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1999年没有一点好消息

1999-12-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立场。) 对中国来说,1999年本来是大有可为的一年。 它本来应该继承1919年的新文化运动,把八十年前早已发出请贴的民主先生请到中国来。 它本来应该继承1949年新政治协商会议的宣言,使人民真的站起来,成为共和国的主人。 它本来应该继承1979年的开放和改革,用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改造中国,推动中国由暮气沉沉的古代社会进入朝气勃勃的现代社会。 它本来可以通过重新评价十年前的六四,表明和一言堂的专制传统相决裂,使民主在中国走上法律化、制度化的道路。 它本来可以通过进一步批评四十年前的庐山会议,表明中国的民主将从共产党自己做起,表明共产党主动将领导民主潮流,从这里起步。 多么好的机会,多么好的形势!每一步都是顺应民意,流芳百世的盛举。可惜得很,实在可惜,这么好的机会,一个接着一个,都白白地错过了。 不过不能说1999年中国没有一点好消息。11月15日,中国政府终于和美国政府签署了关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协议。尽管中国方面还没有向民众公布协议的内容,但是可以断定,中国方面一定作出了进一步开放中国市场以至最后向国际市场接轨的具体的计划和保证。这就好了。因为它意味着市场经济的新胜利和统制经济的新失败,意味着改革开放的进展和闭关守旧的败退,意味着全世界公认的市场规范的强大的生命力和封建特色的黯然失色,意味着公开性透明度将进一步上升,而超经济干预和黑箱作业将受到约束,意味着对公平的自由竞争的支持,和对权钱交易的打击。我认为这是一条很好的消息。  唱工好,做工应该更好。否则,岂不是白唱了?现在义无返顾,希望能够再接再厉,百折不挠,履行承诺,实现协议。许多人不大相信这一点,我愿意相信。我的理由是:没有必要通过这么好的事情在自己脸上抹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鲍彤作的评论。)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