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夫妇被软禁跟踪两周

2006-08-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今年二月被北京公安非法绑架及拘禁40多天的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两周来与妻子曾金燕一同被警方再度全天候软禁及跟踪。曾金燕星期二就事件致信北京市长王岐山,要求处理警方非法侵害公民权的行为,本台星期三就此对她进行了专访。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记者:为什么会有写信给市长的想法呢?

曾金燕:因为胡佳和我的遭遇,我们用过很多方法抗议,及不服从。但是对方黑暗势力太强大了,我们没有好的办法,所以我就想到市长信箱?北京之窗(政府门户网站)上一个市长和市民沟通的平台,现在还在等他们的答复。本人觉得给市长写信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事情,只是在中国这种社会文化和政治环境下很多人想不到而已。

记者:可以说一下最近他们对你们的软禁情况么?

曾金燕:从17号开始,胡佳一直被软禁在家,如果他要下楼走到院子里,所有的国保便衣警察就会为成人墙挡住他。甚至把我们院子的铁门关住,邻居给过,但我们两个要走过去根本是不可能的。

24号以前我其实相当于被软禁家里,他们甚至在小区口要求保安配合,设置路障不让我通过。我大声地说你是谁凭什么挡住我。那些邻居看见了就表示对我的支持,同时也质问那个挡住我去路的人,最后他拿出他的警察证,北京市公安局颁发的。然后邻居就更加指责他们,没有穿制服,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挡住公民出去呢。由于邻居们的支持和关注,我那天就出去了。

24号开始我去上课,他们就一直跟踪着我,我多次表达抗议和不服从都没有结果,我之后打110报警。我在通州区报警他们问我是谁在哪里,我说姓曾,在BOBO城,他们问你是胡佳的媳妇吧,我说是的,他们就把电话挂了。然后我在建国门报警时,110的警察来了,跟踪我的人把那个警察拉到另一边,挡住不让我看见,他跟那个警察说话,做事情,不到一分钟,那个警察就走了,没有人理我。

记者:他们这种行为对你生活有什么影响?

曾金燕:我们的生活非常不方便,邻居受到了牵连。胡佳半个月都没有出去过,甚至到院子里散步都没有机会,这对(患早期肝硬化的)他的健康非常不利,另外对他的工作和事业也有很大影响。对我来说,他不但跟踪我,还威胁威慑我接触的人,对我的工作、私人生活、朋友交往都造成很大的影响,给我造成很大心理影响。

记者:你们做了什么他们要这样来对你们呢?

曾金燕:我们也奇怪,他们没有给我任何解释。如果因为(呼吁援救)陈光诚的事情,而被这样对待,我觉得是不合理的,因为我们没有做任何违法的或是对不起国家社会的事情,只是凭着公民的良知说几句话,他们威胁我不要离开北京。他们让我好好的猜,为什么我会被他们这样对待,我实在想不出很好的理由来。

记者:你期待市长的什么回应,或怎样的改变呢?

曾金燕:坦率地讲,我不抱非常大的希望。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公民如果自己的权利受到侵犯你不努力去争取去维护,就会有更多的人权利受侵害。所以我最大的愿望,如果市长信箱真能发挥很好的作用的话,那就是从法制角度规范警察的行为。

记者星期三致电被指非法侵害胡佳和曾金燕人身自由的北京市通州区公安局询问:

记者:公民什么情况下会受到国保跟踪或。。?

警察:不知道。

记者:那么曾金燕和胡佳呢?何时会解除对他们的跟踪?

警察:不知道。你挂了吧!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