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解读 | 余杰:让戈培尔甘拜下风的中共大外宣 --介绍何清涟着书《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一)

2019-05-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旅美学者何清涟的新著《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封面(Public Domain)
旅美学者何清涟的新著《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封面(Public Domain)

 

中共控制海外华文媒体,形成“恩庇侍从”结构

我去我家附近的亚洲超市买菜时,偶尔会带回几份放在超市门口的免费中文报纸。我知道这些报纸差不多全都被中共操控,所发表的新闻及评论跟中国官方媒体口径一致。我不会被其洗脑,我只是在休息时当作笑话来读。但我知道,很多生活在美国的华人,相信这些中文媒体胜过相信英文主流媒体。尤其是很多海外华人每天耗费数小时使用微信,将自己活生生地从自由世界拖回不自由的中国国内,墙外的人跟墙内的人的语言和思维方式变得惊人的“同构”。无疑,中共的大外宣战略获得了从所未有的成功,这种成功是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梦寐以求而求之不得的。

对中共大外宣政策的研究和批判,没有人能超过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何清涟是罕见的既有外部视野、又有内部经验的华人学者。在研究中共的外宣政策之前,她多年来致力于研究中共的“内宣”政策,曾出版在该领域具有奠基之作地位的《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策略大揭密》。《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则转而研究“外宣”,堪称前者的姊妹篇。二零一八年底,美国数十名顶级中国问题专家合作完成了一份《胡佛报告》,承认美国政府和学界长期以来误判中国,坐视中国野蛮崛起,以致养虎为患、自食其果。该报告用长达二十二页的篇幅介绍中共对美国境内的媒体、大学和智库的渗透及控制,多处引用当时尚未公开发表、此后收入《红色渗透》一书的研究成果。

何清涟指出,中共建政后经过七十多年磨砺,其“外宣”早就形成成熟的整套方略。近年来,中国每年投入高达四百五十亿人民币推进“大外宣”计划,在世界范围内抢夺话语权,中国官方对此有相当直白的表述,“世界上话语权的分配很不平衡,百分之八十的信息被西方媒体垄断”,所以中国要力图做到“对外宣传中国的主张,建立良好的国家形象,反驳海外对中国的歪曲报导,改善中国周边的国际环境,对外国的政策决定施加影响。”

有钱能使鬼推磨,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之后,自信满满的中共恩威并施,迫使世界各国华文媒体在政治上重新定位。中国首先将遍布全球的华文媒体全都收入囊中,又花钱新办了若干华文媒体。何清涟发现,中共“大外宣”的手法五花八门,比如开办海外华文媒体研究中心、网站、杂志;举办各种海外华文媒体研修班,邀请海外华文媒体高层到中国好吃好喝,让他们变成为中国服务的「宣传先锋」,进而以这些宣传机构「教育生活在资本主义国家的华人」。

近年来,外宣资源争夺战成为党内派系斗争的延伸。二零一九年一月,“大外宣”干将、澳大利亚籍华人写手杨恒均入境中国时被国安抓捕,此事件对《红色渗透》一书形成有趣的印证。自称民主小贩的杨恒均并非异议人士,早在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他就召集了三十五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海外华文媒体社长协同成立“国际新媒体合作组织”并“当选”主席。作为此一“民间机构”的“主席”,杨恒均在即席演讲时指出,成立国际新媒体合作组织,其目标是将海外华文媒体和网络名博有效结合起来,产生合力,将中国的真实声音传递到世界各国,“正像习主席所讲的那样,借助华人媒体与华人的力量,‘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传递正能量……由此成为中国真正的对外软实力。”杨恒均被抓,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而是中共外宣领域油水太多,人人眼红,导致新一轮洗牌。对此,何清涟早就指出:“中国政府投入大量金钱,由中国国家媒体、香港、台湾或其他地区的华人资本出面打造媒体集团,形成了一种‘恩庇侍从’结构,这种结构支配下的媒体,就是中共宣传机构的延伸,而非自由媒体。”在这场游戏中,主子始终只有一个,奴才却随时会遭到替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