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日前夕 台湾民间团体呼吁尽速制定难民法

2020-06-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世界难民日前夕,台湾多个人权团体和跨党派立法委员,19日召开记者会,公布难民法草案民间版本。(记者夏小华摄)
世界难民日前夕,台湾多个人权团体和跨党派立法委员,19日召开记者会,公布难民法草案民间版本。(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在6月20日世界难民日前夕,台湾民间团体呼吁政府脱离两岸框架,制定难民法,履行台湾过去受助,今日助人的国际责任。在台湾的港人代表也希望针对无法正常入境台湾的香港人,在日前提出的援助方案之外另有机制提供协助。

台湾多个人权团体和跨党派立法委员,19日召开记者会,公布难民法草案民间版本,这份草案明确规范难民身分的定义、审查流程、审查会的民间比例,以及专家背景、个案在审查期间与通过审查后的权利保障、司法救济途径、强制要求不遣返原则、排除条款等。

 

 

视频【难民日前夕 台湾民间团体呼吁尽速制定难民法】


台湾人权促进会会长周宇修指出,对立法院席次最多数的执政党民进党,和在野党中立委席次最多的国民党,都未派员与会,表示失望,这两大党过去都曾提案和推动难民法,如今该法一搁置就是15年。

难民问题是国际问题

台湾人权促进会难民专员林姝函说:“台权会统计到2018年,我们曾经协助或接洽过50位来自各地寻求庇护者。除了最熟悉的西藏跟中国之外,也包含了来自上千公里远的乌干达、叙利亚、甚至哥伦比亚等。建立一部难民法不只是保障这些人的基本人权,也是有助于政府社会管理及人口流动,并承担起我们的国际责任。”

 

台湾人权促进会难民专员林姝函。(记者夏小华摄)
台湾人权促进会难民专员林姝函。(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国际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台湾分会秘书长邱伊翎也指出,“全球被迫离开家园而流离失所的人数,到现在为止,已经达到了8千多万人。跟去年2019年比较,新增900多万人,去年7千多万人,成长速度非常快。难民的议题是一个国际的问题,我们也认为台湾不管是政府或是民间社会、社会大众,看待这个议题的角度,不适合只是从中国的角度或两岸的问题,来看待这个问题,它是一个国际的议题。”

日、韩、港都有难民审查机制台湾仍不见立法

邱伊翎表示,已经有145个国家批准1951年《难民地位公约》,不论是欧美或东亚的日本、韩国,或香港,都有自己的难民审查及保护机制。当台湾对世界喊出Taiwan can help(台湾能帮忙)时,却不愿意建立明确稳定的审查保护机制来保护已经来到台湾的人。

 

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秘书长邱伊翎。(记者夏小华摄)
国际特赦组织台湾分会秘书长邱伊翎。(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人权公约施行监督联盟执行长黄怡碧提到,国际人权公约有“不遣返原则”。台湾面对来寻求避难的难民,无法将他们遣返回会迫害他们的国家或地区,又没有难民法作为审查收留的法律依据。

民间团体奇想:习近平如果来台湾避难怎么办?

黄怡碧:“台湾对于这群没有办法把他送走,可是又不给他难民资格的人,我们还是要必须提出一套相应的机制,甚至必须跟国际合作。我举一个可能有点夸张的例子,今天如果习近平受到中国共产党的迫害,他今天要逃来台湾,那台湾绝不可能给他难民或寻求庇护者的资格,可是他回到中国可能会遭受死刑,或是其他不公平审判的追诉,所以我们也不能把他送回。那他到底要何去何从?”

