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勾结,形势险恶(魏京生)

2015-02-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浙江杭州举行的反腐展览上,一位参观者站在写有“廉政”二字的毛笔字画前。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浙江杭州举行的反腐展览上,一位参观者站在写有“廉政”二字的毛笔字画前。 (法新社资料图片)

最近有一篇好文章。政论家陈破空先生,通过整理蛛丝马迹,发现了一个新现象。这就是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说的是一部分太子党的成员,在习近平家族的榜样作用之下,纷纷出手企业股份,表面上脱离商海,成为普通老百姓。

至于是真的脱离还是表面上脱离,暗地里仍然控制。我认为并不重要。反正商业上的花招多如牛毛,咱们老百姓不可能查清楚。重要的是他们为什么现在不想赚钱,而要洗清自己了呢?

有一种说法是他们反正也赚够了,下辈子都花不完了,见好就收了呗。这可真是小市民以己之心度人之腹,以为别人赚钱还有个够。但这种想象太天真。赚钱多了就像沾上毒瘾,很难戒掉,没有够的时候。钱越多瘾越大,让亿万富翁停手,比说服一个小贩还难。

习近平说服她的两个姐姐把企业卖掉,是为了不再受党内大款们的批评。否则他也无法说服贪官污吏们停止官商勾结,无法继续他的整治腐败,挽救党国的大目标。可是一段时间以来,并没有几个人响应他的号召。谁也不相信整治了腐败就能挽回民心,中兴党国。

何况最近的一项调查说明,老百姓对于什么大老虎并不热心。所谓整治腐败挽回民心的作秀,效果已经递减,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而官逼官反的效果可是递增,也是速度越来越快。那么在这个形势下,为什么近期突然有一大批最高层的官商们,密集的开始脱身了呢?

情况可能并不一致。至少有三种情况可供观察。

第一种是习近平模式。两个姐夫家把公司卖掉,是服务于他的挽救党国大业。习近平的地位决定了他们家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换句话说,就是习近平完了,全家都会遭到清算。什么也剩不下,谁也躲不过去。不如倾家荡产帮他一把,大家也许还有活路。

再说还不是倾家荡产,卖掉企业最多就是停止赚钱。已经赚到的钱是不是转移到了安全地带,就有待考证了。这样在最终清算的时候还不至于死无葬身之地。薄熙来就是转移资产的最好榜样,比徐才厚家里抄出成吨的钞票,要聪明得多。

第二种模式是江绵恒的模式。习近平的模式很少有人符合条件。别人可没必要为了党国的利益牺牲家族利益。这就有了江绵恒的模式,辞去官方职务,保留商业身份。也可以说停止了官商勾结,至少表面上停止了双重身份的便利。可以减少官商勾结的舆论压力,也可以部分保留官商勾结之实。不如过去方便,但钱还在自己手里继续赚。算是把损失降到最低限度,同时避免了权力斗争波及到自己。温家宝,朱镕基等等很多家族在走这条路线。

但是真的能避免权力斗争吗?而且这个模式的前提是党国统治万年长,至少也是和平演变不搞清算。有这个可能吗?都是未知数。至少习近平在快速走上独裁暴政的道路,也没有给这些人留后路。

所以这两种模式都是建立在不可靠的基础之上,离倒塌还是不远。不是可以放进保险箱的模式,在暴力革命发生后,都是死无葬身之地。

第三种自以为保险的模式正在被广泛使用,这就是秘密转移资金。小的可以保证家属的生活;大的还有翻本的资金。这就是近些年来大量资金外流的主要原因,学习的榜样就是台湾国民党的党产转移,保证了民主后还能够翻盘。至少某些人是这样理解的。但这个理解显然是错误的。

记得九九年在日内瓦和他们的州长有一次深谈。州长说他很了解中国的贪官污吏有多严重。他指着联合国对面湖边的一大片最昂贵的别墅区说;那里的很多房产都是中国人的,当时的价值在百亿美元左右。

我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一九九六年瑞士的房地产价格上升了百分之二十多。老百姓买不起房子怨声载道,政府马上下令银行开展调查。结果令人大吃一惊,当年瑞士最大的外国投资者已经不是美国人,而是来自大陆的中国人。而且大多都投向了房地产,造成房价不正常的上升。

我问瑞士不是有银行保密法吗?他笑着说你们都没注意保密法规定不得对政府保密,而且当政府认为需要时,银行必须自费为政府调查,否则你就关门吧。这一条不宣传是为了不影响银行的生意,当然政府也不会随便动用调查的权利。

我问他能不能把调查结果告诉我。他又笑着说现在不行,等你当了总统后就行了。我表示不能理解,他进一步解释说;保密法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中国是个小国,我们肯定严格执行保密法。这符合我们的利益。但中国是个大国,我们还有其他法规可以让你们了解情况。否则就不符合我们的利益了。

近些年我也确实观察到很多失意的政客,想把他们贪污的钱提出来进行翻盘。但很少成功的例证。我想不但瑞士,其他国家的银行应该也有相似的法律法规。在民主政权成立后,贪官污吏的存款可能并没有什么保证。特别是可以影响一国政治的翻盘资金,那已经不是金融法规可以覆盖的范围了。中国贪官污吏们的这个梦,可以醒醒了。脱身的唯一出路就是和平演变,就是习近平不喜欢的戈尔巴乔夫。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