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深挖严查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2007-05-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要求各级检察机关把打黑除恶与查办官员职务犯罪结合起来,深挖严查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中国官方新华社日前报道说,自2006年2月中央部署在全国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各级检察机关发挥职能作用,依法批捕、起诉黑恶势力犯罪分子,依法查办了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案件。从去年3月到今年3月,全国共拘押了超过17,600名黑帮犯罪嫌疑人,将超过1万名嫌犯送交法庭审判。

报道以陕西省山阳县出现的一起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为例说,案件反映出有些公安干警实际上已经成为黑社会的头目。山阳县公安局原副局长何奇利用其特殊身份,伙同徐新银等人以开办山阳县政府招待所歌舞厅为掩护,组织妇女卖淫,牟取非法利益。经营期间,何奇还亲自招募多名女青年在其歌舞厅从事卖淫活动。何奇在升任县公安局副局长之前,曾担任过山阳县城关派出所所长,本台记者打电话到该派出所了解情况, 记者:“何奇是不是在你们派出所做过所长?他做公安局做副局长,后来由于跟黑势力结合,现在判刑了吗?” “对,判过了。全判了。” 记者:“他主要跟社会上的黑势力结合是吗?” “就是。”

城关派出所警察黄先生说, 今年2月原县公安局副局长, “黑老大”何奇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13名涉案人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到20年。黄先生说,1997年,何奇由城郊派出所调任城关派出所任所长不久,也就是在2000年前后,何奇便与当地黑社会头目李建峰拉上关系,李建峰常在派出所干警饭厅免费就餐,成了派出所的特殊人物,被称为“二所长”。两人相互勾结,互互利用,逐渐形成以何奇为首的黑社会组织。

“别人肯定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组织嘛。有省公安厅和县公安局的组成调查组来了,县公安局有很少一部分人参与。” 记者:“现在你们派出所做些什么工作呢?” “…矛盾纠纷排查了,就是这方面的工作。” 记者:“社会治安跟你们有关系,是吗?” “对,黄、毒、偷等都是我们管理。” 记者:“扫黄、打击卖淫也是你们管吗?你们是怎么做的?” “对。我们按照治安管理条例,有违法行为的就要管。”

黑社会泛滥主要就是各地党政机关的一把手和警察是老百姓说的‘警匪一家’,欺压百姓,无恶不做,引起了全国人民打黑、除恶的呼声高涨

最近,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出通知,要求各级检察机关把打黑除恶与查办官员职务犯罪结合起来,深挖严查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认真排查群众举报的黑恶势力“保护伞”线索,四川自贡市红旗乡的维权人士刘正有对此表示, “没有用,根本没有用,甚至群众谁举报就可能会明天、后天消失了都不知道。”

刘正有说,中央的行政命令对打击各地的黑恶势力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黑社会泛滥主要就是各地党政机关的一把手和警察是老百姓说的‘警匪一家’,欺压百姓,无恶不做,引起了全国人民打黑、除恶的呼声高涨。但是我认为打黑、除恶在中国是很难治理下去的。主要是因为我们国家的政策都要由当地的党政一把手来贯彻,所以不管打黑也好,打什么也好都很不容易贯彻下来。象我们自贡还有警察到赌场放水,已经查到了100多人,现在差得不敢查了。” 记者:“什么叫‘赌场放水’?”“就是在赌场放高利贷。”

刘正有说,目前在中国的很多地方,司法部门已经成为腐败官员和黑恶势力的打手, “太普遍了,而且当地党政一把手主要就利用黑社会跟警察勾结起来欺压百姓,无恶不做。我们红旗乡的土地涉及政府官员和警察动用黑社会涉黑人员来强行征农民的土地,而且横行霸道、欺压百姓,如果不让他占用这个土地,叫黑社会来打你。非常典型的就是我们红旗乡白果村八组,老百姓不同意政府征用土地,他们就动用黑社会,百多人全部是社会上的流氓、阿飞。”

中国警方表示,在过去14个月,警方共破获了3千多个黑社会团伙,其中54个团伙受到腐败官员的保护。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高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