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广场 | 乔哲:戏说玻璃心

2019-05-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人“玻璃心”碎满地,可怜玻璃心!可怜中国人!(资料图/recantodasletras.com)
中国人“玻璃心”碎满地,可怜玻璃心!可怜中国人!(资料图/recantodasletras.com)

“玻璃心”一词,不是比喻人的心灵如玻璃般晶莹剔透、无垢无尘,而是比喻人的心灵如玻璃般脆弱、易碎。有史可考的最早的玻璃心的患者为三国时代的曹操,据说曹操在玻璃心之疾患最严重时,曾发此感慨:“我可负天下人,天下人不可负我。”

曹操之后,玻璃心患者在中国一度销声匿迹。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曹操逝去近两千年,也不知曾几何时,玻璃心之疾如瘟疫般在中国大范围传染,14亿中国人14亿玻璃心患者。

美国卖武器给台湾,患上玻璃心之疾的中国人怒砸肯德基;日本首相祭拜靖国神社,患上玻璃心之疾的中国人怒砸日系车、怒打日系车主;韩国乐天集团将土地用于部署防御性武器——萨德反导系统,患上玻璃心之疾的中国人怒堵乐天的门店、患上玻璃心之疾的中国公安消防部门以消防不合格之名怒封乐天的门店;台湾未成年少女周子瑜挥舞了几下中华民国国旗,患上玻璃心之疾的中国人在网络上以种种污言秽语怒骂未成年少女周子瑜、患上玻璃心之疾的中国人在媒体封杀未成年少女周子瑜……

嗟乎,举国上下皆为玻璃心患者,这是何等可怕?这是何等骇人听闻?深究起源,中国人民的玻璃心疾患源自中共70年不间断的洗脑:“中国的近代史就是一部被西方列强欺负的历史”、“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我们不再被西方列强欺负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可怜的中国人民在中共70年的“教育下”,心灵变得一天比一天脆弱,直至心灵变成如同玻璃一样的易碎品。

而更可悲的是,中国人民对自己的玻璃心之疾患毫无自知之明,中国人民却每每可怜那些没有患上玻璃心的民主国家的人民“缺乏爱国心”、“自私自利”……

可怜玻璃心!可怜中国人!

 

(撰于2019年4月21日)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