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寄望未来----强烈谴责中国政府以空前规模大肆查缴《六四诗集》

2007-04-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六四诗集》主编蒋品超)

(特约文章只代表文章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自春节以来中国政府由上至下从中央到地方省、地区、市县层层部署在全国范围内动用空前规模政府资源对尚未出版的《六四诗集》进行查缴,让人深感震惊。

中国有句古话:以史为鉴。意思是拿过去作镜子,检讨现实,匡正不当行为。

2001年12月中国现任国家主席胡景涛先生以副主席之尊访问日本,面对日本教育部新编历史教科书对日本上世纪在东亚发动侵略战争的史实修改,把“南京大屠杀”简单称为“南京事件”,删除有关“慰安妇”问题,在拜会日本明仁天皇时曾慎重以此言相赠,意在告诫日本国内,只有正视侵略历史,才能从中吸取教训,正确面对未来。

的确,日本的侵略屠杀给中国乃至整个东亚人民带来了无尽的灾难,人们无法忘记,要时时对企图篡改历史遗忘历史的日本政府加以提醒,促其追悔,使其改过自新。然而,日本对外族的屠杀是屠杀,中国政府对自己百姓的屠杀就不是屠杀吗?外族的屠杀尚有所谓“站起来了的”政府追讨,面对自己政府对自己的屠杀中国百姓被关在漆暗的黑屋子里屠宰,毫无援手,哭天无门。六四屠杀过去已十八年,当年的参与者至今仍蒙受“风波”、“动乱”、“暴乱”的污蔑,他们的处境甚至比遭受外族屠杀更无力、更凄惨。

作为中国政府的代表胡景涛先生一方面对篡改教科书的日本政府祭出“以史为鉴”古训,要日本政府吸取教训,改过自新;一方面以其为首的中国政府却无视中国百姓依然流血的伤口无情抹灭六四屠杀的史实,甚至在史过近两代人后的今天对作为这一史实的重要文化遗产《六四诗集》公然采取空前罕见的行动在全国范围进行大规模查缴,以抹杀史实、掩盖中国政府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其何来“以史为鉴”吸取教训之心?

无“以史为鉴”之心,正是中国政府犯下“六四屠杀”滔天罪行的原因;无“以史为鉴”之心,中国政府不思改过,因而“六四屠杀”之后,接着是对法轮功屠杀、汕尾百姓屠杀;无“以史为鉴”之心,长此以往,中国百姓还将会遭受中国政府多少蹂躏?血染的悲剧一次次在眼前发生,谁能武断这一质问是杞人忧天,不会再次甚至有更惨烈悲剧发生?

作为《六四诗集》编辑,我们绝无中国政府所污指的颠覆之意!作为参与当年那场运动的一员,我们遥居海外,依然如当年跪卧广场一样,有的只是对民族的一腔热血、对百姓的满怀忧心、对历史的深重责任、对未来的无限虔诚!

当岁月进入二十一世纪,地球人类已纷纷由落后顽固的残酷时代走进现代文明。而偌大的中国,仍一党当政,万马齐喑,一手遮天,万众无声;看似歌舞升平,实质对其罪恶残忍的本质毫无自省之力;动则对非议之言监控、惩处,对异己之人封杀、关押,甚至动则对不平的绵薄力量囚禁、以至屠杀!

作为参与当年那场运动旅居安全自由之地的我们难忘中国百姓对我们的期望。面对专制腐败刚愎自用的中国政府,我们有责任怜惜生命,缅怀过去,重述历史,提醒因中国政府蓄意掩盖抹杀而逐渐遗忘惨痛的世人:专制政治是悲剧的根源,只要中国政治还延续着专制,如六四屠杀一样血腥的悲剧就随时有可能发生。

《六四诗集》作为人类历史的一份特殊的遗产,她不止是是对艺术的追求、对真理的坚持、对真相的揭露,更是我们尽自己微薄之力在为中国人类未来的坚守,告诫中国政府切实“以史为鉴”,改过自新,为中国人民敞开他们久已渴望的民主之门!

为此,我谨代表《六四诗集》编辑顾委委员会以及所有关心支持《六四诗集》出版的人们强烈谴责中国政府顽固血腥政治对于屠杀毫无忏悔之意大肆查缴陈述历史悲悯生命寄望未来的《六四诗集》的举动!谨送上《六四诗集-坚持》中诗句:

我的骨头虽然坚硬刚强

但我不愿意我喷射的火焰

去把你灼伤

我的心中一片纯净善良

但我依然渴望

我能够拥有那份明丽的梦想

期望善于吟诗赋对的胡温政府切切记住,在你们在任的今天,中国也有着不朽的诗人、不朽的诗篇,陈述着历史的苦情,作证着今天的现实。

(二00七年四月三十日,于洛杉矶)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