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小看了俄罗斯 - 俄罗斯经济复苏:给中国人的启示

2000-10-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观点。) 一九九一年,苏联解体,原十五个加盟共和国纷纷获得独立。独立后的这些欧亚新国家,都先后经过民主革命,建立了宪政体制,初步实现了民主化。 然而,一场剧变,给这些国家带来了经济上了剧烈震荡。以俄罗斯为例,体制转型后的若干年里,经济呈现大幅滑坡。生产倒退,经济下滑,物质短缺,物价上涨,通货膨胀,失业猛增,人民生活雪上加霜。数年后,在亚洲金融风暴的打击下,刚刚出现好转迹象的俄罗斯经济又遭受意外的重创,股市狂跌,卢布剧幅贬值,宏观经济再度急转直下。 俄罗斯和其他独联体国家的经济困境,给世界上仍然一息尚存的独裁政权以口实,比如中国政府,便拿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的经济困难大做文章,一方面,竭力夸大报道这些国家的困难,另一方面,将民主改革与经济崩溃联系起来,似乎这是一对因果关系:民主意味着混乱,民主意味着破坏。以此吓唬中国的老百姓,给老百姓灌输错误的概念。 然而,如产妇的生产,阵痛是必然的。新旧制度的转换,给俄罗斯和其他独联体国家带来空前的挑战,加上,俄罗斯政府最初仓促地采用了“休克疗法”,一时得不偿失。各加盟共和国的独立,使各国间的经济联系骤然剪断,也带来经济发展上的瓶颈。但除开所有这些因素,最主要的,却来自前苏联本身的积弊,七十多年的计划经济体系,僵化,高成本,低效益、无效益或负效益,到苏联解体前,宏观经济已经几度濒临崩溃边缘。 阵痛毕竟是阵痛,并非长久的致命伤。事实上,民主后的俄罗斯,即便在最困难的时候,即所谓“货架空空”的时候,也比外界想象的要好得多。没有饥荒,更没有饿死哪怕一个人,而当初列宁建立苏联时,饿死者动辄以百万计;中国在盲目的“大跃进”导致经济崩溃之后,饿死民众何止千万;即使到了一九九八年,社会主义的北朝鲜还发生一年内便饿死二百多万人的惨剧。相比之下,俄罗斯的暂时困难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 随着转型期或过渡期的完成,俄罗斯逐渐走出经济低谷,恰如笔者早先的预料,由负增长,而零增长,到正增长,真正的增长,这种增长,在叶利钦执政的后期便已开始,到普京上台后,更趋成型。从一九九八年至今,短短两年间,俄罗斯的经济面貌已经发生了迅速而深刻的变化。这种变化,类似于已经在东欧如波兰、捷克、匈牙利等国取得的成就。 今年上半年,俄罗斯的工业增长已超过10%,其中,由于全世界油价上涨,俄罗斯的石油工业应运猛涨,增长率超过了50%;其次是纺织工业,增长30%至40%;建筑业、铁路运输业的增长也都超过了10%:汽车工业的发展简直令人不敢置信,俄罗斯推广优质廉价的轻型小轿车,数年间,俄罗斯民众平均每三户人就拥有一辆家用轿车。 外贸方面,今年上半年,俄罗斯的进出口总额已达到700亿美元,其中,出口约500亿美元,进口约200亿美元,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近50%和8%,外贸顺差高达30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00%。 最令人惊奇的是,俄罗斯的财政状况则已经由连续多年赤字变为盈余,预计到今年底,俄罗斯的国家财政收入将超过1万亿卢布,比计划高出20%以上。 曾经大幅狂泻、美元与之相比动辄一比数百,乃至上千的俄罗斯卢布,早已稳定而坚挺。而今,美元与卢布之比稳定在1:27至29之间。外汇储备方面,今年上半年已达240至250亿美元,是近10年来的最高点,比1998年增长了两倍多。随着经济的繁荣,俄罗斯全国的失业率也显著降低,以莫斯科市为例,仅有1%左右,其他地区的失业率也很低。 虽然还存在很多困难,但俄罗斯经济已经复苏,并走上繁荣,这是预料之中的。其中,民主政治和社会多元化的确立,起了关键作用,俄罗斯人民的智慧和创造性由此得到空前发挥;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成功转型,则是经济繁荣的必然;有这些坚实的基础,俄罗斯的经济增长,将是持续的和长足的。 比较二十年来的中国与俄罗斯,中国虽在经济改革与经济发展方面,走得更早,然而,只有经济改革、没有政治改革的短期行为,使中国显得象一个“暴发户”,说不定什么时候重新没落。俄罗斯将政治改革与经济改革同步推进,尽管震幅很大,前途却显得更加光明可靠。 一句话:不可小看了俄罗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劲松作的评论。)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