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下岗职工集会要求关注生存状况

2007-04-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重庆棉纺厂下岗职工星期一集会,反映领导层贪污腐败、侵吞国有资产,要求各方关注职工的生存状况。而在这以前,准备带领工人集会遭到刑事拘留的工人领袖唐武被同意保释外出。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原国营重庆棉纺一厂从二零零三年开始股份制改革。在破产清算过程中,厂领导以工厂严重亏损,资不抵债为由,变相侵吞国有资产。棉纺一厂下岗工人上星期四商议举行抗议活动要求给予合理补偿时,警方以“聚众闹事”为由刑事拘留工人领袖、纺织女工唐武。此举引发包括棉织一厂在内共六家纺织厂职工愤怒,两百多人自发集会在看守所门前打横幅、喊口号要求放人,唐武第二天被同意保释外出,集会暂时停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参加者星期一告诉本台:

匿工职工:工人在(上)星期五声援(唐武),走了很多地方,比如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白桦林看守所,晚上群众知道她可能重庆公安局允许她保释外出后,于晚上七点把她接回来了。

工人领袖唐武由于在看守所中绝食两天而身体虚弱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并且由于是“被保释”的身份,暂时不便接受访问。

我们二零零三年下岗的,按现行的法律应给我们补偿,但重庆市政府作为对政策的一种变通,搞了一种大龄下岗工人下岗的政策叫“直通车”,根据这种政策没有给我们补偿,直接跟我们解除了劳动合同

据中国泛蓝联盟的消息,棉纺一厂及其它厂的下岗职工六百多人星期一又开始在棉纺一厂内请愿,要求各方关注他们现在的生存状况。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职工说:

匿名职工:一般情况下,工人每星期五到厂里来静坐,因为有人不知道唐武上星期五获释,所以今天就来了。今天我们到(破产)清算组去了,这个清算组是由一些控股集团下的一些单位的退休贪官污吏组成的,我跟他们说,你们都是强盗,我不指望强盗能解决问题。我们不指望你们,但我们一定跟你们斗争到底。

重庆棉纺厂职工在这两年来无数次为下岗后的待遇问题示威请愿。今年三月下旬的那次抗议,大家堵塞了交通,官方出动上百名警察、六辆警车对峙,工人最终和平撤退。

重庆棉纺一厂有一万多职工,工人下岗,干部不下岗。而几千名下岗者没有补偿。其中一位姓沈的职工说:

沈先生:我们二零零三年下岗的,按现行的法律应给我们补偿,但重庆市政府作为对政策的一种变通,搞了一种大龄下岗工人下岗的政策叫“直通车”,根据这种政策没有给我们补偿,直接跟我们解除了劳动合同。

下岗职工王先生则介绍了重庆棉纺一厂领导层变相侵吞国有资产的种种手段:

王先生:资不抵债亏损五个多亿。把全厂工人的血汗钱去搞房地产开发,一搞好了房地产公司就跟我们单位脱离关系,工人没有得到任何一分钱。他(们)用三亲六戚办的公司,从新疆低价买了棉花,通过他们公司倒手高价卖给我们厂。亏损的钱打入我们单位的帐上,赚了进他们私人腰包。我们要求严惩腐败,给工人合理补偿。工人三十年工龄,五十岁以上,在社会上很难找工作,下岗后在社会上领取一百八十五元人民币一月的生活。上有老下有小,孩子要读书,还有柴米油盐酱醋,可以说吃了饭不能看病,看了病不能吃饭。完全没办法生存的状况下,多次上访得不到任何解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的报导。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