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朱兆基:中国国际形象欠佳 北斗卫星难获国际社会信任

2020-06-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发射北斗三号的最后一颗组网卫星,完成了北斗全球导航定位系统的星座部署。(路透社)
中国发射北斗三号的最后一颗组网卫星,完成了北斗全球导航定位系统的星座部署。(路透社)

本周二,中国发射了北斗三号最后一颗卫星,终于用30颗卫星组成了一个全球导航定位网。

铺天盖地的官媒例行文宣,强调的一个核心逻辑无非还是:中国人怎么能依赖外国导航卫星?言外之意无非是美国一旦拒绝提供GPS服务,中国经济岂不万劫不复?

由于这个逻辑在中共外交观念体系中已深入骨髓,即使是对1960年苏联撤走援华专家毫无记忆的几代中国人,对此也深信不疑。岂止是北斗,这个逻辑还构成了主张中国必须有世上最健全独立工业体系和工业党思想的基石,也使中国成了世界少有的对被人切断合作惶惶不可终日的国家。

有个观点可能中共最不愿承认,当年中苏交恶,苏联其实颇为无奈。中国称此后的越南、阿尔巴尼亚等二线盟国为“白眼狼”,实际上对苏联来说,中国当时堪称最大的“白眼狼”。苏联帮助中共建国立国有如生养之恩,却连相互关系中的一点大哥和小弟之序也换不来。要想真独立自主,中共何不真从头干起呢。中共后来得意洋洋的独立自主,主要还是苏联基础,几十年老本吃光,已然落后,又迎来了中美蜜月和全球化,再次搭车。
全球化时代,中国在经济发展、外汇储备、关键技术、出口市场等方面从西方赚得盆满钵满,还永远一副愤然状,似乎随时准备声讨:“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想卡中国脖子,象当年苏修那样”。

中国与西方合作多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诚然,西方多次对一些国家使用过“制裁大棒”,但不难发现针对的事由包括:入侵他国、种族隔离、违反核不扩散条约、屠杀争取民主的和平市民……。认同普世价值,遵守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国家,哪怕本土靠外国驻军保护,也没有担心过被暗算。

在关键技术上,反而是中国长期系统地窃取,而西方只要不愿永久、无偿地提供中国需要的一切,就会被抱怨遏制中国发展。中国最流行的口头禅“关键核心技术要不来、买不来”本身就陈腐而荒唐,知识产权当然不能“函索即寄”,但只要支付专利费用,合法使用,很多技术都可以获得,而对一心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甚至杀鸡取卵者,当然没人愿意合作。真正的赶超唯有自主创新,但中国一面口口声声独立自主,一面每次都离不开借鸡下蛋,甚至将窃取伪装成创新,这种作派必然为人不齿。

这就是中国发展独立的“北斗”卫星系统的基本思想背景。美国GPS一度构成垄断地位,随后俄罗斯以GLONASS,欧洲以“伽利略”计划寻求摆脱依赖,其实动机已有所不同。起步于冷战高潮的GLONASS显然是立足于与美国分庭抗礼,针锋相对,而“伽利略”则不是因为欧洲担心美国切断GPS服务,而是着眼于欧洲自身的产业发展。

中国北斗卫星主要为全球军事战略服务

中国“北斗”的动机其实二者兼有,因为中国既羡慕美国导弹的GPS制导,又羡慕GPS庞大的产业链和市场。由于民用价值巨大,同时又有国际政治上多极化的意义,中国一度同欧洲积极探讨在这一领域的合作。不幸的是,欧洲很快发现,中国的合作图的只是获取技术,在控制权和利益上毫无诚意,最终这一合作不了了之。搞笑的是,今天回顾“北斗”发展史,中国官媒又口口声声指责西方在关键技术上卡脖子。
顾及技术可能性,中国“北斗”不得不从以地区性导航为目标的系统起步。从其项目管理机构一直隶属军方来看,仍然是国防科研那一套,远谈不上市场化。在从地区性到全球导航的决策过程中,中国应该有过犹豫和技术上的等待,因而一度发射过个别只用于占据有利轨道位置,却并无实用水平的 “北斗”卫星。“北斗”还故意选择与美国GPS极为接近的频率,也大有为“导航战”目的贴身纠缠之意。

