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桂棣吴春桃造访纽约 谈<中国农民调查>

2007-04-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4月26号, < 中国农民调查>一书的作者陈桂棣和吴春桃夫妇造访纽约,参加该书英文版的宣传活动,并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与师生座谈。下面是本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CHen_Wu-200.jpg
图片:陈桂棣和吴春桃夫妇访问纽约 (特约记者紫荆)

《中国农民调查》是一部报告文学作品,透过调查中国农民的生活状况,揭露了他们遭遇的不公和问题。2003年底部分公开发表,但很快遭到中国当局查禁。

安徽省上任的省委书记在接受凤凰电视采访的时候说这本书损害了安徽人的形像,对此陈桂棣说,他们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写完这本书,又花了一年的时间核对事实,书中是还原了事实。

"如果说损害安徽的形像,那不是我们,是贪官,庸官,恶官。" 陈桂棣对省委书记公开做出回应之后,有人拿砖头砸他们家的房子,连砸了22天,家里小孩吓得哇哇叫。在境外媒体报导之后才有所收敛。2005年他们被迫离开安徽,在江南云游,走访了10个省,继续调查中国农民的状况。

如果说损害安徽的形像,那不是我们,是贪官,庸官,恶官

有人问到他怕不怕的问题,陈桂棣说,中国的农民占世界农民的40%,他背后是九亿农民,不怕。而且在调查过程中不断增加勇气,就是要为无声者发出声音,为农民叫一嗓子。就像人处在为难之中喊救命一样,是本能。

吴春桃话不多,主要让陈桂棣讲,她在旁边提醒。

吴春桃: "在中国,实际上很多普通人如果真是有勇气站出来讲一句话或做一件事还是有力量。但是中国这种体制,在这种体制下,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生存,一般很难有人站出来做这样的事,他都不敢。象我们的记者,真正有胆量,很多问题都可以披露出来,但是他们就不敢。"

她说,从1993年开始写报告文学,为弱势群体写作至今已经十几年了,写的就是痛点问题。

"因为在中国舆论控制非常严,所以平时的媒体很少报导,真正老百姓的呼声一般人很难知道。我们作为作家搞报告文学,其实最应该写的就是这块,把老百姓的呼声反映出去,这也是我们做人最有意义的,我们的作品最有价值的东西。"

喝淮河水长大的陈桂棣说,淮河沿岸4个省,100多个县,64个城市,1亿五千万人的饮水已经危害人的健康,但是媒体不报导,10年找不到身体合格服兵役的人,小孩子10个里面有6个肝肿大。他从上游到下游调查了100多天,写出的文章造成轰动,令国家环保局决定,以此为治理淮河的根据,因为四个省提交的报告不可信,都说没有什么需要治理的。

Chen_Wu2-200.jpg
图片:陈桂棣和吴春桃夫妇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与师生座谈 (特约记者紫荆)

有人问他中国当局查禁他的书给出的是什么理由。他说,没有理由,也没有文件,是电话通知的,这叫"与时俱进"。他说,书虽然被禁,但是盗版有800万册,钱是损失了,读者群却扩大了。中国的宪法虽然一直修改,但是公民权力,出版,言论,集会的自由都没有变。中国如果真按照宪法办,就没有事了。

与会者谈到农村基层选举的情况,吴春桃说,基层选举搞了差不多二十年了,"最基本的一点是,只能选举村民委员会主任,党支部书记还是任命的,所以这都是假的,还是支部书记当家。所以农村搞了这么多年,这个选举都是走过场。" 五块钱就能买一张选票,甚至拿着票箱挨家挨户去收票,请人代填等等。陈桂棣说,改变中国"有法律无法治,有宪法无宪政"的状态,中国才有前途。

有人把陈桂棣夫妇与刘宾雁相比。陈桂棣称他们把刘宾雁尊为老师,但是他们是用平民的视角写社会。刘宾雁在作品中为了避免官司用了当事人的化名,结果还是被告上法庭。所以他们决定,写到的几百人,不管哪一级的官员都用真名实姓,只要是事实,就没有必要回避。结果只有一个人告他们,还没告赢。说明世界上没有一个力量能够打败事实。

陈桂棣说,他家乡一个企业家因为2000块钱的问题被整死了,丢下自己建立起来的2千万元的企业,其中市委书记起了很不好的作用。陈桂棣决定写出来,结果他没有事,市委被改组了。如果他不点出市里的责任,省里让市里调查,市委就可能否认。 他说,《中国农民调查》写出来之后,有些问题得到了解决。因为社会有一个共识: 农民太苦了,从1950年到1979年,光是因为剪刀差就从农民那里无偿拿走八千万到一万亿元,而1978年的工业总产值也就是这个数字,所以农民对中国的城市化和工业化付出是最大的。尽管现在粮食市场放开,取消农业税,但是种子、化肥又提价,还超过了农业税。他认为农民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社会不公正待遇。尽管可以进城打工,但是在城里是候鸟。

在中国,实际上很多普通人如果真是有勇气站出来讲一句话或做一件事还是有力量。但是中国这种体制,在这种体制下,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生存,一般很难有人站出来做这样的事

说到胡温的政绩,他认为这几年胡温所做的都是在"修复",不得已的在修复各种社会硬伤。想利用惠民政策改变政府形像。

有很多中国学生学者参加讨论,其中一位学生在中国就读过《中国农民调查》,震惊于农民的痛苦现状和遭遇的黑暗,对作者的勇气和韧性非常钦佩。想不到在中国见不到作者本人,在美国却见到了。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生说: "谈的这些问题都是大家比较关心,焦点性的一些问题。在关注这些问题的人还是很多,但是有勇气真正站出来讨论的人还是少了一些。这些毕竟是中国的问题,什么时候这些问题在中国大家能够开诚布公的展开来、有一个深入细致的讨论,那是一个。。。更好的期待。"

陈桂棣夫妇星期六下午4点还将出席纽约庐宾艺术博物馆的活动,与纽约时报作家Erik Eckholm对谈。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