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去死吧!(刘荻)

2017-05-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刘荻
刘荻
Photo: RFA

一个老笑话:

一个人走过海旁,看见另一个人想跳海自杀。

他走上前去劝说:“先生,不要跳下去!”

那人问道:“为什么?”

他说:“生命是美好的嘛!你是无神论者还是有宗教信仰?”

那人答:“我有宗教信仰。”

“佛教、道教、回教还是基督教?”

“基督教。”

“罗马天主教还是新教?”

“新教。”

“我也是新教呢!圣公会还是浸信会?”

“浸信会。”

“太好啦!我也是浸信会,你是Baptist Church of God还是Baptist Church of the Lord?”

“Baptist Church of God。”

“真是太奇妙啦!我也是,那你是原教旨的Baptist Church of God还是改革派的?”

“改革派的。”

“太好了,1879年的改革派还是1915年的?”

“1915年的改革派。”

那人朝他屁股一脚把他踢进海里:“异端!去死吧!”

类似的故事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就像我常说的,布尔什维克最大的敌人是孟什维克,安•兰德最大的敌人是哈耶克,可口可乐最大的敌人是百事可乐。有时候,立场越接近就越容易成为不共戴天的敌人,因为双方争夺的都是同样的受众群体。这就像是斯威夫特的小说《格列佛游记》中,两个小人国因为吃鸡蛋是应该从大头敲破还是从小头敲破而发动战争。战争双方大概都觉得正义在自己一边,不过外人只会觉得这种争执极其无聊。

类似的心理在历史上屡屡造成人间悲剧:1971年7月,日本“联合赤军”成立,森恒夫任委员长, 永田洋子任副委员长。联合赤军的29名成员先后在神奈川县、群马县的山区中建立基地。在作战本部,森恒夫、永田洋子开展了一种被称为“总括”(思想批判)的内部肃反。联合赤军的成员在做“总括”时,只能坦白罪状,而不允许辩解。经过人民审判,被“总括”的人最终会被折磨至死。他们的罪名大都荒诞不经,如山本顺一“(一)在组织的任务中随便行动;(二)开车时几次把车落到沟里;(三)对于自己的太太,是丈夫的态度”而获罪,被绑在柱子上殴打,最后咬舌自杀。在两个月时间里,共有12名联合赤军成员因“总括”致死。此前,永田洋子还下令处死过2名意图脱离组织的下属。

拥有非黑即白的价值观的人,往往具有一种把一切微不足道的分歧都变成善恶大对决的倾向。利益可以共享,政策可以协调,但是善恶之争绝对没有调和的余地。而且,把自己这一方称为“善”,把对方称为“恶”,也是最有利于煽动群众的姿态。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政治可以分为若干层次:政治学者研究的是政治学;政治家从事的是各种妥协和政治交易;而诉诸群众运动的,则是政治意识形态。立场坚定的政治煽动家背后,总是有着另一些善于妥协和交易的政客。所谓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战场上牺牲的是军人,得胜的则是政治家和外交家。由此,我们可以把政治文章也分为两种:一种是低劣的政治宣传,另一种则是有政治家风范的阳春白雪的大块文章。前一种文章出炉,正是为后者服务的——前者越是高调,就越能凸显后者的政治家风度。因此,当我们看到有些人把革命与改良的分歧上升到立场之争的高度,而另一些人则“低调”地表示,“不反对改良,只是认为改良无法实现”的时候,就能清楚地知道这两类人分别扮演什么角色了。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