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国保威胁把维权人士送进精神病院

2007-09-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十七大临近,北京维权人士张文和被当地国保人员威胁要把他送进精神病医院,张文和向外界发出求救呼吁。曾经也被国保威胁要将他送进精神病院的维权人士胡佳表示,这是公安对付一些不太知名异见人士和访民的惯用手法。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在9月12日因组织北京维权人士聚会而被通州区国保绑架五个小时的维权人士张文和星期二在海外博讯网站上发出呼吁,谴责当地国保人员想在十七大之前把他送进精神病医院。同时他的声音也在网上上载,讲述了通州国宝支队警察强行要求他的儿子在司法鉴定书上签字的情况。他说:“国保人员要求我的儿子张弛到通州国保支队来,他们向张弛出示了一份司法鉴定,鉴定我患有精神病,他们要求张弛在上面签字,配合他们把我送进精神病医院,张弛拒绝签字,国保人员向张弛表示,他的患有重病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请人护理,他们可以资助,最近几天,张弛颇为郁闷,国保人员要他限制我的言行并配合国保的工作,家属之中有多人要求他与我划清界限,不要参与人权民主运动,张弛非常担心,我如果第二次被抓捕关入监狱或精神病院,可能不会活着出来了,我把以上情况公布于众,希望得到中外各界的关注,声援和支援,并为我聘请外国专家对我是否患有精神病进行鉴定,谨此致谢,祝全体同同胞中秋佳节平安愉快。”

张文和他表示,在79年他就因为反革命罪在看守所呆了19个月后,被关入精神病院八个月。他说:“他们要求我接受治疗,拒绝治疗他们要强迫,同室的人也经常被绑去过电,电休克,一上去就大小便失禁,他是经常找我去谈话的,问承不承认有病,要说没病,他们就说你的病还在加重,他们就给加药量,一天吃二,三十片药,八个月吃了近一万片药。”

星期二,本台记者电话采访了北京维权人士胡佳,他表示,在国保部门相当健全的大城市,这种对于异见人士的镇压早就如此,尤其是你的名声不响亮,外界不太了解你的时候,他们就会跟家属说,你的这个家人有问题,如果要免于刑事处罚的话,家人就要配合公安机关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去,这样对当事人有好处不至于蹲监狱。尤其北京,上海一些大城市对付异见人士更是如此。 胡佳说,就在04年,他就因为去天安门广场为“六四”十五周年献花,差一点被送进精神病医院,他现在回忆起来还心有余悸,他说:“那个国保非常的阴险,他是这么说的,他说,让我父母去给我搞一份精神鉴定书,他这个搞一份就是说他明知道我是精神正常的,他还让我父母想办法,疏通关系去弄一份假的有精神偏执的文件,然后他将来就会说,这不是我们国保给弄的,这是他自己家人陪同去都鉴定出来是这样,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幸亏有北大的朋友了解王万星案例的,就提醒我妈妈说,你怎么能还感谢国保的这个提议呢,他们是想害胡佳,决不是想救胡佳,当我妈妈拒绝他们的要求的时候,他们就把脸沉下来说你要是不带他去,我们就带强制他去,然后就说他是有病。”

北京异见人士王万星因在九二年到天安门悼念“六四”死难者,被公安抓捕,当时公安要求他的妻子王军鹰发挥党员的先锋带头作用,配合政府,同意将精神完全正常的王万星关进精神病院,这一关就长达十年。

而本台记者星期一也曾报道了各地访民被关进精神病院的普遍情况,据知情人士说,他们出来后,不是特别能说就是表现郁闷。胡佳说:我也是经常接到各地访民电话,其中就有武汉访民就一再的讲当局是怎样把他的妻子以各种名义送进精神病院 ,给她吃大剂量的药物,慢慢她的人就变了,变的迟钝,不认人了,诸如此类的电话我接到的不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