴随高尔夫球场狂建滥建的,又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老把戏”。以望城县高尔夫球场项目为例 ,最初计划征收337亩,后来扩大到1000亩,最后滚到2000亩。该项目负责人为此曾傲慢地扬言 :“我们想建多大就多大,建好了再测量一下就知道有多大。” 如果他背后没有大“来头”,又岂敢出此狂言!

鉴于全国高尔夫球场大都占用良田,甚至高产良田,被称为扼杀耕地和粮食的“凶手”。高尔夫球不能当饭吃,然而,却满足了少数人的虚荣和享受。国内御用专家在分析这一现象时,归结为“中产阶级的成长”。

御用专家总结说:中国中产阶级正以每年1% 的速度增长,他们大多30岁左右,穿名牌服装,看各种印刷精美的时尚杂志,受过良好教育,有体面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自己驾车,经常出没在高尔夫球场或网球馆,参加party(酒会),言谈中不时夹杂英语单词,周末往来于城市居所和乡间别墅,每年的假期都在欧洲或北美度过......这些“中产阶级”,人数不少,购买力最强,是带动和促进消费的一支重要力量。御用专家因此建议“上头”继续采取“扩中”政策,即扩大作为“社会稳定的主要力量”的“中产阶级”。

这最后一句话,相信正中当局下怀。因为,谁都知道,所谓“社会稳定”,就是“政权稳定”。于是,御用专家定义的“中产阶级”,自然成为当局收买的主要对象。

当代中国的这些所谓“中产阶级”,拚命捞钱,热衷攀比,贪图享受,吃喝玩乐。心中只有一个“钱”字,而毫不关心社会发展与民族前途。并以这种“不关心”为荣。对他人,尤其广大农民和弱势群体的命运,漠不关心;对贫富悬殊、城乡差距、地区差距,甚至幸灾乐祸。一提到哪个地方、哪个阶层贫穷落后,他们就立即流露出对那个地方、那个阶层不屑一顾的神情。

狂建滥建高尔夫球场现象,足以透视中国富裕阶层的集体堕落。或曰:中国的堕落。就在达官贵人 、中产阶级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同时,中国,正经历空前的粮食危机:连续5年减产,每年减产7000万吨(相当于加拿大全国的粮食总产量),创下粮食产量最大滑坡记录,“在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御用专家语)。全国人均粮食拥有量回到二十多年前。以“经济发达”号称的广东省,粮食产量滑落到33年来的最低水平,粮食播种面积和人均粮食拥有量惨跌到55年以来、即194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此情况下,“以占全球7%的耕地,养活占全球21%的人口”之类大话,总算不敢再吹嘘了。从此,中国只有大举从国外进口大米、小麦、玉米等粮食。世界大米的年出口总量为2600万吨,而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其年进口需求就高达2000万吨!“谁来养活中国”?这一命题,终于构成对人类社会的现实挑战。这一严峻而巨大的挑战,无异于给世界带来另一次“黄祸”。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劲松的评论)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