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失控恐变灾难 专家断言比萨斯规模大十倍

2020-01-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被关闭的武汉汉口火车站(视频截图)
被关闭的武汉汉口火车站(视频截图)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几天前发话后,患者及死亡人数大增。本周四(1月23日)武汉市采取封城措施,所有出城的交通都封闭,市面各大小商铺被迫歇业。有刚视察过武汉的病毒专家直言,疫情已全面失控,封城措施已来得太迟。

 

 

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处不断扩散,目前近乎失控状态。本周四,中国国家卫健委公布,全国共确诊新型肺炎病例已突破六百例,死亡病例全部来自湖北省。黑龙江、吉林和江苏均确诊首宗病例。上海、山东、四川、福建、广东和广西等确诊病例数目都比周三有所增加。当局宣布,上午十时起,全市离开通道关闭,公交车、地铁、渡轮、长途客运暂停营运,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开的通道,暂时关闭。

一位自称在武汉天河机场的拍摄者称:“武汉天河机场马上就要封闭了,不让飞了,停摆。公安都到了,我们送公安来封锁机场。”

武汉当局1月23日关闭汉口站(视频截图)
武汉当局1月23日关闭汉口站(视频截图)

几乎在同一时刻,汉口火车站检票口被多位武警接管,一名旅客被告知不得进站。她说:“我在汉口火车站,全部是武警把守。十点以后的票,都不让进站离开武汉,候车站滞留了很多的游客。”

十二点刚过,武鄂高速,武汉出口龚家岭主线收费站关闭。一名现在现场的女士说:“在今天中午一点钟左右,武鄂高速的龚家岭收费站,也已经封路了。所有出城的车辆和人员都禁止出行。”

武鄂高速公路龚家岭主线收费站于1月23日中午一点关闭(视频截图)
武鄂高速公路龚家岭主线收费站于1月23日中午一点关闭(视频截图)

武汉一位社区工作人员对本台说,他们接上级通知,当天傍晚五点至晚上九点不要出门,全市将转运发热病人到定点医院。另外,空军会在武汉上空播撒消毒粉液,请居民勿将物品放在室外等,以免被污染等。

武汉居民方女士周四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地方政府现在才紧张是因为习近平的相关讲话发挥了作用:“他们原想隐瞒,怎么能瞒得住,他现在紧张了,那个时候向现在这样搞就不会出现此现象,很多事情可以杜绝,不会发生。地铁内到处是戴口罩的。今天,地铁、公交车都停了,不用上班了。商店都关了门,昨天我想买菜,但没菜卖”。

2020年1月23日封城令发布后,武汉的许多超市前立即排起了长龙。(视频截图)
2020年1月23日封城令发布后,武汉的许多超市前立即排起了长龙。(视频截图)

武汉粮食价格突然暴涨

另有网民提供的图片显示,武汉的蔬菜价格突然暴涨。芹菜29元一公斤,大白菜12元一公斤,蒜苗约49元一公斤、荷兰豆89元一公斤。

另一居民王女士对本台说,当地很多人群集中的行业,已接到停工通知:“有的行业已经不让员工上班,有的地方人多不能去,餐馆也没多少人去了。现在把整个武汉市封闭起来了,很多人在家里都不出门”。

有市民预定的年夜饭无人光顾(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有市民预定的年夜饭无人光顾(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香港病毒专家视察武汉后感慨疫情完全失控

港大新发病毒性疾病学讲座教授管轶21日与团队到武汉,研究病毒传染源头。管轶于23日早上接受《财新》记者访问,认为武汉封城实际效果存疑,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是SARS的10倍起跳。他直言,“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

管轶为病毒学研究领域专家,目前担任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2003年SARS爆发期间,管轶与其团队成功确定了SARS冠状病毒及广东活禽畜市场的传染源,遏止2004年年初SARS的再次爆发。这次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他早前已判断出该病毒可人传人、与SARS发展曲线相似等。

管轶在22日已回到香港,即时进行“自我隔离”,将自己锁在家里。管轶说,经历过禽流感、SARS、甲流H5N1、猪瘟等,形容自己“身经百战”,但对这次武汉肺炎,连他也感到“极其无力”,并且无法跟SARS 疫情相比较。他表示,“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是SARS的十倍起跳。他强调,现时“传播源已经全面铺开了”。

管轶离开武汉前,感觉市民仍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就像一个可能受到原子弹攻击的地方,人们却还在大开派对,没有任何战争动员和准备。这里已经成为疫区!我更担心的是好像原子弹爆炸冲击波会使国民损失多么大。”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