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对外发声后当局退让 准外出求职解除监控妻女

2007-04-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家周围的当局岗哨和看守人员近期被撤走。知情者透露,当局停止跟踪骚扰高的家人,以及允许高智晟外出求职,仅限与司法无关的工作,条件是他继续保持沉默。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北京当局近期撤走在高智晟律师家楼下的看守人员,结束对其妻女的跟踪监控,并允许高智晟在有跟踪的情况下外出谋职,然而明确规定他不能再从事法律方面的工作。知情者胡佳星期五告诉本台:“在他家楼下这些都撤了,以前的白色岗亭也拆了,在远处有窥视,而且高智晟本人出门还有跟踪,但对他妻女没有了。对方允许他出去找工作,但是不能做任何司法方面的工作。但高智晟显然对司法之外的工作不感兴趣,所以这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记者致电高智晟家管区的朝阳区小关派出所询问关于高智晟的现况,警员表示具体情况不清楚,让记者咨询“相关部门”。

同时高智晟家对外通讯似乎仍未恢复,记者星期五拨打他出事前的几个电话号码,依然是无法接通,或已不存在。

人权律师高智晟去年八月被捕,十二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监外执行。几个月来他一直渺无音讯,直到本月六号,他致电胡佳讲述他被捕审讯期间受虐以及一家人被严管的情况。但在这次通话之后,高智晟当天就被有关部门带走近一周时间。其后当局放松监控高智晟一家,而因与高通话又呼吁营救他再次受软禁的胡佳,也在二十号重获自由。据悉,当局现今种种缓和措施的条件使高智晟不再对外界发言,胡佳说: “ 他在四月六号曾跟我通过话,当晚就被警方带走了,四月十二号晚上才被放回去。过程中据说对方给他的压力很大,但双方也谈开了,他自己不惜以入狱为代价也要解除他妻儿受的压力。当局最担忧的是高律师的言论,当局所作的所有努力都被他致电外界戳穿了。收拾这样的局面,看来当局现在选择了高智晟‘修养生息,为生计奔忙,不要公开发出声音来,我们就撤除对你家庭长达五百多天的窒息般的压制’。高律师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和要为家人生计,也算是某种程度的妥协,双方都有退让。(对你这边的情况和高律师那边有分析么?)这些一定是有关系的,高律师在与他们交涉时特别提到郭飞雄和我这里,后面我这边的确解除了(软禁),现在我期待郭飞雄那边的进展。”

北京的一些人权人士对当局减低对高智晟一家的压制表示欢迎。法学博士李柏光称当局此举是履行构建和谐,依法治国建设性的一步:“如果政府再不做一些适当宽松的做法,什么都拼命压下去的话,民间积聚的怨恨和压力会越来越大。政府现在推出信息公布法、放松对民间异议人士的打压,容许他们出国、而且在奥运来临之前,对高智晟这样的著名维权人士也放松管制,我认为这都是好的迹象。”

民运人士任畹町认为当局打压异己人士的方式有所改变,然而北京和地方上依然有别:“我认为对高智晟的这种做法还不光是姿态性的,还有它的一些措施要和它的方针相符合。比如说以人为本,和谐社会,我认为这是主要的,应该说是理念上的改变。总的来说我觉得趋势还是好的。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区别,北京市当局和外地的情况差别还是很大,他要考虑北京作为首都的形象,所以和外地的做法还是有区别。但是从全国来说,该打压还是要打压,中央政府是绝对支持外地的一些打压的,这是肯定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