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变成扫黄,老虎改为野鸡(林保华)

2014-0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东莞扫黄(法新社)
图片:东莞扫黄(法新社)
  

中国的政局发生微妙而又重要的变化,那就是本来声色俱厉的反贪打老虎,突然变成扫黄捉野鸡。

由于央视以东莞作为扫黄的开刀对象,因此最早有认为是针对团派大将、现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政治局委员胡春华。然而东莞获得“性都”的称号并非开始于才到任一年多的胡春华,而是持续几代省委书记的努力结果,包括上一任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与现任政治局常委的张德江。加上扫黄从东莞扩大到九个省份,显见针对胡春华的说法并不正确。

也有人认为这是习近平要构筑“道德新世界”,确立他的制高点。这是习近平“中国梦”的一个组成部分。去年11月习近平在孔子家乡的山东曲阜发表过内部讲话,大事赞扬孔子文化是“弘扬传统美德,树立时代新风,振奋民族精神,提高文化软实力”,甚至吹嘘它超越了普世价值,可以解决西方国家的弊病云云。看来习近平欣赏儒家“存天理,灭人欲”的主张而大举“扫黄”了。

这个分析很有道理。但是在扫黄前夕,不但军中大贪将徐才厚在慰问老干部的新春文艺晚会上紧随习近平出场,而一年来充斥媒体的反贪新闻,包括调查周永康的种种传闻也逐渐消失,被出口转内销的所谓几月几号要公布周永康案子的预告也失灵了。打老虎的反贪已经基本煞车,只是中纪委可能还不太甘心而放出一些零星消息。但是舆论已经转到“扫黄”。被整治的对象,也从“老虎”变成性工作者。

要了解这种变化,可以参考1989年六四屠城以后,中共高层斗争激烈,为了维护党的团结,当时被邓小平提名进入政治局常委的李瑞环提出“扫黄”的主张,转移保守派清算改革派的党内斗争焦点。这在当时虽然有积极意义,但是以性工作者的弱势族群作为牺牲对象,并不道德。如今以“扫黄”来保护贪官,那就完全没有积极意义而极为不道德,对习近平的“道德观”更是绝大的讽刺。

早期的中共,起于五四运动,党内也流行“杯水主义”。从中共一大到五大的总书记陈独秀有二奶;中共六大选出的、工人阶级出身的总书记向忠发则是长期包养一个妓女解决他的革命需要;毛泽东更是大小通吃,被中办主任汪东兴形容为“一锅端”。中共建国后,中共领导人纵欲无度,老百姓却被要求“灭人欲”,因此才在毛泽东死后的改革开放年代,社会上出现极端的逆反现象,贪官的九成以上都在乱搞男女关系,高层领导人的“公共情妇”不时曝光。

至于反贪为何煞车,自然是因为遇到强大的阻力。周永康是前政治局常委,一旦“刑不上常委”这个潜规则被打破,防线可能一溃千里,多少个政治局常委将被揪出来?第一个恐怕就是拉拔周永康的石油帮大佬曾庆红。曾庆红背后是江泽民,曾庆红又是现今太子党的大哥。有江泽民与太子党群体出面阻挡,反贪还反得下去吗?

春节过后习近平在中央党校的讲话中继续吹嘘制度自信,却不讲反腐败了,反而宣传和谐稳定与长治久安。显然,为了共产党一党专政的“长治久安”,必须有与贪官污吏的“和谐稳定”,这就是“制度自信”?

虽然卖淫被列为不道德行为,需要这样严厉打击吗?妓女出卖自身肉体,还算是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远比剥削与鲸吞他人劳动成果与肉体的贪官污吏有道德许多。中共当局拣社会底层的性工作者开刀来保护周永康与贪官污吏,是更不道德与更无耻的行为。作为“舆论先行”的的央视,号称是周永康的“后宫”,也就是中共高层的“高级鸡窦”,由他们带领“扫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值得欣慰的是这次的“扫黄”,许多网友与民众摆脱了过去儒家伪道德的禁锢,为这些弱势女性鸣不平,并且批判讽刺当局,有的女大学生还挺身而出捍卫这些弱势女性的人权。这些说明人权意识在中国已经逐渐深入人心。这点也隐含着中国未来的新希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所做的评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