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报道:高行健第一集:头顶诺贝尔文学奖桂冠的中国作家

2000-10-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MC: 法 籍 华 人 作 家 高 行 健 获 得 瑞 典 皇 家 学 院 颁 发的 今 年 度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 这 是 两 岸 三 地 , 海 内 海 外 用 中 文 创 作 的 华 人 作 家 有 史 以 来 第 一 次 获 得 此 项 殊 荣 。 瑞 典 皇 家 学 院 在 向 外 界 宣 布 高 行 健 获 奖 的 简 报 中, 称 赞 他 的 作 品 有 "普 遍 价 值, 刻 骨 铭 心 的 “ 洞 察 力 跟 语 言 的 丰 富 机 智 , 为 中 文 小 说 艺 术 和 戏 剧 开 辟 了 新 的 道 路 。 " 在 [高 行 健 -- 一 位 自 我 放 逐 的 中 国 作 家 ] 系 列 报 道 里 , 自 由 亚 洲 电 台 记 者 陈 慧 要 向 您 介 绍 高 行 健 的 作 品 以 及 海 内 外 文 学 界 对 他 的 作 品 的 评 价 。 今 天, 我 们 播 送 第 一 集 : [头 顶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桂 冠的 中 国 作 家 ]。 MUSIC SNEAK IN AND FADE UNDER VOICE: 高 行 健 祖 籍 江 苏 泰 州 人, 1940 年 出 生 于 江 西 省 赣 州 市 的 一 个 颇 有 艺 术 氛 围 的 家 庭 。 他 从 五 岁 起 就 开 始 学 习 中 国 传 统 书 画 。 1962 年 , 高 行 健 从 北 京 外 语 学 院 法 国 语 言 文 学 专 业 毕 业 , 当 过 翻 译, 下 过 干 校 , 还 在 农 村 教 过 书 。 1975 年, 他 回 到 北 京 后 , 先 是 在 中 国 作 家 协 会 工 作, ?? 来 调 到 北 京 人 民 艺 术 剧 院 从 事 剧 本 创 作 。 七 十 年 代 末 , 高 行 健 开 始 创 作 文 学 作 品 。 他 的 早 期 作 品 包 括 荒 诞 派 戏 剧 [车 站 ], [绝 对 信 号 ] 。 1983 年, 他 的 戏 剧 [车 站 ] 在 中 国 被 禁 演 。 之 后 ?? 的 十 个 月 , 高 行 健 从 朋 友 们 的 视 线 中 消 失 了 。 MUSIC SNEAK IN AND FADE UNDER 后 来, 朋 友 们 才 知 道, 当 时被 医 生 诊 断 为 患 了 肺 癌 的 他 沿 着长 江 徒 步 旅 行, 一 路 碰 到 各 种 各 样 的 人 物 , 有 农 夫 , 民 歌 手 , 和 尚 , 巫 师 。 这 段 心 灵 朝 圣 的 经 历 , 为 他 后 来 创 作 小 说 [灵 山 ] 和 [一 个 人 的 圣 经 ] 提 供 了心 灵 对 话 和 反 思 人 生 的 素 材 。 MUSIC SNEAK IN AND FADE UNDER 1987 年 , 高 行 健 应 邀 到 德 国 去 从 事 戏 剧 创 作 , 之 后 , 他 移 居 法 国 。 在 1988 年 到 1999年 的 十 一 年 间 , 高 行 健 有 好 几 部 戏 剧 作 品 问 世 , 其 中 [逃 亡 ] , [夜 游 神 ] 和 [周 末 四 重 奏 ] 曾 在 欧 洲 很 多 地 方 被 改 编 上 演 。 瑞 典 皇 家 学 院 在 评 点 他 的 作 品 时 , 对 他 流 亡 法 国 后 出 版 的 作 品 [灵 山 ] 和 [一 个 人 的 圣 经 ] 给 予 很 高 评 价, 认 为小 说 [灵 山 ] " 通 过 多 声 部 的 叙 事 , 体 裁 的 交 叉 和 内 省 的 写 作 方 式, 让 人 想 起 德 国 浪 漫 派 关 于 世 界 诗 的 宏 伟 概 念 。 " 而 不 久 前 才 出 版 的 小 说 [一 个 人 的 圣 经 ] 则 跟 [灵 山 ] "在 主 题 上 一 脉 相 承 " , " 作 者 以 毫 不 留 情 的 真 诚 笔 触 详 细 介 绍 了 自 己 在 文 革 中 先 后 ?? 作 为 造 反 派 , 受 迫 害 者 和 旁 观 者 的 经 验 "。 MUSIC SNEAK IN AND FADE UNDER VOICE: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自 本 世 纪 初 设 立 以 来 , 今 年 正 好 是 第 一 百届 。在 迄 今 为 止 的 93 位 获 奖 者 中多 数 为 欧 美 作 家 , 来 自 亚 洲 国 家 的 作 家 可 以 说 是 寥 若 晨 星 , 人 们 熟 知 的 只 有 印 度 诗 人 泰 戈 尔 , ?? 日 本 小 说 家 川 端 康 成 和 大 江 健 三 郎 , 还 有 就 是 今 年 获 奖 的 高 行 健 。 在 此 之 前 , 很 多 人 对 有 着 五 千 年 文 明 历 史 的 泱 泱 大 国 中 国 至 今 未 能 产 生 一 位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作 家 , 心 里 可 以 说 是 总 有 一 个 难 以 解 开 的 疙 瘩 。那 麽, 这 次 瑞 典 皇 家 学 院 的 院 士 们 怎 麽 就 慧 眼 相 中 了 在 中 国 并 不 是 很 为 人 们 熟 悉 的 戏 剧 , 小 说 家 高 行 建 呢 ? 旅 居 英 国 的 中 国 诗 人 杨 炼 跟 高 行 健 是 好 朋 友 。 他 们 俩 在 93 年 的 时 候 , 曾 作 过 一 次 非 常 有 趣 的对 话 , 俩 人 当 时 谈 的 题 目 就 是 [流 亡 使 我 们 获 得 了 什 麽 ? ] ACT1 杨炼 :从 这 个 对 话 来 说 呢, 我 们 某 种 意 义 上 可 以 说, 开 始 于 一 个 相 当 简 单 的 题 目, 也 就 是 说 形 式 与 内 容 。 因 为 二 十 世 纪 的 西 方 文 学 , 包 括 八 十 年 代 的 中 国 文 学 有 一 个 很 突 出 的 特 点 , 就 是 说, 文 学 形 式 的 追 求 是 一 种 最 显 著 的 标 志 。 那 麽 , 每 一 个 作 家, 或 者 每 一 群 作 家, 都 在 希 望 标 新 立 异, 在 形 式 上 标 新 立 异, 然 后 , ?? 让 自 己 在 历 史 或 者 文 学 史 过 程 里 , 划 出 一 个 阶 段 来, 或 者 至 少 占 领 一 块 时 间 。 END ACT1 VOICE:在 杨 炼 看 来, 高 行 健 是 中 国 作 家 中 , 比 较 早 而 且 也 是 比 较 突 出 地 在 文 学 形 式 上 有 创 新 的 作 家, 代 表 作 当 然 就 是 他 的 荒 诞 派 戏 剧 [车 站 ]。 詹 纳 尔 是 英 国 利 兹 大 学 中 国 语 言 系 教 授 , 他 对 [车 站 ] 的 看 法 迥 异 于 杨 炼 的 看 法 : ACT2 詹 纳 尔 :我读 过 他 的 唯 一 作 品 就 是 戏 剧 [车 站 ]。 这 部 戏 剧 写 得 蛮 有 趣 的 , 但 不 是 什 麽 大 作 品 。 而 且 有 模 仿 剧 作 家 萨 缪 尔 - 贝 克 特 的 痕 迹 。 写 得 是 二 十 年 前 的 事, 没 有 太 大 的 文 学 价 值。 END ACT2 VOICE: 哈 佛 大 学 东 亚 语 言 学 系 教 授 李 欧 梵 是 美 国 的 现 代 中 国 文 学 研 究 领 域 权 威, 他 认 为 , 高 行 健 在 文 革 后 将 西 方 的 现 代 主 义 介 绍 到 中 国 来 有 其 积 极 意 义 : ACT3 李 欧 梵: 我 觉 得 他 的 作 品 是 一 个 非 常 现 代 主 义 的 作 品 , 也 就 是 说 他 走 的 一 条 路 跟 中 国 其 它 作 家 不 太 一 样 。 