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口增长出现``三低``和``两个不均衡``

2004-05-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媒体认为,中国人口已经进入低增长等``三低``阶段,但同时又出现了贫穷的乡村和东西部出生率高的``不均衡``问题。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请听报道录音

《中国青年报》星期一的报道说,据国家统计局最近的普查资料显示,中国人口再生产类型已经转入低生育、低死亡、低增长的阶段,进入了世界低生育水平国家的行列。2003年,中国总人口为近13亿人,占世界总人口的21%。自实行计划生育以来,中国大陆累计少出生人口近3个亿。

美国芝加哥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杨大力,就中国人口控制取得成功的原因说: (录音)

《中国青年报》的报道也指出,中国人口增长的``三低``现象是在``两个不均衡``的情况下出现的,需要引起重视。两个不均衡现象之一,就是 城乡严重不均衡,城镇人口出生率较农村低。如今,中国城市居民大多能做到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而在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农村,一对夫妇违规生三胎 、四胎的现象极为普遍。在经济落后地区的农村,人口增长速度不但没有减缓,甚至有加速的趋势。

另一个不均衡是东西部严重不均衡,东部发达地区的人口出生率与西部欠发达地区相比较低。东部地区经济的高增长、生活的快节奏也带来了观念的更新,人们的价值取向已经从传宗接代向自我发展递进,婚龄、育龄逐渐提高。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甚至出现人口负增长,不要孩子的"丁克"家庭成为不少大城市的一种风尚。而在西部地区,不少地方还固守着地广人稀的传统观念,超生现象远较东部地区普遍。杨大力对此表示: (录音)

《中国青年报》的报道说,人口问题,不单单是控制人口增长,更重要的是提高人口素质。如果城镇和经济发达地区的人口增长放慢,而农村和落后地区人口的增长过快,势必会引发新的社会问题。

报道指出,中国落后地区人口增长过快,容易陷入``越穷越生、越生越穷``的恶性循环,不利于缩小城乡差距、区域差距,并严重制约着国家全面协调的可持续发展。与此同时,城镇人口过低增长,甚至出现负增长,不仅对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独生子女家庭的,赡养老人等问题已经日渐显现。因此,不能让中国进入低生育水平国家这一点,延缓了中国人口整体素质提高的进程。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