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一)

2007-06-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6月6号到7号,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大学举行。这次会议由中国信息中心和劳改基金会主办,50多位专家学者与会。一些当年的“右派”克服重重困难从大陆赶来参加。下面是本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普林斯顿的报道。

会议第一天讨论了反右运动的背景和发展阶段、右派的典型案例和心路历程。 著名右派林希翎说,对反右运动的研究,应该尽可能在当代恢复真相,因为有很重要的现实意义。

林希翎:"反右运动以后,接下来的,大字报运动,四五运动,文化大革命,一直到‘八九民运’,一直接下去的,镇压法轮功啊,当前对国内维权律师和人士的镇压,都是一脉相承。"

林希翎说共产党别的能耐没有,却会创造新名词,什么"改正","摘帽子","平反",等级不同。她曾被关押15年坚持不认罪、因而拒绝“摘帽。”

林希翎:"李锐跟我讲,哎呀,林希翎,你要它平反干什么!不要它平反更好。我就觉得现在确实是,谁给谁平反哪? 啊? 它们有什么资格给我们平反?" (掌声)

原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农业生产力研究室主任姚监复说: 赫鲁晓夫要在20大揭露斯大林的时候,很多人反对,他说了一段精彩的话: "现在我们承认错误,是请求人民宽恕。如果到21大就晚了。如果人民提出来控诉,我们是接受审判。"

北京青年政治学院的邢晓群说,反右运动的特点是,中央集权意见是高度一致的。有关方面的人看到档案资料,中共高层最高领导人决定搞这场运动时,在统一思想的讨论会中,有人说,我们就是要钓大鱼,我们就是要有害人之心。中共建政初期朱德就说过,打败了蒋介石,下一步我们就收拾民主党派。

来自澳大利亚的学者张鹤慈说,反右是有效率的逆向淘汰,弃金留沙。改写了皇帝新装的结尾,不仅把说真话的孩子批斗死,而且让群众对他一氛填膺。

文革期间,张鹤慈的祖父和父亲都被关在秦城监狱,祖父就死在那里,父亲被逼疯,两个叔叔和一个婶婶自杀。他自己在劳改农场待了16年,他的堂兄弟被关了10年。

这次参加会议的还有“右派”的后代章乃器的儿子章立凡,黄炎培的孙女、黄万里的女儿黄肖路。黄炎培曾是中共大力统战对象,利用他赢得知识分子的信赖。但是他7位子女中有5位被打成右派,其中两位被逼自杀。

来自澳大利亚墨尔本的独立中文笔会作家齐家贞说,1949年,毛泽东说"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其实是中国人民一起跪下来了。

与会的还有普林斯顿大学著名汉学家余英时教授,他说中共第一次正式整知识人,是反右。

余英时: "1949年(中共)一进了城,看你知识人就是次等人,或者是潜在的敌人。 所以它绝对不会相信的,你怎么投降也没有用。它认为你口是心非,它认为你心没有交出来。所以后来一再要挖心,要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

他提到共产党现在对付知识人的另一个办法是腐化你。只要不谈政治,不推翻我政权,做什么都可以。

余英时:"所以它现在就是稍微有点头面的、有点信用的知识分子,它就用钱来收买你。就是我要搞一个工程,你参加,我就拿很多钱。慢慢的我何必反对呢?我要养家,养儿子,有家有室。那就整个社会腐烂下去就是了。没有精神力量了。"

他说中国的前途要每个人担负起来才行,不能眼睛看着共产党改革,那是幻想。

参加会议的还有从中国大陆赶来的“右派”张先痴、任众、陆清福、程庆名、郭东海、张轶东、铁流等。

有关本次会议本台将做后续报导。这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