美国GPS 技术已遥遥领先北斗卫星

同时,出于早就认定的对抗设想,中国和俄罗斯都积极开发GPS干扰技术并很快在伊拉克等地出现。利用GPS易被干扰和诱骗的弱点,中国还成功地使一架从阿富汗起飞的中情局侦察无人机错误地自动降落并被伊朗军方俘获。

这迫使美军也逐步开始重视GPS的抗干扰能力,近年更是全力开发多种不依赖GPS的替代性、补充性导航技术,并取得明显成效。可以说,中国“北斗”刚刚完成全球布局之时,美军已经在“导航战”领域再次遥遥领先,美国甚至已经着手准备地下空间和地球外空间等领域的导航技术。

“北斗”要想获得真正的成功,首先要避免前苏联GLONASS的覆辙。GLONASS徒有全球功能,却根本未能打开全球应用市场,成为经济负担。即使在军事上,由于俄罗斯早就无力追求全球常规打击战力,GLONASS的军用能力也主要在俄本土内发挥作用。

中国当然比俄罗斯更有远见地开始了“北斗”的应用产业和市场建设,但相对于GPS的先发优势和完整生态,“北斗”的应用几乎完全是政府强制摊派模式,其早期用户主要是中国交通部强行行政管制下的民用车船。由于整机及航空电子设备均为西方设计,中国绝大多数民航飞机,包括仍采用西方航电设备的所谓国产大飞机,也不便完全改用“北斗”。有趣的是,中国军用飞机也一度不乏飞行员私人配备民用GPS以增大导航把握的现象。

最先进精准武器鲜有使用北斗卫星


北京当局计划二零二零年建成北斗三号卫星系统,向全球提供通讯服务。(AFP)
北京当局计划二零二零年建成北斗三号卫星系统,向全球提供通讯服务。(AFP)

在全球范围,“北斗”能否可靠地提供导弹精确制导,尚有悬念,只知道迄今中国极少公布哪一型战略或战术导弹采用“北斗”制导。要想大规模推广“北斗”的民用范围,中国有“一带一路”和中兴、华为可以助力,但在有GPS和“伽利略”可以对比和选择的条件下,亚非拉诸发展中国家也未必唯“北斗”马首是瞻。特别是不愿为任何国家控制国家关键基础设施,唯恐被大国制裁“卡脖子”的观念也同样植根于某些在制度上较为异类的敏感统治者脑中。最起码,朝鲜是绝对不会用“北斗”的,白送也不能用。其他场景,驻外使领馆和中资企业?权贵爱国留学生的豪华跑车?怎么可能。

当然,对全世界,“北斗”仍有一层备份意义,因而一些应用终端还是愿意将“北斗”信号与GPS、“伽利略”和GLONASS兼容,只是也实在没必要四样俱全。相比之下,日本和印度也意识到卫星导航技术的产业意义和基础设施自主意义,但它们选择了开发只针对本国周边的区域性导航卫星,以低得多的成本取得了好得多的效果。既然是区域性,就得以既在本国上空有自主的导航手段,又不必跟大国全球争夺。

北京会否任意切断北斗讯号引国际关注

这种争夺的本质,其实既不是军用舰机的全球导航和导弹的全球打击能力,也不是产业链延伸出巨大的商业利润,更不是空谈大国形象,而是一种全球公共产品。它类似于世界贸易组织,其核心理当是共享、永续、公正、平等,而不是随时中断、要挟和强迫。美国从不给盟友之外提供GPS的高精度军用信号,但也让世界可以相信,美国不会在任何情况下随意切断GPS民用信号,或者以此服务相要挟。只有这样,它才能成为一种各国普遍可以信赖的公共产品,从而带来基于公信力的大国号召力,进而形成领导地位。中国经常口诛笔伐的“霸权”,其实往往意味着承诺、责任、保障和信赖,以及由此带来的凝聚力和追随。

当中国基于美国随时可能卡死中国的心理开始自主系统替代时,必须回答:既然你认定美国可能卡中国,如何让世界相信中国不会以“北斗”卡别国?你天生比美国高尚五倍吗?可见,中国的观念还停留在1960年代,根本不能理解当代世界的基本原理,纵有再多“北斗”一样的硬件设备,也难以成就大国。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