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反右派运动”受害者及家属联名上书要求经济赔偿(图)

重庆的“反右派运动”受害者及家属近日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人大、政协等机构联名上书,要求获得经济赔偿。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2009-0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网页照:1957年,声讨右派的大型集会
网页照:1957年,声讨右派的大型集会
Photo: RFA

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中国信息中心的“观察”网星期三刊登了数百名重庆“反右运动”受害者及家属的公开信,信中说,1978年中央下发的文件只说部分右派分子“属于错划,应予改正”,对他们 “恢复原工资级别,并从79年10月起计发”,而这一纸文件不足以清偿从1957年中国当局发动“反右”运动起, “反右“受害者20多年如同炼狱的凄苦岁月,及其家属遭受的苦难。而获得“改正”的“反右”受害者,只工作10到15年就退休了,级别、职称和收入偏低,买房、就医窘迫,落入社会底层。 “反右”受害者和他们的家属至今仍遭受着不公平的煎熬,难抹心灵伤痛。

在该公开信上署名的蒋文扬先生认为, “反右”是中国当局人为制造的整人运动。他介绍了自己莫名其妙被划成“右派”的经历,

“我是在领导布置学习和读报的时候,他们把报纸上的东西算在了我身上。因为当时是科长布置读的报,他在为我辩护后也被划成了右派。科长被开除,我就被划成了右派。”

蒋文扬先生表示,他亲身体验和目睹了所谓“右派”分子和家属们在反右运动中和得到“改正”后遭受的诸多苦难,

“后来我们被送到劳改农场。在那里,我受到的灾难和别人受到的灾难,比劳改犯人还厉害,被抄家、被打压的比较多。现在我们也是处于最低层,生活比较困难。这点工资对我们来说维持现有的生活都很困难。”

重庆另一位公开信签署者向记者表示,父母被打成“右派”后,自己在各方面受到歧视,并影响到升学和就业,

“我们从小就受到周围人的歧视,基本上是抬不起头的。我们小学毕业了就不准读初中。如果我们的父母跟别人一样的话,我那个时候读个中专估计没有很大的问题。”

蒋文扬先生说,时至今日,“右派”受害者没有获得合理补偿,他们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我们那个时候的人能够活到现在的都很少了,我们希望能补偿被他们迫害造成的损失,补偿我们的工资。我们提出了以后,也没人答复我们。所以,我们为了求得一个公正,想在开会期间写信提醒他们,我们这些受害人应该得到赔偿。”

公开信呼吁,中共中央新领导、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维护宪法、维护人权,为“反右”受害者讨个公道,使他们获得合理的经济补偿和法定的精神慰籍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