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片:2019年7月31日,中国国资委主任郝鹏,召见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化腾,称国资委鼓励支持中央企业与腾讯公司等互联网企业加强务实合作。(图源:国资委官网)

评论 | 刘青: 共赢的公私合营有吗

习近平一年前高喊做大做强国企,现实中也是百般补贴优惠借贷国企,对私企则打压歧视尤其是断供借贷,终于令大陆效益最好纳税最多的私企,出现即使死不了也活不旺的暗淡景象。

评论 | 刘青: 习近平为何将六四再说为反革命暴乱

这种内心的恐惧让他们一再淡化六四的血腥,装扮出无奈被迫而为的并非十恶不赦之徒。最明显的就是一再弱化改换对六四的说辞,从“反革命暴乱”变为不那么强硬指向明显的“动乱”,又弱化为息事宁人不具指控性的“那场风波”。

评论 | 刘青: 送中之争如何了

香港反送中目前可谓陷入僵局,由中共提绳表演的林郑港府,虽承认送中提案已经寿终正寝,但是坚持不公开正式撤销这提案。

评论 | 刘青: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要靠啥脱困

成为中共一号大佬之后的习近平,趁上台要挟老人不许干政获得实权,又用选择性反腐铲除异己聚拢门徒,一时在中共权斗场玩得风生水起好不得意。他坐实独裁位子后又修宪觊觎终身独裁,强夺硬索定于一尊一槌定音之帝王威仪。

评论 | 刘青: 让人权恶棍在惩治下心有顾忌

刚刚过去的六四三十周年,与往年相比有两个不一般之处:第一是对六四三十周年的悼念活动,比一般年份的悼念更为广泛众多,这与中共三十年来引颈期盼的,即寄望时光洗去罪恶血迹的窃意恰恰相反。

刘青,原名刘健伟,一九四六年生。在南京工学院时,参与了院校发起的反四人帮运动,此运动后发展到北京形成遭中共镇压的四五运动。后参与民主墙运动,被选为民主墙联席会议召集人,同时是四五论坛召集人之一。遭中共关押二次近十一年。在国际社会救援下,是首批被中共放行的异议人士。抵美后担任中国人权组织主席,退休后仍担任理事。曾多次获人权及民主奖项。

centered image

特约评论员刘青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