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评论》- 也该轮到西部了

1999-1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立场。) 最近,中国大陆和香港的一些报纸,开始炒作开发中国西部的话题。据说,中国当局有关部委已在全面制订和部署西部大开发的政策措施。包括国家税务总局正在制订的一项有关投资西部的外资企业税收优惠政策。 也该轮到西部了! 许多国人如是说。是的,二十年来,所谓改革开放,几乎成了中国东南部沿海地区的专有名词。东南沿海地区,尤其广东、福建、上海、江苏、浙江等省市,享尽濒临大洋的地利,中央优惠政策的天时,和外商大举投资的人和,在经济建设和人均收入方面,都取得了空前迅猛的增长。尤其是广东省,其经济起飞,几乎完全仰赖于香港、澳门的牵引。 然而,东部沿海的这种发展,是建立在相当程度的高成本和高代价的支出。一个极大的代价,便是对内地的牺牲。沿海地区的工业品高价内销、而内地的天然资源、粗加工品、农产品廉价售出,这一“剪刀差”,足以令内地相对停滞或发展缓慢;沿海工资高而内地工资低,“孔雀东南飞”,内地人才大批流失,在劳动力素质上,充实了沿海,削弱了内地;沿海地区享受“先行一步”的优惠政策,在国家税收等各项政策上“吃偏食”,内地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再落后。于是,地区差别被人为地制造出来,内地、尤其西部落后的现实得不到根本的改善。这一地区差别,也成为中国潜在的社会矛盾之一。 “大跃进”年代的“大炼钢铁”,“学大寨’运动的“人造梯田”,以及改革开放后对矿产资源的胡乱开挖,都对西部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构成了惨重的破坏,在历史上以自然资源为为优势的西部,沦落为荒山秃岭的西部。如今,就森林覆盖率而言,青海仅为0.35%,新疆为0.79%,宁夏为1.54%,甘肃为4.33%,西藏为5.84%。人们便不难理解,为什么神州大地年年水患,天灾人祸不断。 于是,重提开发西部,首要的事情,便是治理生态。“退耕还林”、“退耕还草”、“以粮食换森林”,成了不得已的措施。仅在陕西省,就需要投资200亿人民币、用十年的时间,对其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重新治理。先治理,而后开发,这注定地,将使已经延后的西部开发,延后的进行。 然而,“亡羊补牢,犹为未晚。”沉痛的教训值得吸取。同样值得吸取的教训还很多,比如,在前二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外商、尤其港台商人利用中国沿海廉价的劳动力和自然资源,赚取了超额利润;开发西部,应该避免成为沿海“剥削”内地、东部“剥削”西部的又一恶性循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劲松作的评论。)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