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官式纪念五四运动 学者指责当局回避历史

中国五四运动90周年纪念日,中共高层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高调举行纪念活动,人民日报也发表社论,号召当代青年要把爱国主义作为始终高扬的光辉旗帜。多位学者认为,当局高调纪念,却低调回避了五四运动的重要内容,即“民主”与“科学”。而官方搞的所谓五四,最后归结为“热爱现政权”。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09-05-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星期一是五四运动90周年纪念日,中共政治局九名常委出席了大会,会议高调而突出官方的宣传论调。在此前两天,胡锦涛和温家宝分别到中国农业大学和北京清华大学和学生座谈,并对全国青年学生提出四条希望。希望学生把爱国主义作为始终高扬的光辉旗帜。并称爱国主义是民族精神的集中体现,也是五四精神的核心内容。对此,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张博树博士表示,五四精神的核心内容是民主与科学,当局在高调庆祝的同时,回避了真正的核心价值:“没有提五四,人们通常理解的最重要的两个关键词,一个科学,一个民主,实际上五四运动90年来,人们一般提到五四的时候,都会想到,一个叫‘德先生’,一个叫‘赛先生’,尽管这两条在今天,可能在学界还有不同意见,但是作为五四运动的基本精神,应该是大家的共识”。
 
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发表社论,题为:为民族复兴奏响青春乐章,文章继续以号召青年学生高举爱国主义作旗帜为主题。文章说,90年前,为“外争国权、内惩国贼”,北京青年学生奋起抗争,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爱国运动。大陆学者徐友渔认为:“五四是一个内容非常丰富、而且诉求不是单一的一个运动,在1919年5月4号前,有一个比较长期的积累,我们叫做新文化运动,但是在五四过后,任何一个政党都要利用五四来做文章,(政党)不是太顾忌五四的真实面貌,就把另外的东西忽略掉了,这个过程非常明显的。”
 
参与过北京西单民主墙活动的学者陈子明认为,官方对五四运动的解释,完全是违背历史的,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而编造出来:“由于国民党和共产党先后垄断的政权。对于五四运动的真相和他的价值,一直都没有获得真正的揭示,包括在八十年代对五四的认识,也还没有达到一个新的高度,那么还要等到90年以后,我们对五四时期,他的各种思潮、各种运动,才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目前,陈子明正在撰写有关五四时期的文章。他认为五四时期有四个运动:“一个叫做‘新外交运动’,这是狭义五四运动体现出来的,一个叫做新文化运动,一个叫做新社会运动,一个叫做新政治运动,这几个运动现在都需要很好的研究、解析,包括该批判的批判,该弘扬的弘扬,这个工作现在开展得还很不够”。
 
官方文章还提到爱国主义是民族精神,对此,陈子明认为:“五四时期的民族主义是民主民族主义,用梁启超的一句话说,有两个方面,一个凡不是中国人,都没权来管中国的事,一个是凡是中国人都有权管中国的事,那么现在凡是中国人都有权来管中国的事,这样的一种民族主义还远远没有实现”。
 
香港明报星期一用了整版报道五四运动,明报用“五四不谈民主,难逃历史宿命”做标题,报道说,大陆左派网站“乌有之乡”星期天举办纪念讲座,有学者指当局刻意淡化历史、避谈“民主”、“科学”,恐怕又将回到“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率”中,若不能彻底打倒现时的官僚主义、行政集权、解决官民矛盾,将难逃“人亡政息”的结果。
 
徐友渔表示:“在中国大陆有很多个五四,有学者回忆的五四,有研究者研究之后做出的判断,还有就是由官方在各个大学由校团委,党委搞的这种东西,最后就归结为,所谓五四,就是热爱现政权,历来都是这样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