 

人权公约施行监督联盟执行长黄怡碧。(记者夏小华摄)
人权公约施行监督联盟执行长黄怡碧。(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黄怡碧还说,台湾在1945年前后接收200多万从中国大陆逃到台湾的政治难民,虽然日后在台湾社会出现政治意识形态的对立,不过也给台湾带来人力资源、技术,长远来看,对台湾社会贡献利大于弊。

时代力量党立委邱显智也说,美国在二战时期庇护爱因斯坦、汉娜·鄂兰、基辛格等犹太人,接纳这些难民,也丰富美国的文化,把美国推向一个遵守自由民主价值的国家。

台湾民众党立委张其禄则表示,民众党这会期不仅提出难民法草案,也提出港澳条例第18条的修正案,他们也呼吁大党应该赶快提出他们自己的版本。民进党2005年就提出难民法,经过15年,他们已经是第一大党,为什么不能自己制订难民法呢?

 

无党籍立委林昶佐。(记者夏小华摄)
无党籍立委林昶佐。(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立委林昶佐:台湾人曾受他国庇护 如今对他国人民落难不该见死不救

无党籍立委林昶佐指出:“民众有的时候被误导,他以为用现在个案审查的方式,我们好像就可以阻挡中国渗透。我要告诉各位,其实是相反的。”

林昶佐还提到,台湾过去有很多政治犯存活下来,当年流亡地图至今仍无法公布。台湾民主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过去台湾受他国帮助,今天台湾应该也要为受迫害的人民伸出援手。

 

在台港人及台湾关怀香港的民间团体召开记者会,回应前一天台湾陆委会公布的“香港人道救援关怀行动专案”。(记者夏小华摄)
在台港人及台湾关怀香港的民间团体召开记者会,回应前一天台湾陆委会公布的“香港人道救援关怀行动专案”。(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除了难民法的记者会,19日另有多个在台港人及台湾关怀香港的民间团体召开记者会,回应前一天台湾陆委会公布的“香港人道救援关怀行动专案”。该专案内容包括,设立台港服务交流办公室,7月1日起营运,专人、专线提供港人专业谘询,以及受政治因素致安全有紧急危害的港人来台后可依《港澳条例》第18条提出申请,审查后符合条件就能专案协助。

港人感谢台湾 民间团体提保护非法入境者

香港边城青年理事长Kuma(化名)感谢台湾政府。他说,当中国政府更强力压逼威胁香港,台湾却对港人提出人道救援关怀专案,充分展现极权社会与自由民主社会的巨大差异。

 

香港边城青年理事长Kuma(化名)。(记者夏小华摄)
香港边城青年理事长Kuma(化名)。(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Kuma:“没有人会愿意离开自己的家乡,特别是为了我城的未来而站出来对抗极权的年轻抗争者更是如此。身为在台港人,知道自己所身处的岛屿愿意挺身而出,接触民主的火种,捍卫人权与普世价值,是我们在危难当中,坚持下去的重要动力。”

不过民间团体也提出疑虑。香港抗争者支援工作台湾义务律师团发言人林俊宏就说,“许多香港手足们,可能没有办法循合法的管道进来台湾,因为他们在香港可能受到香港政府的追诉,或者被没收旅行文件。当他们的旅行文件被没收之后,他们就不可能循正常的管道来到台湾。希望陆委会能告诉我们,针对这些没有办法循正常管道入台的香港手足们要怎么处理?也必须建立相关机制让这一些真正碰到急迫危险的香港手足们,能够有机会来到台湾并获得收留。”

 

香港抗争者支援工作台湾义务律师团发言人林俊宏。(记者夏小华摄)
香港抗争者支援工作台湾义务律师团发言人林俊宏。(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经济民主连合召集人、律师赖中强表示,民间团体对于援港专案表示肯定,但参照民团先前提出的“香港澳门关系条例第18条施行细则”民间版草案,“援助专案”对于申请要件、流程、签证效力、申请遭驳回时的救济,都不够清楚明确。

台湾人权促进会呼吁陆委会援助港人的专案,应订明确流程,专案审查也应该有民间代表加入“监督小组”,另必须符合国际人权公约“不遣返原则”,也就是不能将港人遣返回可能受迫害的地方。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夏小华  台北报导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