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期间访民服毒自杀 揭黑龙江农垦黑幕

2007-03-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全国两会期间,三名黑龙江农垦系统的访民星期三在全国人大信访局来访接待办公室服毒自杀,据称全国人大因影响恶劣严责地方官员,服毒访民现在黑龙江农垦局驻京办受监控。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全国政协人大两会正在召开,会场内高谈和谐的同时,星期三早上,在人大信访局来访接待办公室发生访民服毒自杀的事件。

一位事发时正在那里反映情况的黑龙江访民李先生星期四对本台说,他帮忙把服毒者抬上一辆面包车:“昨天我填完表,和接访的谈的时候,门口出现三个喝药的,完了就喊是黑龙江的黑龙江的,接我访的就跑过去了,我也跟着跑过去了。然后接访的这些人和保安就喊了,后来来了一辆面包车,停在门口,就把这三人往车上抬,他喊人帮帮忙,没有人帮,我就帮着抬了两个,他以为我跟他们是一起的,问我,我说不是,完了他们就上车走了。(当时你抬他们上去的时候这些人是什么情况?)台上去的时候都吐着,没死。一个四十多岁,两个五十多岁,穿得都挺讲究的,三个男的。”

另外一位当时在现场的湖北访民杨女士星期四也告诉记者她看到的情况:“九点半左右,我看到的时候有个警察在拍照,三个人都卧在地上,当时那个警察在拍照,随后拿了个药瓶出来,一个警察说他们从大厅往外走的时候一边走一边喝的药。我看到地上有很多沫,嘴巴也有很多,都吐了,他们当时都还会动。大概有二三十访民在场,都围上去了。(后来是怎样处理的?)我当时在旁边喊,怎么不打120呢?快点急救!都没人理我。当时信访人员说没事儿就坐我们的车,面包车的说就用我们的车。”

据本台了解,三位服毒访民来自黑龙江农垦来自黑龙江农垦红兴龙分区853农场,其中一人叫尚志友。在事发一天后本台了解到,他们并不在医院,而是在黑龙江农垦总局驻京办。一位同样来自黑龙江农垦的杨先生说是从截访人员口中得到的这一消息:“尚志友他们在人大喝农药了,853的,通过抢救这人基本上缓过来了,脱离危险了,但是神志不那么清醒。(现在在那个医院?)在驻京办,还是截访的跟我说的,他们要抓我回去,我说不回去,我们那中院副院长要跟我谈话。他说:他哪有时间呀!昨晚有人喝药了,现在都在抢救,另外中央人大骂他们农垦中院这帮干部,没时间跟你谈,老杨!他们看到两会闹这事情以后,他们也特别恐惧,就把这几个人控制起来了。” 记者致电农垦公安局截访人员刘胜辉手机询问,他一概回答不知道:“(您们农垦是不是有三个访民昨天服毒?)你是哪里谁呀?(香港记者,想问他们现在人身安全怎样?)不知道.(救回来没有?)不知道不知道。(你在北京么?)不知道。”

据了解,服毒访民尚志友因为承包的农田被当局抢占多年来不断上访,相识的杨先生说:“他喝农药是咋回事?他家两千多亩水稻地。农场看见大家都在种地,就涨地税,大伙就提出不同意见,农场就把所有地都收回去了,不给种了。完了逼得家破人亡,没什么活路了。他们三个都是那个农场的。现在我们这个地方,特别是农场,那是说抢谁就抢谁。 ”

另一位来自黑龙江农垦系统的访民刘杰对记者说尚志右这样的案例在当地非常普遍:“向我就跟尚志友一样。像我们这样办家庭农场、私有企业全都被抢。不光尚志友,一个管区就有二十多个家庭农场被抢,还有多少上吊的、在家里自杀、喝药的都很多。现在我们的土地税没有免,还层层加码,不交的就到你家打砸抢。土地使用权在干部手中,说卖给谁就卖给谁,你没钱就没有的种。”

黑龙江省农垦系统是五十年代开发北大荒的产物,有160万人口,属于大型国有企业性质,却内设政府和公检法等机构。在没有人大监督机制,人民也没有选举权,缺乏监管的情况下,地方干部成了土皇帝,公检法黑暗,民众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上访者众。访民刘杰曾就农垦体制违宪控告国务院,并不断上述要求撤销这一体制,政企分家,司法独立。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