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伟静欲探视陈光诚遭到拒绝和刁难

2007-0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山东盲人维权者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星期二准备探视丈夫遭到拒绝和刁难。袁伟静认为,狱方继续在欺骗,用各种手段阻止家人探视。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记者:有消息说,今天你们本来要去看陈光诚,但监狱方面通知说见不了?

袁伟静:对。(而且)不是今天见不了,它(当局)是不让见。是这样的,我是干脆没有去。因为门口还有看着的人,如果我出门到比较远的地方,要向他们请示,提出要求。我今天八点二十分提出要求要到临沂去看光诚,带着母亲和小孩一起去,他们说要请示一下,请示后就是不行。

记者:监狱是不是通知说“要给光诚要打扮打扮归置归置”?

袁伟静:这是门口的看着我的人,不是有公安的吗,他们说的,说如果家人真想看的话,要等几天,要给光诚整理整理,收拾收拾。

记者:您怎么理解这话?

袁伟静:我是想,是不是让我们看到一个比平时更好一点的光诚。就是说平时对他不那么好的话,这几天会给他收拾一下整理一下,让我们感觉他在里面还可以。

记者:换言之你是担心陈光诚在里面受苦受折磨了?

袁伟静:对。因为这个话我更想去看他,但最后他们恐吓我如果你硬要去就传唤你。基于这种情况,我就不去,先让光诚的大哥陈光复去了。他下午两点直接去的监狱。

记者:他见到陈光诚吗?

袁伟静:没有。他们(监狱方面)的理由简直荒唐可笑可恨,他们拿出一个会见卡,会见卡上只贴着我一个人的名字,意思是只有我一个人有权利去见(陈光诚),其它人都不能见。

记者:(监狱的确)有这样规定的吗,只有妻子能见。。。?

袁伟静:没有。况且今天上午有一个朋友打进去电话,一开始还没有提光诚的名字,只是问探视的情况,(监狱方面回答说)只要是亲属包括父母兄弟姐妹老婆孩子都可以见。到最后这个朋友就提到请问陈光诚是不是在里面,但一提到光诚的名字(对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当局)只要(让)我去,说这是因为光诚自己提出,还说只想见我一个人说是光诚自己写的。因为他可能还没有考虑到光诚是失明的不会写字。大哥当时马上反驳说光诚不会写字,它马上说他(光诚)不会写还会说。实际上这种情况很明显了,它是拒绝任何一个人去见光诚,光诚不可能提出只想见妻子,儿女母亲不想见,这是不可能的,大家都知道光诚是非常孝顺母亲的。(出现现在)这种情况是(因为)这样的,在那边是光诚提出的这样的要求是光诚只想见我,在这边就是我一行动就抓我,就是这样,目的再明确不过了,任何人都不能见他就是了。 记者:孩子和老人不能见光诚是什么反应?

袁伟静:母亲非常伤心,这两天连饭都没吃好,不想吃,小孩还小什么都不懂,没有多大反应。

记者:你呢?

袁伟静:我当然很难过,我连探视丈夫的权利都没有了。但是我还是要去,明天我就去他们抓我我也要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