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会腐败,中共欲盖弥彰(魏京生)

2014-08-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虽然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试图撇清与郭美美的关系,但围绕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信任危机直接影响了中国人慈善捐助的热情。(AFP Photo)
虽然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试图撇清与郭美美的关系,但围绕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信任危机直接影响了中国人慈善捐助的热情。(AFP Photo)

有个小女子叫郭美美。年轻人虚荣心太重,在网络上炫富笑贫,没想到成了轰动事件。把中国红十字会的腐败给揭露出来了,和儿女坑爹,二奶揭发贪官有异曲同工之妙。不知道是红十字会的后台硬?还是小女子的后台硬。反正小女子一通威胁之后,就没有了下文。

这是前三两年的事儿。两年来不但红十字会说不清道不明,而且捐款逐年下降。声誉比捐款下降的还快,几乎成了一个国际笑话了。就是在这种形势下,习近平的左倾政策之余,想出了一个妙招。叫做丢车保帅,把小女子抛出来当替罪羊,给红十字会遮丑。

当然。先要和小女子的靠山商量好,让他忍痛割爱。这个靠山肯定是习近平不能得罪的。晓以利害,动之以情之后双方就达成了默契。总共花了两年的时间才搞定,然后以赌博罪的名义抓了小女子。然后就一大堆的罪名跟了上来。总之小女子在警方高压之下,自己承认是卖淫所得,和红十字会没什么瓜葛。

现在的老百姓真厉害,马上有人在网上质疑。为什么两年前不了了之,现在突然就翻起旧账了呢。原来是云南地震灾害,红十字会发国难财的机会来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为了多捞几笔,抛出小女子恢复政府名誉的时机来到了。于是就把小女子抓起来了。

奇怪的是。抓人办案本来也就是寻常事,为什么官方媒体齐上阵,连篇累牍的宣传呢?就连一向板着脸正面宣传的中央大报纸,也是满篇污言秽语。什么卖淫啦,二奶啦,还给小女子定了一个天价,每次肉金几十万元,超过前朝名妓了。大报连脸面都不顾,直追八卦小报。

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说的好,这场宣传整个就是违法行为。首先是案件尚在审理阶段,按照法律明文规定,有关信息不得外传。现在的宣传显然是有组织有计划,由司法人员违法传播消息,然后掀起的一场宣传运动。目的当然不是正常的执法,而是小女子在电视上说的,一切都和红十字会无关。是在给红十字会洗黑钱。

其二是法律明文禁止游街示众的侮辱人格的行为。这次为了扩大影响,及时掩盖贪腐的丑闻,不错过大捞一笔的时机。把小女子放在电视台上示众,比文革时的游街示众范围扩大了成百上千倍。而且让小女子自己侮辱自己,严重侵犯人权。

现在很多人已经在怀疑,习近平的反腐败是打击政治对手,而不是依法惩治贪官污吏。这个案子恰好说明这种怀疑是有道理的。近期以来像这种在电视上游街示众的案例不是一件两件,而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仔细分析之下,每一件都有政治的和功利的背景。

这样的游街示众和打击政敌,使人们不能不想起文化大革命的无法无天。它就像八卦小报一样,特别能适应愚昧小民的低级趣味。八卦小报不过是赚取销售量,对社会不构成危害。而官方八卦就不那么简单了。它要达到的政治目的,是愚弄人民;煽起狂热;误导舆论,忽悠人民。和文化大革命一样,最终受害的还是老百姓和国家、社会。

不过就像狼来了那个故事所说的那样。一回二回次数多了就不灵了,甚至狼真的来了人们也不信了。这次官方八卦的炒作真的能挽救红十字会的名誉吗?我看未必。老百姓已经看见了狐狸的尾巴,已经知道了小女子是在官方压力之下说假话,也知道了官方八卦运动是为了骗老百姓的钱。还给他们捐钱的就真是脑袋进水了。

最近以来包括这件事在内的一系列事情,都说明习近平集团不是要反腐败,也不想建立法制的权威。而是通过每一件事,逐步加强他们个人和小集团的权威,逐步建立个人独裁。这些事件的特点就是当官的可以超越法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就是无法无天。法律只不过是他们掩人耳目,维护权威的手段,而不是社会公平的尺度。这样的法制,就是毛泽东时代的专制法治。是掌权者言随法出的无法无天。

据说将要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主题是谈法制。我相信他们谈的就是如何加强这种专制的法制。也就是如何保证一党专政的法制可以上通下行。同时我也预计这个所谓的法制行不通。行不通的原因是得不到人们的信任,也就是没有权威。权威是人们的信任和认可,用这种猫盖屎的方法能骗得了谁。

如何才能获得权威和信任呢?网上小民都知道,非常简单。就是公开红十字会的账目,并且接受老百姓的监督和咨询。不但红十字会,所有的花纳税人钱和捐款人钱的机构,都必须接受监督和审查。这才能让人相信,才会有权威。

可是这样做违反专制的原则。既然要专制就不能太公开透明,就只能黑箱操作。就不能让老百姓问为什么,否则就不是言随法出的专制了。习近平的基本原则就是要坚决维护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所以他不可能接受老百姓的监督和审查。也就不可能获得法制所应有的权威。

俗话说:说得好不如做得好。仅靠铺天盖地的宣传就能够获得权威,这在几十年前的愚昧时代很有效。现在民智已开,网络发达,聪明人的观察很快就被广大人民群众所接受。和聪明人竞争,靠猫盖屎和戈培尔式的宣传怎么能行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