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陈光诚: 为避免香港彻底沦陷就要上街游行

2019-05-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4月28日,为了反对香港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由民间人权战线等组织发起了有13万港人走上街头的游行示威。(粤语组/ 刘少风 摄)
2019年4月28日,为了反对香港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由民间人权战线等组织发起了有13万港人走上街头的游行示威。(粤语组/ 刘少风 摄)

2019年4月28日,为了反对香港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由民间人权战线等组织发起了有13万港人走上街头的游行示威。游行者齐声高呼“打倒共产党”的声音传遍世界。当然,也有的媒体报导说是有20多万人参加,香港警方的说法则是只有几万人参加。这让我想起了16年前的2003年,为了反对《国家安全法》第23条的50万港人走上街头的世纪大游行。那次近十分之一港人走上街头的宏大壮举,迫使中共暂时缩回了伸向香港的魔爪,不得不把《国安法》第23条束之高阁。当然,中共并未就此死心,而是开始了对香港温水煮青蛙似的逐步渗透、收买和控制。

16年后的今日香港已是今非昔比了,虽然仍不能将其与沦陷区相提并论,可司法独立逐步地失去,距离变成中共的工具仅一步之遥;曾经引以为傲的新闻自由如今自律重重,党的喉舌挤占了香港的媒体空间。香港已经明显露出了沦陷的迹象。在中共不断把管理大陆乡村的那套办法拿来用在香港的情况下,特首很快就要变成内地的乡镇长,甚至是村长了。

这次港府主张推行的取消1997年版的《香港逃犯条例》中包括“香港不向中国任何其它部分引渡嫌犯”的规定,但新的《逃犯条例》删除了这项条款。新规定称,任何国家都可向香港提出引渡要求,而且只需特首同意即可执行,无需再经过立法会审议。这不仅是特首借题发挥扩大自己的权力范围,而且是为中共随意地到香港实施黑帮式绑架抓人披上所谓“合法”的遮羞布。新修订条例草案的实际作用将会是把中共过去绑架香港出版商那样的黑社会式非法行为,变成可以堂而皇之地进行的官道。主推者明知中共对香港一直虎视眈眈,还主推这样的修订条例,纯属是出卖港人利益的行为。

虽然新的修订条例草案中列出的37种罪行,绝大多数是刑事犯罪,而且港府也声称不会引渡政治犯,可事实上这是无济于事的。世人皆知,近20年来中共把政治罪名刑事化,用所谓的“经济犯罪”来打击人权捍卫者,甚至直接用“嫖娼”、“偷盗”等罪名来栽赃陷害异议人士的案例屡见不鲜。

当年因中共对我非法拘禁,许志永、李方平、李苏滨等律师到东师古村看我时,中共命令公安脱掉制服穿上便装,一边走一边连续殴打这几位律师在长达2公里的路上。中共却厚颜无耻地竟然说他们(律师们)在和别人打架。后来,我本人不也是被中共以“扰乱交通秩序”的罪名构陷关进监狱四年三个月嘛!这样的罪名,头脑清醒的人会相信是真的吗?

中共说要“一国两制统一中国“,习近平说“要像对待大陆人民一样对待台湾人”。看看香港的昨日与今天就不难知道一旦落入中共的魔爪之中是何等的悲惨与不幸。至于生活在大陆的人民,无异于待宰的羔羊,中共可以随时任意地剥夺他们的人权和物权。看看709大抓捕中的维权律师们、维权者们的遭遇;想想至今失踪3年10个月的王全璋律师;再想想至今仍在失踪中的高智晟律师所写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还有我和我的家人所遭受的长期非法拘禁与殴打酷刑,请问有谁愿意让中共这样对待你吗!