特 别 是 在 戏 剧 方 面 , 他 一 直 是 很 关 心 比 较 抽 象 的 问 题 , 象 人 的 存 在 的 意 义 啦 , 人 的 追 索 啦, 人 的 隔 绝 。 欧 洲 的 存 在 主 义 , 现 代 派 作 家 很 关 心 这 个 问 题 , 而 中 国 作 家 并 不 太 关 心 这 个 问 题 。 END ACT3 VOICE: 说 到 高 行 健 借 鉴 西 方 现 代 主 义 文 学 传 统 , 英 国 利 兹 大 学 的 詹 纳 尔 不 以 为 然 : ACT4 詹 纳 尔 : 如 果 说 他 从 西 方 借 鉴 了 现 代 主 义 文 学 传 统 , 那 我 要 说 现 代 主 义 在 西 方 已 经 是 过 时 的 东 西 了 。 那 些 斯 堪 的 纳 维 亚 老 学 究 们 喜 欢 现 代 主 义 那 一 套 , 喜欢 那 些 自 命 不 凡 的 东 西 。 你 看 , 在 西 方, 这都 是 很 老 套 的 东 西 了 。 七 , 八 十 年 前 , 当 作 家 玩 现 代 主 义 那 一 套 的 时 候, 确 实 给 人 耳 目 一 新 的 感 觉 。 他 并 没 有 什 麽 新 发 现, 你 明 白 我 的 意 思 吗 ? 詹 姆 斯 - 乔 埃 斯 死 了 多 少 年 了 ? 他 若 想 成 为 一 个 严 肃 文 学 作 家, 不 必 这 麽 写 的 。 大 多 数 严 肃 文 学 作 家 写 的 东 西 , 人 们 应 该 是 读 得 懂 的 。 END ACT4 VOICE: 哈 佛 大 学 东 亚 语 言 学 系 教 授 李 欧 梵 同 意 詹 纳 尔 说 的 现 代 主 义 在 西 方 已 经 过 时 了 的 说 法, 但 他 认 为 , 因 为 现 代 主 义在 西 方 文 学 中 已 经 成 了 经 典 , 那 麽 , 高 行 健 将 作 为 西 方 文 学 经 典 的 现 代 主 义 介 绍 到 中 国 去 , 对 中 国 作 家 是 有 影 响 的 : ACT5 李 欧 梵: 中 国 作 家 里 面 最 早 发 现 现 代 主 义 已 经 成 了 西 方 文 学 经 典 的 是 高 行 健 。因 为 高 行 健 对 西 方 现 代 主 义 是 穷 追 到 底 , 很 关 心 现 代 主 义 是 怎 麽 一 回 事 。 所 以 , 他 早 期 写 了 一 部 书 叫 [现 代 小 说 技 巧 初 探 ], 他 就 讲 到 西 方 现 代 主 义 的 问 题 。 我 个 人 觉 得 现 代 主 义 艺 术 这 个 问 题 , 在 中 国 还 没 有 仔 细 研 究 。 我 反 而 觉 得 中 国 的 文 坛 也 好 , 读 者 也 好 , 太 过 于 热 衷 时 髦 的 东 西 , 而 没 有 仔 细 来 检 视, 来 吸 收 不 同 文 化 的 遗 产 。 所 以 , 这 一 点 , 我 反 而 比 较 佩 服 高 行 健 。 他 在 法 国 , 一 直 在 不 停 地 阅 读 欧 洲 文 学 的 书, 特 别 是 跟 现 代 主 义 有 关 的 书 。 END ACT5 MUSIC SNEAK IN AND FADE UNDER VOICE: 澳 大 利 亚 悉 尼 大 学 ? 亚 语 言学 系 的 陈 顺 妍 博 士 , 花 了 八 年 时 间 , 将 高 行 健 的 小 说 [灵 山 ] 译 成 英 文 。 [灵 山 ] 的 英 译 本 今 年 六 月 份 由 澳 大 利 亚 的 哈 泼 斯 -考 林 斯 出 版 社 出 版 。 在 陈 顺 妍 教 授 看 来 , 高 行 健 的 作 品 是 有 发 展 的, 他 的 小 说 [灵 山 ] 是 他 文 学 生 涯 的 一 座 新 的 里 程 碑 : ACT6 陈 顺 妍: [灵 山 ] 要 塑 造 的 是 人, 就 是 个 人 跟 另 外 一 个 人 , 跟 很 多 人 在 一 起 。