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三)

2019-12-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新疆建设兵团的历史照片。(Public Domain)
新疆建设兵团的历史照片。(Public Domain)

跟调查组下到一四八团二营十一连。到连部联系时,有三个干部正围着切开的西瓜而坐。他们介绍十一连现有一百多户人家,三、四百口人。第一代老职工死的死,老的老,病的病,第二代人也是上学的上学、打工的打工,外出者占百分之二三十,用他们的话说:“留下的都是没本事的”。

原来兵团的集体化组织已经解体,现在主要靠出租土地获得收入。兵团如同一个最大的地主,前辈开垦出来的荒地变成了良田,后代靠吃地租过日子。一四八团有二百万亩地,每亩年租金二百五十元,每年就坐收五个亿,才能养活那么多干部和退休者,盖起模样滑稽的团部大楼。

租地大户基本是外来投资者,往往一租几百亩,雇人耕作。连队职工一般承包几十亩自己耕作。不像地方农村承包土地三十年不变,兵团的租地合同一年一签,权力在其中的作用很大。地方农村理论上由村民选举村干部,即使是走形式对干部也有一些制约,兵团的连队干部则全部自上而下任命。

一家农户的男主人在本地出生。父亲也是“九二五”,他更简化地直接称“老九”,母亲一九六五年从四川来新疆。他今年包了九十亩地。但是气温上不来,雪山的冰雪一直不化,这儿的灌溉全靠雪水,再有一个星期水不下来,棉花肯定大减产,今年就得赔本。这两天温度刚高起来,我觉得热得难受,他却希望再热,好让雪山尽快融化。他的住房很小,是砖瓦房,比周围多数的泥土房要好。他说房子本是兵团给从河南招的移民盖的。那次来了十几户移民,两年后都走了,现在只剩两户。

路过二营营部,有几个卖瓜卖菜的摊子,一些没事人坐在那聊天,话题几乎都是抱怨。一个兵团老职工说他每月有五百元退休金,虽然现在的生活比过去改善,社会存在的问题却比过去多得多。他怀念毛泽东时代,说那时天津的中共高官刘子善和张青山贪污几万元就被毛杀了,现在的干部贪污几百万却不杀,叫什么法律!他认为二十多年的事实已经证明,真正从邓小平搞的改革开放中得好处的是官,不是百姓。


新疆建设兵团的历史照片。(Public Domain)
新疆建设兵团的历史照片。(Public Domain)

在十四连的一家泥土房里见到两个半大小伙。大人下地干活了,小伙说他家是九十年代初到这儿的甘肃移民。房子里没有几件家具,看上去很穷。不过两个小伙的穿衣做派都像城镇街上的混混。他们说平时待在团部,偶然才回家。对我问他们是否干农活,回答是“从来不”,言表中流露的是不屑。
另一家男主人叫付毛个,一个媳妇,一个老妈,比刚才那家还穷,可以用家徒四壁形容。床是板子搭的,灶上有一口黑糊糊的锅,其它什么都没有,连窗帘也是装面粉的纤维袋代替。

付毛个以前自己包地种,后来包不起了,给连长家当长工。干活季节只有五个月,每月工资四百五十元。算一算,没有休息日,一天干十多个小时,每天十五元工资,平均每小时收入只有一元多,是北京保姆工资的五分之一,劳动强度却大得多。连长去年包了三百亩地,雇了六个长工,所有花销去掉后净挣两万多元,当连长的工资一年也有一万多元,收入是长工的十几倍。

他家人大概以为我是上面下来的干部,忙着给我搬座位、切西瓜。付毛个去年生了一场病,把当长工挣的钱都花光了。说到这,他妈在旁边插话,说她也有病,因为没钱一直不能治。她说的甘肃土话我听不太懂,于是她掀开衣服,可能说肚子有什么毛病。暴露出来的身体瘦骨嶙峋,乳房完全是平的,只有从乳头看得出是女人。城里人忙于减肥,这儿的人却如此缺乏营养,让人不是滋味。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