要维护我们的权利,就只有靠不断地抗争。当连抗争的空间和机会都被党控制而失去的时候,就只剩下任党宰割了。港人应该积极地抓住所有机会以攻为守,保住已有的司法独立与新闻自由,避免香港彻底沦陷。同时,要努力推动实现双普选,把香港民主制衡的制度建立起来,否则大陆人的今天就是香港人的明天。

专制不除,人民难安。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让我们一起战胜恐惧,挑战共产专制,用行动缔造和迎接拥有真正民主自由的我们和我们家人的共同未来吧!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自费举报香港食物安全罪案274宗
正直市民遭香港当局打压致精神失常
——一位受害女童父亲的悲惨遭遇

Tac先生对女儿一直呵护有加。一天,三岁幼女食用香港某超市出售的食物后,持续高烧,送医院急救,方知是感染肠胃炎。后经化验,该食物内含有数十条虫。

此后,Tac先生又发现多间超市出售发霉、变质和过期食物。对香港执法部门漠视投诉,玩忽职守的行径,Tac先生极为愤慨,先后向主管当局、立法会议员发出数百封邮件,痛诉不安全食物之严重危害,跪求当局从善如流,重典治乱。然而,Tac先生的正义诉求,犹如石沉大海。

为防悲剧重演,Tac先生决定揭穿重重黑幕。透过对全港数百间大型超市的暗访取证,Tac先生耗资逾万元购买了数百种不同品种的过期食物作为证物交予当局,现场拍摄了数以千计的照片和影片,向当局提供了数十万字的食物投诉供词……

Tac先生调查发现,位于香港繁华商业中心区内某大型超市,在五个多月内,先后十一次售卖过期食物,而距离该超市不足五十米处,就是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总部。更令人愤慨的是,Tac先生在铜锣湾某超市付款购买多件过期饮品作为证物后,遭多名店员抢夺毁证。Tac先生致电当局求助,当局拒不派员到场执法,致使涉嫌干犯罪行者得以逍遥法外。

在八个多月内,Tac先生排除各种阻力,先后举报了274宗超市涉嫌售卖过期食物的个案。而当局数以千计的执法人员又是如何监管和巡查的呢?官方资料显示:此前三十个月内,当局发现食物已超过食用期限的个案总数为4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局对商家罪行视而不见,对民众健康麻木不仁,是造成今日香港过期食物泛滥成灾、无良商家有恃无恐的根本原因。如果无人挺身举报,香港食物安全触目惊心的真相将永远被掩盖。Tac先生“不识时务”的举报触犯了当局大忌,恼羞成怒的当局展开了一系列疯狂的报复行动,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为了继续粉饰太平,当局不断玩弄花样,刻意制造高压恐惧,处心积虑地阻挠Tac先生举报,以各种防不胜防的卑鄙伎俩,对Tac先生进行残酷的精神迫害,致其精神健康状况急剧恶化。Tac先生无法接受的是,作为纳税人,自己每年将辛苦赚得的血汗钱供养给政府,官员养尊处优,坐享高薪厚禄,却罔顾市民权益,悍然动用政府资源,对付一个为公益而艰辛奔走的正直市民。

近年来,全国各地政府纷纷设立举报专项基金,奖励市民举报食物安全犯罪,不遗余力加大打击食物安全犯罪力度。香港当局却冒天下之大不韪,一方面穷凶极恶,视举报人如眼中钉,不择手段打压市民举报;一方面倒行逆施,放纵销售商将一些容易变坏的食物日期标签由“此日期或之前食用”篡改为“此日期前最佳”,以逃避法律惩罚。

《苹菓日报》、《星岛日报》、《东方日报》、《明报》、《太阳报》、《文汇报》、新浪网等香港各大媒体对Tac先生举报过期食物进行了全面报导,香港食物安全丑闻欲盖弥彰。然而,食物安全“无人管”的乱象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愈演愈烈,持续蔓延。

香港申诉专员公署担当监察政府运作的角色,包括政府监管不力等,并有权就可能广受市民大众关注的课题进行主动调查。Tac先生多次致函要求申诉专员介入调查,均遭拒绝。痛定思痛,Tac先生不得不寻求全国舆论的声援。此时的Tac先生,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精神濒于崩溃,经香港某医院精神科确诊患上“混合性焦虑抑郁症”,疾病的折磨时常让他痛不欲生。

人间正道是沧桑。Tac先生不畏强权,曝光香港食物安全潜规则,为坚守良知,捍卫正义付出了惨重代价,期盼社会各界仗义执言,爱心人士伸出援手,一起帮助Tac先生走出困境。(Tac先生邮箱:enquiry@china.com)


*更多图片请透过百度或谷歌搜索“曝光香港食物安全潜规则”

2019-05-03 21:0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