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北京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五)

2007-12-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北京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是一个以促进农村妇女发展为总目标的非政府组织,成立十几年来,在中国各地开展了一系列农村妇女发展项目,取得显著成效。该中心除了在各地陆续建立农家女书社、鼓励农村妇女读书之外,还与专家合作,对中国农村妇女自杀率高的现状进行调查和实施救助。本台记者含青对北京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主任谢丽华和相关人士进行了采访。下面是报道的第五部分。

据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中国大陆每年有近30万人自杀身亡,其中以农村妇女的自杀率最高。 海内外媒体的报道说,中国农村妇女的自杀率为城市妇女的3倍,并高出男性25%,而在西方国家,男性的自杀率是女性的2至4倍,与中国的情况完全相反。在上次的节目中,河北省青龙满族自治县农家女健康促进会会长许凤琴谈到,由于贫穷,再加上中国传统社会对女人的歧视,她周围的不少农村姐妹在家庭、婚姻和生活等各个方面存在问题,确实需要有人帮助。分析农村妇女自杀率高的主要年龄分段,许凤琴说:

“我们做过一个统计,年龄是在中年,承上启下。这种的比较多一些,但是现在还有特别老的,生活无所依靠的比较多。现在,自杀的趋势也趋向年龄小的和两头,再一个就是特别老的。有的是有严重疾病活够了的,没人管理、没人赡养的这种。中学生压力大的也有。”

许凤琴说,中国农村妇女自杀率高有多种多样的原因,既有周围环境的影响,也有个人性格的因素,她说:

“一个人一个原因,总而言之就是心理上有障碍的,再一个就是抑郁症的,有的是夫妻两地分居的,男的到外打工,妻子在家特别苦,劳动强度也大。有的生活条件不太好的也有,有的夫妻吵架、生气,还有的玩牌,家庭暴力现在比较少,主要是冲动型的。”

说到冲动型自杀,许凤琴说,在农村,农药的容易得到,使冲动型自杀率大幅度上升,特别是农药“百草枯”,喝了后难于抢救:

“有的是不想死,只是想吓唬吓唬,像‘百草枯’就是除草剂。这个东西在医院抢救也是比较难的。哪怕一点嘴唇就容易烂。喝进去以后到县医院抢救,一般都是登记死亡的比较多。活下来的胃也造成了纤维化,肺也不好了。她不懂农药的严重后果,有的就是拿起来方便就喝了。”

许凤琴接着举例说:

“有一个人就是夫妻之间互相怀疑,结果就要拿起瓶子来喝,她的婆婆是经过培训的,就把那个瓶子打掉了,一个点溅到她嘴唇上,结果住院,花了一万七、八千。嘴唇好象是一年多才恢复正常的。很多人问她懂不懂这个药的严重性?如果真正喝下去可能就没有命了。她说她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就是想拿药吓唬吓唬他。结果造成了经济上的很大损失,而且精神上的压力也很大。她就缺乏农药知识的培训。”

此外,许凤琴说,农村妇女除了因贫穷、受到歧视、遇到家庭婚姻问题走投无路而自杀之外,特别富裕的人也有自杀的现象,许凤琴说:

“特别富裕的那种又有很多寻找二奶、三奶的,使原配生气就自杀。我们县有一个卖摩托车的,日子过得也很好。结果人一富裕,有钱了,就迷失方向了,两口子都打麻将。男的一看不行就外出打工,女的在家又和几个人打麻将,输了很大,结果她就喝了敌敌畏。那几个陪她玩的也到医院陪她,看她洗胃什么的很难受,也在掉眼泪,可谁也不说把钱退给她。还有的是玩的,无所事事,没有更多的,就想赌一把。”

北京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主任谢丽华说,面对中国农村妇女自杀率高的问题,有很多工作要做,最急需的是志愿者的队伍:

“我们特别需要一支志愿者的队伍。现在有,但是不够。这些志愿者对她们进行培训之后,能够让她们对更多的农村妇女进行这种培训。可是现在政府更关注的是改造硬件,盖新房、修路。这确实应该是政府行为,但是我觉得如何把人的观念的改变、人的整个能力的提升,作为一个主导的东西,我觉得我们这种组织大有责任。”

在下次同一时间的节目里,我们将继续播出对北京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主任谢丽华和相关人士的采访报道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含青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