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谈会谈五七主动右派 老民运陈子明以史鉴今

2007-04-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访问香港的著名民运人士,北京学者陈子明周一下午在香港中文大学举行关于57年主动右派的三种类型讲座。他表示现今的民主维权运动有必要以史为鉴。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chenziming_hk-200.jpg
图片:陈子明在香港演讲(丁小提供)

被官方称为八九六四学运“黑手”的资深民运人士陈子明在长达十多年的监禁期间,不断研究政治学、尤其是中国民运的历史,这次在香港演讲的主题---57年主动右派的三种类型是根据他同名的研究论文,所指的分别是中共所谓大鸣大放时期的 “右翼知识分子 ”、修正主义者和维权者。他在演讲时引用了很多当时的史料,展示了新中国民主运动的萌芽,也揭示了这场五十年前的政治运动,对现今中国民主化的一些启发,陈子明说:

“这三种类型对我们现在来说都有很大启发。我提过现在体制外狭义的民运力量,其二体制内外的维权力量,另外是体制内的民主化力量,从五七年的主动右派中可以找到这三种民主化力量的萌芽。中国民主化过程中,从政治反对派到反对党的发展,要伴随市民社会的成长,要具备适当的环境和条件,不能拔苗助长。维权运动和狭义的民运我认为要区分开,而不是捆绑起来。当年汉阳县的中学生维权为什么遭那样残酷的镇压打击,是因为当时有人贴出和喊出了欢迎国民党欢迎蒋介石,当今维权运动要吸取当年乃至今天的很多经验教训。当年的修正主义这是赫鲁晓夫的铁托主义者,如果我要给体制内的修正主义者进言的话,我觉得他们还可以再往前走一步,向当代第二国际的社会党国际的这些政党,理论思想政纲借鉴。 ”

陈子明认为将来的中国民主力量必须集思广益、走多元化、理性的路线、循序渐进、将体制外力量慢慢壮大:“体制内掌权者放软身段的趋势以后会逐渐增强,体制外硬起来,体制外的概念会日益扩大,有些人的体制内外也很不清晰了,虽然身在体制内,行为言行却与体制外的无异。同时体制外的思想渐成熟,极端的想法会被健康稳健的力量遏制,如果我们认为体制外越极端越好,就是六四给我们最好的教训。第三个就是体制内外终归要谈起来。我认为如果这三个趋势不断增强的话,中国的很多事情包括民主化都会取得迅速的、健康的发展,不要采取进三步退两步的方式,而是哪怕每一步步子小一点,但每一步都扎实。”

在会后回应记者提问时,陈子明再次强调,以史为鉴的重要性,他提到了五七年北大学生要求民主的519运动以及之后的八九六四学生运动:“由于共产党垄断了新闻,垄断了历史教育,就令我这样的人对519运动过去是一无所知,我在四五运动、在八九民运中都不知道519, 我是最近研究这个,当事人也是近两三年才写了一些回忆的文章。这点正是共产党做的手脚,使后面的人总是不能吸取前人的经验教训,总要一次次重新犯错。如果八九民运的学生知道519 运动的事情的话,他们不会犯很多错,他们会做得更好。譬如说知识分子和学生的关系,五七年就有这样的隔阂,八九年也有这样的隔阂,学生说你们知识分子不要来干扰我们,这就是因为他们不懂历史。”

有记者特别问到对香港政治现状的看法,陈子明说:“我觉得香港的发展对于大陆方方面面都应该起榜样作用,这个步伐现在在我看来还不够满意,还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

陈子明还告诫香港记者,不要自我审查:“我是觉得香港的传媒过于有点自律,再稍微放开一点也无所谓的,像我这样的,现在我家门口还有四个警察呢,我到这照样敢说话,我回去也敢说话,你们没必要这样自律。”

陈子明本月十一号应中文大学邀请来港作学术访问,他与夫人王之虹在周一下午的讲座活动后,按计划返回大陆,据本台了解他们当晚安全抵达深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