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十周年谈香港的新闻自由

2007-06-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香港回归十周年前夕,本台访谈了新闻工作者,学者及立法会议员,他们述说了对新闻自由的看法。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近日北京官员不断强调香港回归十年取得重要成就,胡锦涛也说有信心香港会越来越好;然而,不少新闻工作者却忧虑香港的新闻自由不断地被侵蚀,空间越来越窄。曾在香港电台担任采访主任的前香港记者协会麦燕庭,近日在美国获视觉艺术家协会颁发「言论自由捍卫者奖」。麦燕庭向本台表示:“其实香港记者协会在今年初做了一个意见调查显示\x{fe50}大约60%的新闻工作者认为\x{fe50}香港新闻界的自我审查比回归前更严重。而自我审查最主要表现的地方就在于中国的负面消息,或是他们估计会使中方认为敏感的消息,当中还有百分之三十的新闻工作者承认曾经自我审查,另外40%的新闻工作者知道,他的同事包括他的上司曾经进行过自我审查,这两个数字是一个很高的比例,尤其自我审查大家不会觉得这是一个好的事情,可能在回答的时候就已经低调处理,甚至是淡化情况,所以可能实际上情况还会更严重。”

记者:新闻工作者自己自我审查最主要是因为老板变成中方人士或者是亲中方人士这样的一个因素吗?

麦燕庭:对,这是一个主要的因素,因为你看看现在香港传媒的老板,香港有十八家报纸,八个电子传媒,但就报纸而言,超过一半,传媒老板就已经是政协委员,政协常委以至人大代表,已经进入中方的体制里面,自然就会对他们比较友好;而电子传媒的比例就更加高了,好像无线,亚视,有线,Now等等,他们的老板都是已经在中国建制里的了

麦燕庭认为,回归之后,自我审查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曾担任广播处处长的张敏仪对此也表赞同,她说:“自我审查的情况太严重了。”

具多年新闻工作者经验的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刘慧卿表示,随着新闻工作者的自我审查越来越严重,泛民主派的意见及声音也越来越不获重视:“最近很多人来做采访,有关十周年。外国的传媒也来了很多,找我做了超过三十个访问,他们来自亚洲,美洲,欧洲都有。有一个日本的记者问我本地传媒有没有访问我,我说一个都没有,他吓了一跳。我告诉其它来自欧州,美洲的记者,他们都吓了一跳,因为他们飞了十几个小时来访问我。但在香港没有一个报纸,没有一个电视台觉得我的意见是值得他们访问的。我相信他们就是要将我们全部边缘化了,市民听不见看不见我们,最好就是永远都不知道我们是谁了。”

另一位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余若薇也对本台说:“经常你讲话他们也不报导,也不找你做回应,然后你做什么事他们出的版面也很少,所以这样也让民主传播的消息变得比较困难。

记者:您自己在出席一些节目或上电台时有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余若薇:所以我也被炒了。我本来也做一个电视节目,后来我组党以后,这个电台就终止我的合约了

余若薇并举例说,香港回归以来,政府官员及左派人士总是对香港电台指指点点,认为这个由政府资助的电台,应该要为政府说话。 但她觉得政府的钱也是来自人民的纳税钱,因此香港电台成为人民的喉舌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余若薇还表示,回归之后北京领导人暗示香港媒体不可以宣扬台独,不可以讲西藏、新疆的独立问题,这是干预香港的新闻自由。

除了香港电台之外,2004年香港商业电台原本有两位名嘴,郑经翰及黄毓民主持的现场节目也都被彻换,两位主持人被商台终止合约,当时被形容为“名嘴封咪事件”。由于香港只有三个电台,香港电台,香港商业电台及新城电台,部份泛民主派人士于是向政府提出申请成立民间电台的牌照,但申请迟迟没有获得批准,曾健成等人便购买仪器设备,自行开始广播,但后来遭到政府取缔。

不少新闻工做者忧虑,香港新闻自由空间一再收窄。不过香港中文大学新闻学系副教授冯应谦认为,新闻工作者懂得忧虑显示香港新闻自由获得重视:“有这个忧虑就是因为他们觉得香港的新闻要维持一个比较公平和开放,维持正义这一类比较西方的价值观。所以一旦香港的新闻工作者没有这种新闻自由的忧虑,可能香港的新闻工作者已经慢慢变成大陆新闻工作者的一部份了,其实这才是一个问题。如果香港新闻工作者忧虑新闻自由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