他 要 分 析 人 跟 人 之 间 的 关 系 , 人 跟 大 自 然 的 关 系 。 所 以 , 这 本 书 不 是 讲 中 国 , 而 是 讲 人 。 END ACT6 VOICE: 葛 浩 文 教 授 是 美 国 科 罗 拉 多 州 大 学 的 中 国 语 言 文 学 教 授 。 他 将 好 几 位 中 国 现 代 作 家, 如 莫 言 的 小 说 翻 成 英 文 。在 葛 浩 文 教 授 看 来 , 高 行 健 作 品 的 不 寻 常 之 处 在 于 , 他 虽 然 是 用 中 文 写 作 , 取 的 也 是 中 国 背 景 , 但 用 的 却 是 全 球 性 的 前 瞻 眼 光 : ACT7 葛 浩 文:他 的 东 西 一 般 人 是 不 会 喜 欢 , 不 会 欣 赏 的 。 他 的 [灵 山 ] 是 一 部 大 部 头 书, 又 有 很 多 传 说 。 这 传 说 基 本 上 是 中 国 的 东 西 , 但 是 他 用 这 些 中 国 东 西 来 说 明 住 在 任 何 一 个 地 方 的 人 能 碰 到 的, 遭 遇 到 的 一 些 人 的 问 题 , 那 就 超 越 了 中 国 的 国 界 。 他 是 中 国 文 学 , 但 不 一 定 是 中 国 的 文 学, 或 者 中 国 的 问 题 。 END ACT7 VOICE: 而 高 行 健 本 人 在 接 受 自 由 亚 洲 电 台 记 者 北 明 独 家 专 访 时, 再 三 强 调 他 的艺 术 创 作 源 泉 是 他 积 累多 年 的 中 华 文 化 底 蕴 : ACT8 高 行 健: 我 认 为 我 从 中 国 文 化 中 首 先 要 吸 取 的 是 , 我 特 别 欣 赏 的 有 中 国 道 家 的 自 然 观 的 哲 学 。这 跟 西 方 哲 学 有 很 大 的 不 同 。 西 方 哲 学 是 一 个 思 念 , 是 一 个 逻 辑, 一 个 理 性 。 道 家 的 自 然 观 哲 学 , 它 不 诉 诸 于 逻 辑, 不 靠 论 证 来 建 立 , 是 另 一 种 思 想 方 式 。 这 是 很 有 意 思 的 东 西 , 很 有 启 发 性 的东 西, 特 别 对 于 从 事 艺 术 创 作 的 作 家 来 说 , 这 我 当 然 由 衷 地 喜 欢, 而 且 由 衷 地 是 我 艺 术 创 作 的 一 个 源 泉 , 是 我 思 想 的 一 个 起 点 的 源 泉 。 END ACT8 VOICE:高 行 健 的 小 说 [灵 山 ] 1990 年 由 台 湾 的 联 经 出 版 社 出 版 。 刚 出 版 那 会 儿 , 他 的 好 友 杨 炼 正 好 在 巴 黎, 杨 炼 就 带 着 他 的 朋 友, 澳 大 利 亚 悉 尼 大 学 的 陈 顺 妍 教 授 一 块 去 看 望 他 : TEASER 陈 顺 妍: 1990 年 的 一 天 , 我 在 巴 黎 跟 杨 炼 约 好 , 要 跟 他 见 面 。 他 就 说 , 我 们 去 找 高 行 健 , 到 他 那 边 去 喝 酒 。 那 天 , 就 认 识了 高 行 健 , 他 的 [灵 山 ] 出 了 没 多 久 , 所 以 他 很 高 兴 地 谈 着 [灵 山 ] 的 内 容 。 我 就 在 那 边 翻 翻 他 的 书 , 一 边 听 他 跟 杨 炼 聊 天 。 我 就 比 较 喜 欢 高 行 健 的 语 言 , 是 很 干 净 , 很 简 单 的 。 END TEASER VOICE:于 是, 就 有 了陈 顺 妍 将 [灵 山 ] 译 成 英 文 的 那 麽 一 段 佳 话 。 VOICE:听 众 朋 友, 下 星 期, 我 要 为 您 介 绍 高 行 健 的 小 说 [灵 山 ], 以 及 文 学 界 对 这 部 小 说 的 评 析 。 欢 迎 您 到 时 候 收 听 。 自 由 亚 洲 电 台 记 者 陈 慧 , 从 美 国 首 都 华 盛 顿 为 您 报 道 。 MUSIC FADE OUT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