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江静玲: 英新相必须在中美间做选择

2019-07-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7月23日,英国保守党宣布,鲍里斯·约翰逊赢得保守党党魁选举的胜利,并将出任英国下一任首相。 (法新社)
2019年7月23日,英国保守党宣布,鲍里斯·约翰逊赢得保守党党魁选举的胜利,并将出任英国下一任首相。 (法新社)

在电影「007:大破天幕杀机」( Skyfall)的开场中,英国谍报员007在澳门赌场内力搏并击败中国功夫高手,这一幕传达的讯息是英国有本领在中国领土上打败中国。可惜,在现实中可没有像007电影那么简单。实情是,英国面对中国的算计本领可能连电影中的一半都不到。这也将是今天(24日)正式成为英国新首相的英国前外相、伦敦前市长约翰逊必须警醒和无法逃避的当务之急。

土耳其后裔、美国纽约出生、接受英国精英教育的约翰逊在英国脱欧陷入三年僵局后,以「准时脱欧,硬脱欧,达不成协议也要脱欧」的强悍诉求,在16万名英国执政保守党党员票选党魁中脱颖而出,成为英国首相。约翰逊入主唐宁街首相府意味着英国脱欧和英国政治均将进入一个新转折点。

分析约翰逊胜选的因素,除国会和舆论对前首相特蕾莎梅的领导和协商能力失去信心,他不惜一切准时在今年十月三十日脱离欧盟的主张获得保守党疑欧派支持、知名度和公众魅力比竞争对手高外,其中还有一个关键,就是他是英国保守党16万党员的选择,不是全英国选民的选择,不是通过大选当选的英国首相,从这个角度观察,约翰逊组阁执政的民意基础是受限的,被迫在英国2021年下次大选前提前举行选举的机率也相对提升。

约翰逊若无法在上任后百天内巩固内政,他极可能会是个短命首相。而在脱欧僵局上,从现在到十月三十日期限仅有99天,约翰逊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在英国国会疑欧和亲欧派仍泾渭分明,欧盟对英属北爱尔兰和爱尔兰共和国边界仍坚持的情况下,平心而论,很难看到约翰逊如何突破脱欧僵局。约翰逊若执意在十月底硬脱欧,肯定将对英国造成灾难性后果,他想带领英国航向世界的雄心壮志恐怕也将以撞上冰山告终。这是现阶段最令人忧心的事。

与美国和中国关系是约翰逊执政后必须即刻面对的另外两大当务之急。短期内,约翰逊必须修复英国前驻美大使达洛许辞职事件与美国特朗普政府造成的裂痕,自始刻意与特朗普维持友好关系的约翰逊极可能会参考美方意愿任命新驻美大使,以期为与美国达成贸易协定铺路。

长期而言,约翰逊会极力与美国重建英美政治互信,确保英美「特殊关系」。这当中,就一定会涉及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英国和中国透过经贸投资和科技合作建立的中英「黄金时代」关系。

英国前卡梅伦政府与中国建立的蓬勃关系,一度为欧洲其他国家称羡。但特朗普挑战中国全球野心,全盘改变了游戏规则,让英国在外交,工业和安全政策上陷入地缘政治难题─英国在对中国这盘局上,似乎下了最糟的赌注。

衡量现状,英国必须在中美间做出选择。从英国在直布罗陀海峡扣押伊朗油轮,以及延后宣布对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在5G网络合作的最后决定等事件的新处理方式观察,英国正逐渐转向美国。约翰逊政府未来将会更坚守此一「亲美慎中」的路线。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