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打压和恐吓来控制网络言论是非理性的行为 (萧强)

2004-10-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我注意到一则来自马来西亚的新闻,是政府官员警告一位商业新闻记者, 说是政府可能会根据国家的内部安全法对这位记者采取行动,也就是不经审判就无限期拘留他。

政府高官这样重罪恐吓一位记者, 原因何在呢?原来这位记者同时也是一个网上的博客,拥有一个在马来西亚颇受欢迎的网址站点。最近一些读者在这家网址的留言评论上发表了对马来西亚政府正在大力倡导的“现代化伊斯兰”严厉批评的言论; 而且还指责执政党进行金钱政治的贿选行为。博客的言论引得当局冒火,扬言就要使出国家安全的重罪来威胁主办网址的记者。

这样一个事件的简单真相,对于一个在中国生活的网民来说还是相当熟悉的故事。其实,更悲哀的是,在中国发生的事情比马来西亚更为严重。在马来西亚, 政府官员至今还只是扬言公开警告,并没有下手关闭网站, 或者是逮捕博客主本身。而且,国会还就此问题进行了一堂讨论。

那么,在中国,比如最近在北大“一塌糊涂网”论坛被当局的粗暴关闭, 哪里还有什么公开警告, 或者至少还要通过法律程序, 更不用说人民代表大会的辩论。中国的网络警察一纸通知就把几十万网民使用的论坛, 连同他们的个人资料,不加任何说明,就从网络上彻底抹掉了痕迹。

马来西亚政府为了吸引外国的投资,建立在吉隆坡附近的多媒体超级走廊工程,还一再对公众宣布,说是政府不会对互联网进行新闻审查。不过这样一个权威政府遇到了执政党敏感的题材、遇到了直接了当的批评时还是千方百计地控制。这次出台内部安全法来针对网络言论,就是这样一个权威政党努力控制网络言论的典型事例。

不过,不管是中国政府的做法也好、马来西亚的做法也好,它们行为的后面都是对网络信息控制不住这样的恐惧, 也是对社会理性成熟程度的不信任。然而, 在技术仍然迅速发展普及的今天,网上的非正统资讯就会越来越挑战所谓的主流资讯渠道的垄断。这在全世界都是如此,不仅在中国,不仅在马来西亚。在我看来, 政府能够做到的,恐怕不应是打压和恐吓,而是进行政治改革和新闻改革。在改革的过程中培养一个成熟而且有理性的言论空间和公民社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萧强的评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