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两会”与军队(林保华)

2013-03-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共的党军关系,是党指挥枪,还是枪指挥党,经常纠缠在一起让外界看不清楚,也许要用“辩证法”才能解释其中的奥秘,例如必须先掌握军权来个“枪指挥党”,掌握到党权后,再调个头来个“党指挥枪”。

但是到了每年三月北京召开全国人大与政协的“两会”时,关注焦点就可能从党军关系变成政军关系,也就是政府与军队的关系。今年换届,中共中央军委的人事将取代国家中央军委的人事,也就是习近平将接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完全退出。其实这是多此一举,因为共军明确为“党军”,“军队国家化”的声浪都是大逆不道的言论,那么又何必设立国家的中央军事委员会?

其实在1954年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时,就设有“国防委员会”,表面上作为统领全国武装力量的机构,成员比中共中央军委广泛,国民党的投降将领程潜、张治中、傅作义、龙云,还是副主席呢,因为当时还有若干“国家”观念。文革期间的1975年四届人大第一次会议修改宪法,国防委员会被取消,这倒也乾脆,因为当时强调党的一元化领导,中共中央军委既是决策机构,也是执行机构。

到改革开放的1982年修改宪法,又恢复了一些“国家”观念,所以设立国家中央军事委员会来取代以前的国防委员会,但是成员缩小,与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是两块招牌,一套班子。邓小平作为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而独揽一切,他只有政治局常委的职务而没有国家职务,一样可以兼任国家中央军委主席。而1987年以后,邓小平作为普通党员与普通公民,还可以担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与国家中央军委主席。

可以说,这个时候,个人可以超越党政军,根本没有所谓党军关系与政军关系。所以六四屠杀怎么运作谁也搞不清楚。一直到1993年,原先担任中共总书记兼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江泽民出任国家主席,才必须由国家主席兼任国家中央军委主席的职务。

因此中共开代表大会时,是抢夺军权的重要时刻,定下来以后,到召开两会,人事就会自动转账,没有任何悬念。而两会的军方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也是到这个表决机器执行举手任务,与到清谈机构发表他们的“军见”。有意思的是,在邓小平这个军事独裁者变成植物人以后,军队在两会也会出现一些出位的讲话,例如1996年的熊光楷中将就发表中国也可以向洛杉矶投掷核弹的强硬言论,引发全球哗然。但是这种情况后来越来越多,最著名的是鹰派人物朱成虎与罗援两位少将。朱成虎在发表不惜牺牲西安以东地区与美国打一场核战争被谴责以后,改为由罗援出来发表恐吓言论。

由于中日关系紧张,本来这次两会应该是罗援大出风头的时候,不幸在两会前夕他受命开放微博,准备大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志气时,被网友揭穿他的底牌,原来1979年中国惩罚越南战争前夕,在中越边境服役的罗援,因为老爸、中共情报头子罗青长的关系而被调回北京,充当逃兵。而壮怀激烈反对美帝国主义的他,四弟罗振却跑到美国开公司做老板。经此一闹,有十几万粉丝的罗援也就暂时偃旗息鼓。

军队与两会的关系还在于每年的军费预算是个热点。本来在总理报告前会透露,但是这次会前记者会上,作为人大发言人的外交部副部长傅莹拒绝回答这方面的问题,显示外交部对军方的张牙舞爪甚为不满而拒绝背书。而温家宝的工作报告中,表明今年军费7201.68亿元人民币,增长10.7%,是第24年连续两位数增长,但也是连续第3年降低军费增幅,显示中共今年没有准备打仗,也没有在军方讹诈下大量增加军费以满足某些军头的贪欲。然而也正如刘源上将喜欢说的“兵不厌诈”,所以也不可轻率认为中共热爱和平而不会打仗;既使是不准备打仗,也是因为还没有把握打胜仗,何况中共的军费还有许多隐形支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所做的评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