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客香港书展:章诒和谈告密文化 贺卫方批三个至上(组图)

中国大陆知名知识分子章诒和和贺卫方做客香港书展,分别举行讲座,话题尖锐、广受关注。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2010-07-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参加书展的贺卫方与章诒和(香港书展网站/丁小合成)
图片:参加书展的贺卫方与章诒和(香港书展网站/丁小合成)
Photo: RFA

为期一周的香港书展邀请了新书《四手联弹》的两位作者章诒和及贺卫方到港,就各自的研究领域与读者交流。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周六的讲题是《中国法治建设中的文化障碍》, 谈到他曾撰文质疑“三个至上” (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法律至上)这一法院指导思想逻辑矛盾, 大陆没有媒体敢于发表:“我的文章在北京现在一概不发,但这篇文章南方周末、南都也发不了,后来他们说三个至上是胡锦涛说的。三个至上在全国上下搞来搞去,现在司法改革非常困惑,我这几年一直在写一些文章,激烈地指责中国司法改革在走回头路。”

图片: 贺卫方在讲座中发言(听众拍摄)
图片: 贺卫方在讲座中发言(听众拍摄) Photo: RFA
贺卫方从英美法中可以借鉴之处切入,讲述中国的法院不独立不中立、刑事辩护律师执业如履薄冰等现状:“法院院长地方任命、法官薪水吃喝拉撒睡是地方政府提供的,你想让法院中立是很难的。行政诉讼老百姓到法院告政府,不是政府感到紧张,是法院紧张。在中国,一般人心里律师算什么?连三陪都不如,连眼都不敢随便眨的叫做律师,按照刑法叁百零六条,律师处境艰难得不得了。这样的辩护制度,现在全国很多刑事案件,像有个判了15年的根本没有律师介入,律师怎么敢参与?经常说律师是保障公民权利的力量,现在经常给客户嘲笑,你还保护我呢?办着办着进去了。”

香港书展周日题为《轨迹:从「贵族」「细讲」到「卧底」为题》的讲座中,中国最大右派章伯钧之女章诒和以回忆历史讲述了中共的告密文化在现今社会继续繁衍:“政权在压迫你,组织在管理你,社会在歧视你,你所有的亲人都又疏远你,然后一言一行都有人意味深长的关注,你就在这种状态下生活。冯亦代监视的是张伯钧,翻版到我身上。我曾经在一个会上发言,会上的发言和会下的聊天被上报、最后到邓小平哪儿,还上了简报;我去年去探望新疆支教的贺卫芳,人未到,校方已经通知贺卫方说章诒和要来看你;北京政法大学一名教授去年五月三十一还是六月一号下课时说,过几天是一个日子,我希望你们能穿白衬衫,我也会穿白衬衫。一出门校长就在门口,学生中就有信息员,这就叫卧底,传了代了。我一向认为这是我们这个制度中最落后的,如果终结了我可以不写,但问题是仍然在延续。”

章诒和回顾了由父亲张伯钧带领的民盟在内的民主党派如何在协助中共获得政权后一步步演变成目前的政治花瓶:“现在不需要那么多卧底,因为所有民主党派直接由统战部掌控,开会、议题、出席者、经费、规模、发言、连发言稿都要送到统战部。现在各党派的主席副主席都是中共内定的。我觉得民主党派真是完蛋了,都看不起。现在各民主党派叫参政党,这是世界政治学上的首创。最悲哀的是民主党派在创建初期的民主宪政被淡忘了,政党特征基本没有了,监督上无所作为,而且自身也已腐败。  ”

她认为中国的政治从未进步过:“我觉得中国政治从来没有进步过,都是在这个专制前提下,言语的松和紧中较量,没有进步,也就无所谓后退。”

章诒和与贺卫方周日还应香港光华新闻文化中心“名家系列”邀请举行演讲会,分享了两人被禁止出版、发表的经历和思考。出生背景和学术领域完全不同的两人,由2005年冰点事件后一同起草抗议打压新闻舆论自由的公开信起,成为“战友”,合著的“四手联弹”今年初先由香港牛津出版社出版,其后在大陆出版了经过删节的版本。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