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希望中国加强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图)

最近3年来,在中国的学生中发现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数量逐年增加,这一趋势引起民间艾滋病防治教育专家万延海先生的注意。在与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的对谈中,万延海先生敦促中国在青少年当中加强性与艾滋病防治知识教育。
2009-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艾滋病知识普及(网络资料)
图片:艾滋病知识普及(网络资料)
Photo: RFA

记者:“首先就是中国这个学校和大众的性教育这个问题,这个也不是一个新话题,在中国也是一个老话题了。万延海先生您为什么今天还要谈这个问题呢?”

万延海先生:“当然这个问题在中国政府也一直引起关注,但实际上在中国的学校里面不仅仅艾滋病的教育很少,那么对性的教育可能就更少。学校里面只在生理卫生课里面涉及到青春期教育的时候,涉及到生理知识的时候会让学生们自己看,但是关于性的问题他不会去讨论。那么现在的话中国艾滋病的流行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性传播的问题开始受到全面的关注。政府也表示说在艾滋病流行当中,性的因素可能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要处理艾滋病、性传播和性传播疾病的防治的话,我们这个社会的公民了解性的知识、处理性问题的能力,这是一个非常迫在眉睫的问题。缺乏性的知识,缺乏处理性问题的能力,那么处理基本的性传播可能也是一个比较困难的事。”

记者:“那么在学校方面,学校有哪些可做的呢?”

万延海先生:“学校方面要有一个全面的艾滋病知识的教育。那另外一个方面学校方面,特别是在中学关于青春期关于人的身体,关于性方面基本知识的教育和一些能力方面的教育还是很重要的。包括怎么来预防性疾病的传播。怎么来预防比如说怀孕的问题。这些都是青少年应该了解的一些知识。”

记者:“现在谈性教育中特别要加强艾滋病教育是不是也跟现在新的趋势,就是年轻人中感染艾滋病人的比例加大有关呢?”

万延海先生:“对。年轻人当中艾滋病感染的情况增加了很多,特别是在男的同性恋的人群当中增加的非常得 多。很大的程度上来讲年轻人,特别是青少年同性恋的男性当他们进入学校,离开自己的家庭他们缺乏这方面的教育。他们不了解同性恋的知识,对于性的知识,对于性安全的保护。缺乏一些基本的东西,也缺乏经济上的条件处理这些基本问题。”

记者:“在学校进行艾滋病教育往往会涉及到跟人权有关的问题。这个方面你有什么建议呢?”

万延海先生:“首先一点呢就是我们的教育行政部门必须明白,这个对青少年提供性的教育是人权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概念。另外一方面,在进行性的教育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性的少数人群他的利益不能只谈泛泛的传统和道德啊,用道德的眼光来去看待性的多样化,比如像同性恋的事情。所以在有疾病流行的时代,对于性少数人我们的教育要有一个包容的态度。应该帮助这些不同性取向的人、有不同性别认同的人能够认识自己,能够很好地处理自己的生活问题。”

记者:“那么现在目前已经在学校里面艾滋病教育的实践当中,这方面有没有一些不尊重人权或者其它方面的问题呢?”

万延海先生:“我们现在一方面学校基本上是缺乏性的教育,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在一些提供给中学生的心理健康的读本当中、课外的一些读本当中,当然这个信息对同性恋是歧视性的,认为同性恋是不正常的。那么这样的信息是违反科学界对同性恋的看法。现在科学界普遍基本上来讲像世界卫生组织都认为同性恋是个正常的事情。这是一个问题,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如果同性恋青少年不能很好的认识自己的话,他们无法学会保护他们自己的一些知识和技能。”

记者:“刚才您提到的这主要是学校的艾滋病教育方面,那么媒体方面他们现在在艾滋病防治教育方面需要有哪些提高呢?”

万延海先生:“媒体这也非常重要,这也就是说我们的媒体 – 广播和电视应该能够去谈论性的问题。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我们的全国各地广播电台和电视上面经常有很多晚间节目谈论生活的一些性的问题。但是在两年前国家广电总局就是下令禁止所有的广播电视节目谈论性的问题,那么这个看起来是个很大的问题。广电总局在零七年有这样一个文件并且处分了很多这样的一些节目。”

记者:“包括性教育也不可以吗?”

万延海先生:“这个性的议题是禁止的。在整个节目,比如说谈心的节目、一些交流的节目,还有一些知识的节目里边,专门的跟性有关的节目是不允许的。那么很多的节目可能会在一些其它的主体当中,比如说跟艾滋病有关的节目里面,它性的问题的谈论是可以提到的。我们的广电总局应该取消这样的禁令。因为如果不能通过大众媒体对于我们的公民,包括青少年、人口当中性的少数人的话有一个直截了当的性教育的话,我们很难找到这些人去对他们进行一个很好的教育。因为如果我们没有学校的教育、没有媒体的话,我们很难对我们的公民作一个很好的性教育。”

记者:“媒体方面除了这个禁令,你觉得对艾滋病教育宣传教育不力,还有没有其它的…”

万延海先生:“还有其它的一些问题,你比如说安全套的广告那么也是限制的。过去安全套是不允许广告的,后来说安全套可以有公益性广告但不能有商业性广告。但如果安全套不能有商业性广告的话,实际上厂家就很难去投入安全套他的一些广告,因为很难在安全套厂家来赞助一个广告然后它的品牌不被提到。另外一个方面的问题就是关于媒体、广播电视节目当中同性恋禁令的问题。我们的广电总局依然有文件禁止广播电视当中提到同性恋的主题。这个对于我们社会当中同性恋的人的成长是很大的一个伤害。那么还有一些就是同性恋群体在一个不能有出版的一个环境里边,同性恋社群设立了很多的网站,用互联网的空间建了很多的网站。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互联网清理整顿,很多服务商开始关闭同性恋的网站、同性恋内容的一些博客。那么这个对同性恋社群也是一个伤害很大的事件。”

记者:“万延海先生您刚才谈到了中国学校方面和媒体方面有关艾滋病教育方面存在的问题以及您针对这些问题提出的建议,谢谢。”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与中国民间艾滋病防治教育专家万延海先生进行的对谈、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