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政变(魏京生)

2015-03-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魏京生表示,前三十年共产党的统治就是神权统治;后三十年是神权统治崩溃的过程。 (法新社图片)
图片: 魏京生表示,前三十年共产党的统治就是神权统治;后三十年是神权统治崩溃的过程。 (法新社图片)

哈佛大学有一个专门研究中国现代政治的马若德教授,平时发表在媒体上的言论不多。最近频繁的在香港和美国发表言论,说的主要是一个意思:警告习近平别玩儿太大了,继续反腐败会加快共产党倒台。

他的论据主要是两点:第一就是最近表现得很明显的官逼官反的现象。这也是自古以来反腐败的难题。你如果只能依靠官僚阶级统治;你又要反整个官僚阶级的腐败。结果是人人自危,皇帝逼反了官僚阶级。

所以中国历史上的反腐败,只能是选择性的反腐败。不到造反的地步而仅仅是反腐败,中国自古以来的经验就是选择性反腐,然后换一拨人继续腐败。即使像毛泽东那样拥有神位的领袖,也只能是选择性的反腐。而且也和嘉靖皇帝一样,后继者们更腐败。

原因就是皇帝和一党专政者们只能依靠官僚阶级来反腐败。官官相护丶兔死狐悲是正常现象,是大局。谁也不想最后反到自己身上,谁也不愿像海瑞那样过穷日子。如果全面反腐就只能官逼官反了,如果选择性反腐就只能腐败复辟了。这是规律,因为统一的官场同病相怜。

习近平也不是傻瓜,以此判断,习王集团的反腐就只能是选择性的反腐。但是嘉靖皇帝和毛泽东也成功地进行了反腐败,虽然只成功了一段时间,那也算成功呀。足以保证共产党再活十年。

但是,嘉靖皇帝和毛泽东都拥有全民信仰的意识形态,而习近平没有。这就是马若德教授指出的第二个必要条件。嘉靖皇帝拥有老百姓对真命天子的宗教式的信仰;共产党则直接在老百姓里创造了一个神,这个神就是毛泽东。

所以说前三十年共产党的统治就是神权统治;后三十年是神权统治崩溃的过程。相当于欧洲的文艺复兴。习近平硬把两者等同看待,说明他的政策是建立在虚假的基础之上。他不承认意识形态的崩溃,就只能是崩溃的牺牲品。不可能带领中国走出灾难。

不知己也不知彼的结果是什么呢?马若德教授找到了一个相似的前辈,就是前苏联的戈尔巴乔夫。这老兄和习总书记一样,也是没看到意识形态的崩溃,或者是不相信这个现实。结果直接造成了一党专政的崩溃,虽然这不是他的本意。还好,戈尔巴乔夫最终接受了和平演变。没有把苏共搞到死无葬身之地。

小习就没这么明智了。他以为他找到了武林秘籍,可以破解戈尔巴乔夫失败的教训了。不向社会和民众做妥协,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强化皇军的治安,消灭一切自由言论。他以为这样就可以不再重复戈尔巴乔夫的错误。

但是你想当毛泽东,已经无法恢复毛泽东的意识形态优势。你不想当戈尔巴乔夫,可是中国人当前的民主意识形态远远超过前苏联人民。互联网时代已经势不可挡,言论封锁的效果大打折扣。继续维护一党专政,就是与人民为敌,最终死无葬身之地。

习近平的谋士们应当知己知彼,看清形势,识时务者为俊杰。维护一党专政,与当今的最强意识形态对着干,结果共产党都被牵连死无葬身之地。顺应全民意识形态,学习蒋经国和平演变。则国民党还可以轮流执政。

这不正是我们的先辈抛头颅撒热血所努力争取的吗? 不过被马列主义引错了路,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儿子能为父辈改过,也善莫大焉。如果在父辈的错误上继续错下去,古人认为那是彰显父之过,是大不孝。

问题还不在于孝不孝,而是能不能行得通。父辈能成功,也是打着民主的旗号上台的。凭借的就是人民还相信共产党,爱屋及乌就接受了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现在这个假民主的意识形态已经破产多年,你凭借什么意识形态来忽悠老百姓呢?

保一党专政已经不可能了;保共产党还有可能。这就是再次高举民主的旗帜,把前辈们的假民主变成真民主。庶几可解国家的大难,也保证中共不会灭亡。这是唯一的活路。

但是像法轮功所说的那个血债帮,力量确实很强大。他们掌控着官僚阶级的走向,所谓的习王集团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以小敌大,没有多少胜算。同流合污,以选择性反腐忽悠老百姓,则官民同反,天下大乱。

选择当蒋经国的时机已经错过了,现在的敌人是一个强大而又成熟的官僚资产阶级,不仅仅是官僚集团。只能选择当戈尔巴乔夫,用政变来推翻整个官僚资产阶级。然后从头建立民主政体。

否则官僚阶级也会用政变来巩固他们的统治,让习王集团死无葬身之地。这是唯一的选择,习近平已经没有退路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Share

匿名

纽约

法轮功,六四反动势力,疆独藏独势力,这是从中国走出去的三股敌对势力。中国人,走到了自己祖国的对立面,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难道国家任由你们分裂、扰乱就是正确的?

2015-04-19 00:15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