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胧政治Tsunami (刘宾雁)

2005-01-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海底大地震,在印度洋沿岸十一个国家造成的损失有多大还不清楚,但是它给世界人民心理造成的大震动,也许还刚刚开始。关于海底地震,两个小时前就有了预报,但是关于继之而来的海啸,却没有预报。假如有这个预报,损失就会小得多了。印度洋地区都没有这种预警设备,而太平洋地区却是有的。为什么呢?因为太平洋这边以前发生过海啸,而印度洋却没有。

这就使我联想到历史的重要。一想到2005年,马上就回想起这一年是抗日战争胜利的六十周年。接下来,1955年就开始往回走了,那一年毛泽东制造了一成空前大冤案,就是把一大群文人打成一个所谓胡风反革命集团。再过十年,1965年,就是文化大革命前夕了。1975年出现一点希望,毛泽东叫邓小平出来主持中央工作,可是后来又一次打倒邓小平,中国又没有希望了。到了1985年,改革已经进行了六年,但是在邓小平纵容之下,党内保守派大举反攻,胡耀邦和改革派岌岌可危,实际上已经决定了这次改革必定失败的命运。总之,我们的历史很丰富,几乎每一年都有值得纪念的大事,又多半是坏事。这究竟好还是不好呢?历史曲曲折折,多灾多难,当然不是好事,但是事后回头看,又会觉得这些曲折和灾难也未必就都是坏事,因为它们给我们留下很多教训,那就是别的国家所没有的财富了。就象太平洋发生过海啸,所以沿岸国家就有了预报海啸的预警系统,避免了这回印度洋国家所遭到的损失。

但是再往下想下去,又觉得我们似乎并没有真正从历史中得到多少东西。只要回过头去细细想一想20世纪的大事,就明白了。1955年的胡风大冤案,当时就有很多人明白胡风非但不是反革命,而且是一位忠诚的马克思主义者,他的文艺理论就比毛泽东那个《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高明得多。到了那年年底,我看连毛泽东本人也觉出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包括反胡风之后搞的肃清反革命运动一样,大错特错了。要求给被冤枉的那些人平反的呼声已经很高了。毛泽东是什么态度呢?他不说话,等了两年,又搞了一场反右派运动,来证明他1955年非但没搞错,反革命还打少了呢。现在有几个人知道胡风是什么人?又有几个人知道他遭难就是因为他一心要拯救中国人的灵魂?

五十年过去了,其中有一半是改革时期。所谓改,其实就是改毛泽东的错误,但是从来也不能明说毛泽东大错特错了。不过也不说毛泽东就完全不能批判。现在很多事就这么故意弄得模模糊糊。你写一本关于反右派的书,或者关于文革的书,也不是完全不能出版,但是要看时间地点,也就是当时的政治气候。党中央随时可以查禁这部书,甚至从此也就不许作者再写任何书了。但是党中央也不能象毛时代,给多少万人戴这个帽子、那个帽子了。比如北京大学的焦国标教授,在网上发了一篇文章狠狠声讨了中共中央宣传部。结果怎样呢?没给他带任何帽子,教授也还照旧当着。可是有一条,不许他讲课了。不说理由,不发文件。大家心里都明白,焦国标当然更明白,因为收入大大减少了。为什么不对他来一个大批特批、批深批透,叫他永世不得翻身呢?因为你越批,他就越香,批他的人反倒臭了。

至于关于中国当代史,1949年共产党是怎样胜利的,后来又是怎样一步步失去民心的,失去民心却还能维持政权不倒,又靠的是什么,到现在为止,就没出过一本这样的书。为什么出不来?就像焦国标的事似的,很多事不能明说。不大听说“伟大,光荣,正确”了,可是也不许你说共产党就不伟大、不光荣和不正确了。所以,让中国人了解历史和接受教训也就无从谈起了。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宾雁)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