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 “人权的发展”

1999-12-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立场。) 争取人权的历史是从个体人权到群体人权、再到人类人权逐步发展的。 自从地球上出现了人,人在生存斗争中一直在追问“世界是什么?”经过漫长的岁月,到了十四世纪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才提出“人是什么?”形成了以人为本位的人文主义思潮,表明人在认识世界的同时开始认识自我。将人的愿望和追求归结到一点:人要活得像人,人有人的样子。于是产生了人权观念。最初的人权运动追求个人尊严和人格独立,强调人身自由、思想自由、信仰自由以及财产权、平等权、参政权等等。人生来就有做人的利权,所以叫做“天然利权”(natural rights),要求不受教会和政府的干预,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这是以人的个体为主体所享有的人权。经过英国宪政运动、美国独立运动和法国革命运动等重大历史事件,个体人权才得以实现。人权的提出标志着人的觉悟。个体人权是第一代人权,标志着人的个体的觉悟。 19世纪,欧洲先进国家兴起社会主义思潮,从英国和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到德国的科学社会主义,又从社会主义思潮到社会主义运动,社会主义运动延伸到20世纪,激起殖民地和附属国的民族解放运动。在这一历史背景下,人权运动从追求个体人权转向群体人权,是以阶级、阶层、政党、社团、民族、种族、国家等群体为主体的人权。例如,工作权、休息权、普选权、受教育权(以上是作为工人群体应享有的人权)、妇女平等权、组织工会政党团体的结社权、民族自决权、民族发展权、反对种族歧视种族隔离种族灭绝的种族平等权、不受外来干涉的国家主权,等等。人权的主体发生了变化,人权的内容也发生了变化。群体人权包含了作为个体人权的公民权而又强调经济、社会、文化利权。这种利权的实现,不像从前那样只是要求政府不干预而已,而是必须采取积极措施。群体人权是第二代人权,标志着人的群体的觉悟。 20世纪下半叶,由于生产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在现代化的同时出现了全球化,人正在联合成为地球村。另一方面,资源的过度开发,环境的严重破坏,威胁到人的生存。地球人必须以人的全体即人类为主体来安排自己的事情。70年代以来,联合国和各种国际组织,将国内人权引向国际社会,制定和发布了一系列宣言、协议、公约和法律。这就是人类人权。人类人权包含了群体人权和个体人权,还有群体人权和个体人权所不能具有的利权,例如,国际和平与安全权、国际人道主义援助权、文化交流权、自由利用资源权,特别是环境权。1972年,联合国召开的人类环境会议,发表了《人类环境宣言》。地球是人类共同的环境,大气和海洋,山脉和河流,都是不受国界限制的。消灭热带雨林,大量排放二氧化碳,虽然发生在个别国家,最终是破坏人类的生存条件,国际社会有权加以干预。人类人权的主体不仅是现在的地球人,还有未来的地球人。地球只有一个,是我们和後代共同的栖息之所。一代人没有利权将地球的资源耗尽用光,必须尊重子孙们享有的利权。人类人权是第三代人权,标志着人的全体的觉悟。但人类人权还处于萌发时期,在人类仍然被分割为不同国家的情况下,人类人权的实施是极其困难的。为了充分实施人类人权,地球人必须联合起来。 三代人权形成人权发展的链条,每一代人权是链条上的一个环节。从第一代人权到第二代人权,从第二代人权到第三代人权,不是一个取消另一个,而是保留了已有的积极成果走向发展的更高的阶段。人权发展中三代人权的历史联系和人权结构中三种人权的逻辑联系是一致的。任何争取人权的活动只有在个体人权、群体人权、人类人权的关系中才能实现。在新世纪,人类人权得以实施之後,随着社会的发展,人权的内容还将进一步地发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郭罗基作的评论。)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