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刘晓竹)

2007-08-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今天,中国进入民主转型期,与其说轰轰烈烈,不如说悲壮。从一党专制转向自由民主,从贪污腐败转向人权法制,中华民族之史诗也。但是,谱写这史诗的是什么呢?多少农民工的汗水,多少老百姓的泪水,多少年轻人的鲜血,一言难尽。言不能尽,曲可尽乎?刀郎有一首歌,叫做《吐鲁番的葡萄熟了》,娓娓动听:“克里木参军去到边哨,临行时种下了一颗葡萄”。在我看来,克里木参军就是那故事的开始,就是改革开放,种下的这颗“葡萄”就是人权,就是老百姓的希望。

歌声如泣如诉:“果园的姑娘啊阿娜尔罕呦,精心培育这绿色的小苗”。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当了解放军的克里木竟然一时糊涂,向阿娜尔罕姑娘开枪,向老百姓开枪。1989年的六四悲剧,就是这样发生的。它是中华民族心头的伤口,至今仍然流淌着老百姓的血,老百姓的泪。但是,阿娜尔罕姑娘在失望中没有绝望,仍然爱护这颗小苗。接下来的旋律如波浪翻滚,歌手的声音如一道流星,划破夜空:“引来了雪(血)水把它浇灌,搭起那藤架让阳光照耀”。仔细想来,八九民运不就是那“血水”吗?互联网不就是那搭起的“藤架”吗?在黑暗的国土上,引进了阳光,输送着营养。为了这颗希望的小苗,老百姓没有让水源断绝,也没有让乌云遮住阳光。

旋律渐渐激越,如雄鹰升腾:“葡萄根儿扎根在沃土,长长蔓儿在心头缠绕”。好像是在诉说,这沃土啊,就是人民的维权运动。实在说来,维权是生存的血泪,血泪的生存。它能不在人民的心头缠绕吗?然而,可恶的胡假大空,不但假先进,而且假科学,五年执政,五年腐败,葡萄园里到处是荒唐草,贪婪树,毒蛇害虫,四处乱窜。但是,即便如此,阿娜尔罕没有忘记浇灌这颗小苗,老百姓没有忘记保护这颗小苗,那催人泪下歌声:“葡萄园几度春风秋雨,小苗儿已长得又壮又高”。换句话说,民主转型的时机终于成熟了。

显而易见,胡锦涛不愿意民主转型,因为他觉得可以不转型,一党专制不是挺好的吗?只要自己手里有军队,党指挥枪,有中央军委,老百姓又能怎么样?不过,我觉得他是在做梦,这是所有末代王朝的临终美梦,因为太美妙了,胡锦涛难以自己。实在说来,亡国之君哪个不指挥枪呢?秦二世指挥过枪,但是,老百姓揭竿而起的时候,他的枪到哪里去了?满清末年,载沣也有中央军委,各种控制机制,一应俱全,万无一失。但是,武昌一举事,怎么突然一下子所有军队就调不动了呢?原因很简单: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一如那歌词所说:“当枝头结满了果实的时候,传来克里木立功的喜报”,旋律中充满着光明与希望,催人泪下。当然,胡锦涛希望解放军听他的,镇压人民,重演克里木向阿娜尔罕姑娘开枪的悲剧。但是,克里木已经觉悟了,解放军不是二十年前的解放军了。二十年前,葡萄还没有成熟,因之,邓小平还有这个能力,调集20万军队,把坦克开进了北京城。胡锦涛有邓小平这个本事吗?我看没有。退一步说,即使他有这个本事,如果全国老百姓都上街了,你到哪里去找这么多军队呢?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广州、南宁、南京、杭州、武汉、成都、西安、济南,都上街了,300万军队恐怕也不够吧。

总之,奥运会之际,或许在奥运之后不久,老百姓是一定要上街的,中华民族一定要翻过雪山。如果胡锦涛横刀立马,不让通过,那么,下面的歌词就是答案:“姑娘啊遥望雪山哨卡,捎去了一串串甜美的葡萄”。人民的意志开花结果,结出一串串甜美的葡萄。因之,假如胡锦涛要向阿娜尔罕开枪,向人民开枪,我想克里木是不会旁观的,解放军会掉转枪口。最后两句歌词是:“吐鲁番的葡萄熟了,阿娜尔罕的心儿醉了”,旋律如醉如痴:中国人民向往自由民主,向往人权法制,向往公平正义,如醉如痴。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