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评论》 - 北京市供水危机日益严重

2000-02-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立场。) 最近,中国首都北京市再次出现严重的用水危机,这次水危机,直接原因是一九九九年北京市出现历史上罕见的干旱少雨天气,除了年初的一点雪水,久旱无雨的北京市,实在已没有其他地面汲水来源。严重的干旱使地下水位大幅度下降。目前,全市平原地区平均水位比去年下降2.3米。是90年代以来下降最多的一年。 流经北京市的永定河、潮白河长年断流。接连几年,为恢复潮白河水面而修建的梯级橡胶坝蓄水工程,也没有足够的水源补给,只能靠拦蓄汛期雨洪和基流来维持水面。 北京郊区的官厅、密云两大水库,曾经被称为北京的“两盆净水”,自修建以来,首次出现出库水量大于入库水量的异常情况。截至去年12月1日,全市16座大中型水库蓄水量比去年同期减少8亿立方米。与60年代相比,全市储水量累计减少了59亿升。 有关人士惊呼:北京市正面临49年以来第四次水危机,甚至是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水危机。 除了水资源稀缺,环境污染是导致北京水危机的另一大重要原因。由于上游的严重污染,作为北京“两盆净水”之一的官厅水库,已于1997年被迫退出饮用水供应系统。另外一盆水,即密云水库,也正面临日益严重的污染威胁,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面对缺水危机,当局束手无策,地面无水,便疯狂的开采地下水,所以,北京市实际上是在预支子孙后代的生活用水。由于过度超采地下水,目前,北京平原地区已经出现2000平方公里的漏斗区,将直接导致水质恶化、地面下沉、市政设施遭破坏。这正是所谓:吃儿孙粮,断祖宗根。 一方面,可资利用的水资源越来越少,另一方面,却是北京市用水量的逐年剧增。与1949年相比,北京市总用水量增长了40倍,其中工业用水增长了31倍,城市自来水售水量增加了85倍。 尽管如此,北京市人均水资源不足300立方米,仅为全国人均水平的八分之一,世界人均水平的三十分之一,远远低于国际公认的1000立方米的缺水下限。 自49年以来,北京市出现三次用水危机,都是以短期行为的方式应急式解决。60年代中期发生的供水危机,是靠开挖京密引水渠暂时解决;70年代的供水危机,便是以预支后代的水资源为代价,过量开采地下水勉强度过。到80年代初,华北地区连续出现五年的干旱,当局于是决定密云水库只向北京市供水,天津市和河北省则遭到“歧视性”待遇,被强令为保证首都用水做出“牺牲”。 有关专家认为,南水北调是解决北京市水危机的根本出路。据估计,北京市至少从2010年开始将需要陆续从南方调水。调水量初步估计为40至100亿立方米。然而,南水北调工程,酝酿了许多年,从哪里调,如何调,尚没有清楚的线索。 事实上,中国是全球缺水最严重的国家之一,除北京市之外,全国共有300多个城市缺水,包括许多南方城市。缺水原因,也无外是水资源缺乏和污染加剧。最近,广东省再次发生其主要河流北江被氰化物污染的严重事件,九家涉嫌污染河流的工厂被迫关闭。中国最著名的饮料品牌健力宝,其用水便取自该江下游。 说到底,南水北调,也必将危及南方的水资源利用和生态平衡,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远远不是万全之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劲松所作的评论。)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