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解读 | 余杰: 让戈培尔甘拜下风的中共大外宣 -- 介绍何清涟著书《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四)

2019-05-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美联社)
美国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美联社)

西方的觉醒与反击

美国经济学家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被川普总统任命为新成立的白宫贸易委员会主席,让他的一本旧作《致命中国》再度成为舆论的焦点。川普总统这样评价此书:“《致命中国》一针见血。它用事实、数字和洞察力描述了我们同中国的问题。”

《致命中国》的主体部分是揭露中国出产的黑心产品如何毒害美国人和全世界。纳瓦罗从三鹿奶粉讲到地沟油和塑料米,从出口到美国的毒墙板讲到毒玩具、毒饺子。美国的药房里充斥着中国制造的劣质药品,从中国进口的喂食抗生素的毒鱼虾摆满美国超市。在纳瓦罗笔下,“无毒不中国”,令人不寒而栗。后来,纳瓦罗将这本书拍摄成电视纪录片,在有线电视网和网络上广为传播。有趣的是,首先反驳纳瓦罗的不是中国的官方媒体,而是某些被染红的西方主流媒体。比如,被中共严重渗透的《纽约时报》评论说,《致命中国》“语言煽动”、“观点片面”;被亲共的美国华人财团收购的《洛杉矶时报》则认为,《致命中国》“充满了仇外的歇斯底里和夸大事实,泛滥到分不清事情的因果关系”。

川普入主白宫,纳瓦罗得以将《致命中国》中的观点转化为美国的对华政策。出现在中美贸易谈判的谈判桌上的纳瓦罗,让习近平如芒在背。何清涟的《红色渗透》亦可看作是“中国大外宣版本的《致命中国》”,它可以跟《致命中国》互为补充——《红色渗透》展示了有毒的中国思想文化渗透、扩散的危害性,这种精神毒品的危害性比“中国制造”的其他各类产品更大。长期以来,西方世界向中国敞开大门、毫不设防,结果被动挨打、陷入泥潭。

看了大半本《红色渗透》之后,让人感到沮丧和绝望:西方在这场与中国的舆论战中处处被中国占了先机,越来越居于下风。西方还有反戈一击、反败为胜的可能吗?

何清涟在本书的结论部分给出了乐观的回答。她认为,中国「大外宣」的手法,终究无法长久改变各国原生的媒体生态与言论自由环境。事实上,中国已经踢到了铁板。在澳洲、新西兰、加拿大、英国、波兰等国,官方已采取反间谍渗透行动,杜绝中国的红色宣传。受害最深的美国的行动当然也最快,多所孔子学院被关闭,《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和《马格尼茨基法案》启动,都是为了解决中国「大外宣」对自由世界的干扰与影响。甚至连中国表面上的盟友俄罗斯都公开谴责中国干涉俄罗斯的新闻自由。俄罗斯大报『独立报』因发表有关讨论中国经济状况的报道引发北京不满,中国大使馆要求撤下这篇文章,威胁要把相关记者列入不准入境中国的黑名单。该报在显要位置指责中国前所未有地干涉俄罗斯的新闻自由。依据俄罗斯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条,对媒体施压和干涉媒体工作构成刑事犯罪。“中国外交官的做法显示他们在俄罗斯领土上藐视俄罗斯法律。”这家报纸所有人和主编列姆丘科夫说,他希望俄罗斯司法机构针对中国外交官威胁记者、干涉媒体、违反俄国法律的行为展开调查。他表示,美国副总统彭斯指中国打压媒体记者,事实确实是这样,针对『独立报』的做法就是一个证明。俄国时事评论人士尼克利斯基表示,『独立报』做出如此激烈反应“显示俄罗斯权贵精英阶层对中国的厌恶情绪”。在对中国“大外宣”的警惕和反击上,俄罗斯跟它敌对的西方取得了某种“高度共识”。而西方的民主政治看似低效,但一旦西方全面觉醒和展开反击,中国的红色渗透终将碰得头破血流,然后不得不逃之夭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