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会议讨论中国问题

2000-05-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MC: 五月二十七号到二十八号两天,自由亚洲会议在美国首都乔治华盛顿大学召开。会议讨论了中国的人权与民主,以及少数民族问题。下面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VOICE: 二十七号到二十八号在乔治华盛顿大学举行的自由亚洲会议主要由国际上关注中国人权和民主运动的团体及个人参加。这次会议旨在加强国际上民运团体及个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和对话,结成全球性的联盟,通过和平的方式推动中国的民主与人权,并提请人们关注中国的少数民族自治问题。 会议组织者蒂莫西.库珀在谈到中国问题时认为,在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地位的法案之后,海外致力推动中国民主的团体及个人应该联合起来反对中国全面压制人民基本人权的行为。他同时强调,在解决新疆、西藏、内蒙古三个地区少数民族自治问题上,海外相关团体和个人加强沟通和对话的重要性。他说: ACT1 “(我们举行这次会议)是为了寻求可能的改善办法,以便使各组织之间能够更好地沟通和理解。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各个不同的组织及团体可以达成一致的意见,形成前所未有的同盟。这才是我们采取向自由而奋斗的第一步。” 参加会议的乔治华盛顿大学关系关系学教授康斯坦丁.门杰斯在谈到新疆、西藏、内蒙古三个地区少数民族的自治问题时表示: ACT2 “我对此次会议的建议是,在中国政府自己界定的国境内,人们现在应该追求的是政治权利、人的尊严、文化容忍以及民族自治的权利,呼吁中国政府真正履行与少数民族签订的协议,如与西藏自治区签订的协议,最终争取政治上的民主。” 门杰斯强调,寻求民族独立不是目前争取达到的目的;只有中国产生民主的政府之后,少数民族才有可能与其谈判解决民族问题。他说: ACT3 “因为我认为只有与一个民主的中国政府谈判,少数民族才能与其共同找到和平以及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成功的案例有斯洛伐克在捷克从共产主义向民主社会转变后,和平地从共和国中分立出去,与前南斯拉夫的悲惨结局形成鲜明的对比。另一成功的例证是瑞士。瑞士实行民主五百年,在联邦的框架下充分尊重法国人、德国人、意大利以及讲拉丁罗曼语民族的各自文化传统。” 就有关文献介绍,斯洛伐克一九一八年与捷克组成共和国,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纳粹德国曾经成立短暂的傀儡斯洛伐克国。八九年十一月,捷克开始实行多党议会和多元文化政治体制。九三年一月一号,斯洛伐克宣布独立。瑞士是联邦制国家,二十六州各为主权州,有自己的宪法。多年来一直由四个党派组成的联邦政府管辖外交、国防、铁路、国家公路、邮电、海关、联邦税收和货币,其它由各州管辖。 中国改革开放二十二年,人权状况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库珀先生认为: ACT4 “我认为,中国的人权状况在过去两年或两年半的时间里到退了。然而,如果说中国现在的人权状况与二十年前相比退步了却有失公允。二十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已经有所进步。不过,看到北京政府拘捕了三万五千名法轮功修练者,从寺庙中驱逐了一千五百名西藏僧侣,镇压中国民主党,逮捕它的各级领导人,我认为中国的人权状况目前不是在进步,而是在倒退。” 有关人士指出,中国政府自从建国之初就同意遵守联合国人权公约所规定的内容。公约保证公民有言论、宗教和思想的自由,和平结社和集会的自由。虽然九七年十月和九八年三月中国政府又分别签署了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但迄今一直没有通过人大批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