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官软禁草根领袖 谁是中国艾滋防治绊脚石?

2007-03-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艾滋病斗士高耀洁医生最终在国际施压,中央领导批示下获准往美国领奖同时,一些民间防治爱滋活动人士,包括感染者,却依然受到官方的软禁。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河南省感染者互助组织柘城县艾滋病防治民间促进会的发起人朱龙伟,本周四准备前往广州参加一个民间艾滋防治会议时,遭官方拦截,他星期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说被监控软禁已经两个月,他对此表示十分不解:“从一月十六号开始被软禁了,乡里干部说因为我十二号接受英国经济家报社的记者采访,报道以后登上了参考消息。我们省委书记很恼火,说我把一些实话说出去了。每天一个人监视我,我可以出去,但不能出我们县,如果我出县城办事,就有一个人盯梢,我昨天是在郑州被接回来的,他们都打电话给我和我家属威胁了,从他们的口气了解到,如果当时找不到我(让去了广州),回来以后一定要拘留我。我对这非常不理解,因为我并没有触犯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他对我软禁没有给我任何书面文件,手续啦理由啦,都没有。”

朱龙伟的草根组织所在的柘城县现有一千多感染者需要药物治疗,他们都是直接或间接通过供输血液感染艾滋的,但是在朱龙伟所在的双庙村现有约四百人,另外该村近年有近三百人已经死亡。朱伟龙的家族就有28 人感染,12 人死亡,这令他走进民间艾滋防治领域,他对此次不能前往广州开会表示遗憾:“这不是我个人的问题,这关系到我们县一千多艾滋病人的问题,因为我县百分之二十艾滋病人出现了耐药状态。一线药物耐药之后要启用二线药物,比现有药物先进一些。目前我们县还没有二线药物。这次参加这个会议就是一个药物倡导会议,能促使二线药物尽早防治也好、让国家购买也好,让病人尽早能服用上,避免死亡。”

河南的另一感染者互助组织宁陵县康乐家的负责人李喜阁自从二月初开始被软禁,同时切断所有通讯及网络连接,只有手机偶尔能够打通,星期五记者致电时,通话很快被截断,之后无法接。

在此之前,李喜阁曾告诉本台记者,官方对她实施软禁和通信封锁:“二月五六号开始软禁,一个是当时高老师被软禁,他害怕我跑到郑州;第二个现在两代会开始了,他怕我到会场反映问题。我出去都有警官看着,后来电话不通了,电脑也不通了。”

处在软禁之中的李喜阁依然积极参选全球基金项目国家协调委全会感染者类别选举,希望能当选,改变官方主导的现状,令基金在中国的运用更加透明,同时令感染者的需求得到更直接的表达。通过朋友,把参选纲领等发布上网,其中包括自己的感染HIV的测验结果报告。她批评官方涉嫌操纵该类别选举,一些参选者根本不是感染者的情况。

李喜阁95年在医院接受剖腹产手术后输血感染艾滋,其后她的两个女儿也通过母婴感染了艾滋病毒,大女儿04年病发入院第二天死亡。李喜阁从此踏上维权之路,因此受到河南政府的不断打压,更曾一度被刑事拘留。

艾滋斗士高耀洁医生二月中在国际施压,中央领导批示下,突破了河南政府的软禁阻挠,成功赴美国领取重要之声组织颁发的环球领导奖,她在美国继续以各种例证去揭露血液是目前艾滋病在中国的主要传播渠道。然而广泛的国际关注,仍然不能解除地方当局对民间艾滋防治中坚群体的打压。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星期五发表声明,要求河南当局立刻恢复李喜阁和朱龙伟的人身自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